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25

Eddy Alvarez :雙棲人生的夢想三部曲

首次參加滑冰奧運資格賽時,他已近四年沒碰這項運動,毫不意外落馬;參加美職球隊測試會時,他已脫離棒球三年,每天都在苦等電話什麼時候能響起。對於滑冰,他坦言一度無法再建立起與刀片的連結;對於棒球,他曾形容82英哩的球,對自己猶如火球。 2020東京奧運圓滿落幕,美國隊二壘手Eddy Alvarez兩度摘銀的故事獲得矚目,而拿在手裡、約550公克的獎牌,在心裡該有多重,可能只有本人能夠體會⋯⋯。

作者:Kumi

「當然我那時候的預測有點大膽,但從在奧運能拿下獎牌所展現出來的態度,你就知道他沒有什麼事是學不會的,我其實不太懂馬林魚當時的決策。」

一個月後,阿瓦瑞茲與唯一打電話給他的白襪隊簽下合約,「我記得第一場比賽,對方投手大概只有17、18歲,然後丟出98英哩的火球,站在打擊準備區時我心想:『我根本不知道打不打得到這傢伙的球,但我甚至還在新人聯盟而已⋯⋯。』」

請繼續往下閱讀

24歲才進入職棒,阿瓦瑞茲除了精進球技還必須跟時間賽跑,兩年後就踏到3A舞台,但不免遇上撞牆期,滑冰與棒球除身材條件的不同、後者強調手眼協調的重要性也讓他吃足苦頭。

「像我這樣的速滑選手,基本上沒有太多手眼協調的能力。」阿瓦瑞茲的啟蒙恩人之一羅德里奎茲說,「但這點在棒球裡很重要,也是他需要持續努力的一點。他幾乎是回到原點、從頭開始鍛鍊自己,從這一方面來看,他真的是位獨一無二的選手。」

2018年在3A的球季,阿瓦瑞茲僅繳出2成53、8轟、攻擊指數.783的成績,一度引以為傲的壘間破壞力也不復見,2017-18球季20次嘗試盜壘僅成功12次。

尼克於是幫弟弟引介好友、邁阿密當地知名肌力教練索托(Nick Soto),這位擁有15年經驗的專家曾與馬查多(Manny Machado)等大聯盟球星合作過,「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讓他進行直線跑動,鍛鍊盜壘、更快接到球的能力,同時協助他鍛鍊肌肉,透過舉重等運動培養力量,也與棒球的相關動作進行整合。」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2018年10月開始,阿爾瑞茲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快更強、不斷在打擊方法以及體能上勤加訓練,2019年春天,他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馬林魚,當季開轟數已是前兩季的總和,12次嘗試盜壘成功了9次。

2020年馬林魚受到疫情重創,阿瓦瑞茲獲得升上大聯盟的機會,他光是踏上大聯盟舞台就寫下歷史,成為繼1913年紐約巨人隊外野手索普(Jim Thorpe)後,史上第二位曾在奧運參加過非棒球項目的大聯盟球員。他從大都會王牌迪戈隆(Jacob deGrom)手中敲出生涯首安,雖然12場比賽僅繳出打擊率1成89的成績,表現並不起眼,不過或多或少成為後來能夠進入美洲區資格賽名單的原因之一。

阿瓦瑞茲在資格賽首戰第一場以替補上陣就在防守端展現真功夫,最終在系列賽貢獻打擊率2成73,2支二壘安、一支三壘安的成績,也被教頭索夏(Mike Scioscia)欽點、進入奧運陣容。

在索契奪牌後7年,阿瓦瑞茲與美國女籃名將柏德(Sue Bird)在東京奧運被任命為美國隊的掌旗官,他有感而發表示,「能夠被美國隊選為開幕式旗手之一,真的感到非常榮幸,身為古巴裔美國人,我的故事代表美國夢。」

請繼續往下閱讀

2度參與的奧運阿瓦瑞茲二頭肌有五環刺青、球棒握把上也刻有五環,是因為要提醒自己現在獲得的機會,都是從古巴移民而來的父母一路上的犧牲,「他們來到這裡尋求機會與自由,」身為史上首位擔任掌旗官的棒球員,阿瓦瑞茲說,「因為他們我才能披上這件球衣、代表這個國家。能夠有機會自豪地揮舞這面旗幟,家人付出了很大的犧牲。」

大聯盟夢:「為了自己屬於這裡,我好像太用力了」

美國隊最終在金牌戰不敵地主日本、「銀」恨橫濱球場,阿瓦瑞茲是第一個獲頒獎牌的美國選手,由隊友菲利亞(Eric Filia)將獎牌掛在他的脖子上。事實上,當日本隊獲勝、在球場上沈浸在勝利的喜悅時,他也在場上踱步了一會兒。

「有點懷念,」想起上次冬奧的阿爾瑞茲說,「那種心情我也知道,我知道看著別人慶祝如此巨大的勝利、聆聽別的國家的國歌不是一件太好過的事。在差一步就能奪金的情況下,有種難以忍受的苦。但同時,我知道自己最終會明白,能成為其中一員是多麼了不起,多麼幸運。」

阿瓦瑞茲說得沒錯,過去曾有142位選手、10位美國選手先後參加過冬夏季奧運,他成為史上第六位、美國第三位兩次奧運都能奪牌的選手。

「史上第六人,其實我對這個成就還沒有太大的感覺。」阿瓦瑞茲返美後受訪時曾一度這麼說,妻子蓋比(Gaby)下了很清楚明瞭的註解:比登上月球的人還少。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