2021/08/24

【果子的棒球雜記】不准「教育」球迷?

請每個球迷自己回憶一下,你是不是在看職棒電視轉播時,會聽球評怎麼分析場上的狀況、或是主播提出事前準備好的問題,讓球評來解釋說明一般球迷並不熟悉的棒球規則或觀念。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果子大,雖然我沒看到那篇您被球迷嗆的文章,不過根據您轉述的球迷回覆留言(如果該球迷的留言確實就是這樣說的話),那種留言內容,明擺著就是來「抬槓」的,而不是真心想跟您討論什麼東西。這要換成是我,老實說我多半會連理都懶得理他(除非他粗口連發殃及無辜,例如說殃及我老母,這種的我可能會看情況考慮是否對他「保留法律追訴權」),而不太可能像您這樣還專門另外寫一篇文章出來講這件事。

果子

就算是抬槓,如果只針對我個人,那也就算了。但他的措辭已經是把這幾十年寫棒球深度文章的所有作者、前輩全部包含在內。一把否定所有推廣棒球人士的努力。就算為了維護前輩們的努力成果,我也得寫這篇。

Tomy

換個角度來看吧,在維基百科裡提到:
中文裡的「教育」二字都是會意字,「教」字從攴(pū)從孝,攴是形部,孝是形部亦兼聲部。「攴」的篆體字形是用手持杖或執鞭。「育」字在甲骨文字形里像婦女生孩子。上為「母」字及頭上的裝飾,下為倒著的「子」字。從漢字造字之初就說明了,教育是一種強制性、引導性,使人們符合社會規範的作為。

也許就是這『強制性』讓有些人對 教育 兩字起反感…

話說回來,身為球迷的我,的確是在這園地更加瞭解棒球的!

果子

隨著時代演進,所有詞彙的意義與範圍都必須跟著改變。30年前除了要進學術圈或極少數的特殊行業,大學就已經是學習的頂端了;現在,誰敢說我大學畢業,我已經懂了全部,之後不用再學習了。

至少15年前,,「終生學習」這個觀念就已經被提出,「活到老、學到老」才能不被現代的各種真假資訊給騙過。既然學習已經是一輩子的事,那「教育」的責任也從老師轉變為自己本人,定義跟場域也得重新劃分(其實就是沒有固定場域,真的要學習,隨時隨地都可以)

Chaohong Cheng

每個詞彙的意義都會隨著時代演進,這句話深表認同。例如「嫖」這個字,現代人看到都只會想到是「嫖妓」的意思,是個負面意義的字。但是,這個字在一兩千年前的古中國,這個字可是古代用來給女子取名的考慮字之一。例如大名鼎鼎的漢武帝劉徹他大姑姑,也就是漢景帝劉啟他親大姐「館陶長公主」的本名就叫劉嫖。為什麼?因為這個字其實它原本是個具有正面意義的字(它的原始意義是輕盈矯捷的意思,這哪有什麼負面意義可言?)。至於嫖妓這種負面意義,那是後來隨著時代演進被後人賦予的。

另外說到學習,以前人的觀念大概都會覺得,要拿著一本書在書桌前正襟危坐地反覆翻閱,這才算有在用功讀書。要是邊看書邊滑手機,在以前大概會被人說你看書不專心。但是現代人拜愈來愈方便的吃到飽無線網路之賜,利用手機隨時查找資料早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所以在現代,如果還看到有人邊看書邊滑手機,還真不能立馬斷言說他沒在用功讀書。

只能說,人真的要懂得「與時俱進」,不然真的很容易「過時」了都不自知。

開始專心寫棒球也進入第七年,因為球迷的某個回應專程寫一篇文章,這應該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後一次。

是怎樣的回應呢?

當我在某處分享一篇我之前寫過的舊文時,引言用到了「(原本)不該在此教育球迷」這段文字,然後就有一個球迷用不屑的語氣回應「教育?你也不過就是個『媒體製造者』罷了。」

我當下的想法是:原來現在球迷的姿態這麼高?!連「教育」這個字眼都不能使用?

而這也讓我想到一個問題:現在都不准用任何方式來「教育」球迷怎麼看球了嗎?包含在這裡寫文章教球迷看球都叫做「媒體製造業」,必須貶抑與譴責?

那這裡先來談一下,要怎樣定義「教育」。

或許對大部分人的印象,只要一提到「教育」,就是要來到教室這種正式場合,正襟危坐的坐在底下,聽著老師在講台用板書或投影機顯示重點,非常謹慎的抄筆記劃重點,上完後還會有定期測驗跟期末考,學習的成果也會打分數作為評量,並依此作為能否畢業的唯一標準。

如果是這種「教育」,那當然不能用在球迷身上。

只是,請每個球迷自己回憶一下,你是不是在看職棒電視轉播時,會聽球評怎麼分析場上的狀況,講解為何選手會這樣處理這個PLAY、以及為什麼會用這樣的防守佈陣、或是主播提出事前準備好的問題,讓球評來解釋說明一般球迷並不熟悉的棒球規則或觀念。

或者在看報紙或雜誌的專欄時,作者會點出這場比賽的勝負關鍵點(雖然有個人觀點),或者用詳細的文字說明一些棒球典故(例如MLB全球隊都把「42」號退休),或者介紹現代職棒的技術與統計新方法(最有名的當然是賽伯計量學,還有投手工廠)

對第一次來看球的人,很可能會把「外野視角」與「內野視角」當成兩座不同的球場。圖為天母球場。

甚至更極端的,實際在球場看台上,資深老球迷對著第一次來球場的新球迷,解釋這支球隊的歷史,輝煌過往、球員軼事,還有為什麼昨天來的球場跟今天來的球場不一樣(因為前一天在外野看台,今天在內野)或為什麼比數是「一億比兩百,還是兩百的贏了這場比賽這種老球迷得一邊忍笑一邊慢慢解釋的奇妙問題。

 

注意到了嗎?不管是球評、文章作者,或者看台上的老球迷,都在做「教育」球迷的事。

 

誰說教育一定要枯燥無味?一定要有固定型式?

 

現在已經是「終身學習」的時代,學習的場域已經不是只有教室課堂,而是無時無刻,不分場所的「主動」學習,在沒有場域的限制下,想要瞭解任何一項事物,都需要經過「學習」,那能夠提供這些「資訊」讓大眾主動「學習」

 

筆者也記得,筆者在20歲出頭,從只懂兩好三壞三出局換邊,到看懂打擊、跑壘、各個守備位置的特性、左手球員的優劣勢……..這些棒球門道,依賴的都是一本《職業棒球》雜誌-或者說,都是依賴當時在《職業棒球》雜誌定期撰寫相關文章的時任統一採訪:曾文誠的特稿所賜。

 

要說筆者現在一半的棒球基礎知識與觀念,都是接受曾公早年職棒雜誌系列文章的「教育」,一點都不為過。

 

球迷想要瞭解棒球、知道棒球的有趣、深度,一定要接受「教育」-但那是自主的,快樂的,不是被迫的、鬱悶的學。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