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5

Eddy Alvarez :雙棲人生的夢想三部曲

首次參加滑冰奧運資格賽時,他已近四年沒碰這項運動,毫不意外落馬;參加美職球隊測試會時,他已脫離棒球三年,每天都在苦等電話什麼時候能響起。對於滑冰,他坦言一度無法再建立起與刀片的連結;對於棒球,他曾形容82英哩的球,對自己猶如火球。 2020東京奧運圓滿落幕,美國隊二壘手Eddy Alvarez兩度摘銀的故事獲得矚目,而拿在手裡、約550公克的獎牌,在心裡該有多重,可能只有本人能夠體會⋯⋯。

作者:K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次參加滑冰奧運資格賽時,他已近四年沒碰這項運動,毫不意外落馬;參加美職球隊測試會時,他已脫離棒球三年,每天都在苦等電話什麼時候能響起。

對於滑冰,他坦言一度無法再建立起與刀片的連結;對於棒球,他曾形容82英哩的球,對自己猶如火球。

最終他在奧運上述兩個項目都奪下銀牌,在這之前,歷史上只有5人能夠辦到。

2020東京奧運圓滿落幕,美國隊二壘手阿瓦瑞茲(Eddy Alvarez)兩度摘銀的故事獲得矚目,而拿在手裡、約550公克的獎牌,在心裡該有多重,可能只有本人能夠體會⋯⋯。

奧運夢:從地獄爬上五環殿堂

4歲那年的聖誕節,阿瓦瑞茲收到的禮物是一雙直排輪鞋,從此展開與滑輪的不解之緣,邁阿密的家就是他的溜冰場,前前後後不知道撞壞了幾扇門,「有次我還把魚缸打破了。」他笑著回憶。

然而來自佛羅里達的孩子,誰的童年不是在街上與玩伴傳接球度過呢?阿瓦瑞茲的父親年輕時玩棒球、哥哥曾在2000年選秀第26輪獲得道奇青睞、一樣從小打棒球,耳濡目染之下,拿著威浮球與球棒去看哥哥的高中比賽就是他的兒時日常。

阿瓦瑞茲隨後也把直排輪帶到戶外,7歲的時候就已在街頭進行飛過三、四個人或條板箱的表演,接著他開始嘗試直排速滑,也是踏進競速滑冰生涯的起源,只是比起棒球,在邁阿密從事這項運動,必須跨過的障礙,恐比在人行道飛過的障礙都要艱難。

當其他同齡滑冰選手可以全心投入訓練之際,阿瓦瑞茲只能每週一次在邁阿密西肯德爾的滑輪中心練習,這座1999年因艾琳颶風帶來的破壞而關閉的練習場,在80年代後期曾是當地社團重要的據點,也是在那裡,阿瓦瑞茲才能遇到羅德里奎茲(Jennifer Rodriguez),一位當時正值巔峰的競速滑冰名將。

羅德里奎茲是首位參加冬季奧運的古巴裔美國人、兩度在滑冰項目奪下銅牌,「他體型不起眼,但速度很快,」這位名將憶起10歲的阿瓦瑞茲說,「說實話,他實在是激不得,我根本擺脫不了他,他會緊緊跟在我後面。」

羅德里奎茲將阿瓦瑞茲介紹給她的長期教練曼寧(Bob Manning),在後者指導下,阿爾雷茲腳上的滑輪換成了冰鞋,只是在邁阿密,溜冰場比滑輪場更加稀少。

阿瓦瑞茲的父母不僅帶著兒子四處尋找訓練地點,也到北部的明尼蘇達、密西根、克里夫蘭等地參加比賽。11歲時他已在短道速滑、長道速滑和直排速滑等項目獲得全國冠軍。

雖然在滑冰場上屢戰屢勝,不過阿瓦瑞茲內心深處始終放不下對棒球的熱愛,他後來選擇進入大聯盟球員如傑伊(Jon Jay)、蘇亞瑞茲 (Andrew Suarez)等人的母校哥倫布高中,該校教練魏柏(Joe Weber)回憶,阿瓦瑞茲暑假時並未隨隊參加夏季聯盟賽事,「結果他是去參加溜冰比賽,我當下就覺得超奇怪,這裡是邁阿密耶,誰會去參加這種比賽?」

「但沒有他認為無法征服的夢想,Eddy內心有股強大的動力讓他邁向成功,沒有事情能擋下他。」魏柏說。

阿瓦瑞茲在高一後就正式從滑冰比賽轉身、投入棒球,在校四年在游擊位置展現不凡身手,但由於身材不起眼,畢業時僅有一間NAIA層級的社區大學願意給予全額獎學金,於是他決定放棄獎學金、搬到加州重新開始滑冰訓練,追尋自己的奧運夢。

這次阿瓦瑞茲接受美國名教練布姆斯特拉(Wilma Boomstra)指導,一年後首度入選國家隊,在高中四年幾乎空白的情況下,於2009年獲得世界青少年3000公尺接力短道速滑冠軍,卻在2010年溫哥華冬奧的資格賽落馬,當時,幾乎認為自己的奧運夢就要畫下句點。

「雖然心碎,但父母也告訴我,我花在滑冰上的時間不夠多,所以(要獲得資格)根本不可能。」當時20歲的阿瓦瑞茲,再度發現自己站在十字路口,他毅然決然選擇加入鹽湖城市社區大學棒球隊。

阿瓦瑞茲有一天自己出現在球場,教練尼爾森(David Nelson)問他:「你是滑冰選手,想要打棒球?」他則如此回應:「我一直都在打棒球。」而他只需要一場比賽就說服教練讓自己入隊、對他說:「你一定要當我們球隊下季的游擊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