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24

唸運動的物理治療師多 肯去捱義氣的人少

香港的運動後援的生態很特別,沒有經費支援的項目,仍然有不少重量級的物理治療師義務支援運動員,所以我還是覺得香港的運動員是幸福的。

以前醫院管理局有關在外工作的規定相對寬鬆,只要有足夠假期和向部門主管申報便可以成事。但近年醫管局收緊了有關限制,因為專業責任保險的問題,都不會批准相關申請。有些治療師下班後想真的享受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但也有一些因為想投身行列卻不能不顧本身的全職工作甚至事業發展。

我尊敬所有為香港運動員「捱義氣」的物理治療師,可我仍然不會用力撇除自己身上的銅臭味。以前有大學教授仍然鼓勵我們為運動隊伍做義工,因為她仍然相信有天會有隊伍會用金錢去證明治療師的專業價值;但教授退休了﹐仍然義務支援運動員的治療師比比皆是。治療師都是人,不可能為了運動員的勝利的剎那,選擇不吃人間煙火。

原文刊於 博客

 

延伸閱讀:

Nike歷史性為大腦麻痺跑手簽訂職業合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