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5

《羅傑‧費德勒:無可取代的網球之王》─ 首度奪下的溫布頓大滿貫冠軍,終於向世人證明自己!

「現在是我向所有人證明的時刻。如果我的職業生涯在今天結束了,那也沒關係。」因為他知道:「只有當你在最後舉起獎盃的那一刻,你才是冠軍。這就是我所做的,現在我是冠軍了。」羅傑‧費德勒,第一位來自瑞士的大滿貫冠軍。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羅傑‧費德勒:無可取代的網球之王

雷恩‧史道佛 著、陳珮榆 譯 / 堡壘文化 

 

(以下節錄自本書 p.98-105)

十二、向世人證明自己

費德勒將這股氣勢從上海帶進2003年度賽季,他下定決心要在本賽季擺脫「拿不到大滿貫冠軍的網球天才」的名聲。瑞典教練彼得‧隆格繼續表明自己對他的堅定信心,多次強調費德勒需要比同齡人更多時間充分發展。「他具有驚人的天賦,這就是為什麼他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把所有部分拼湊起來,」隆格說,他就像一隻正在學飛的鳥,「一旦達到自己的最佳飛行高度,就很難被打敗。」隆格還舉了另一個簡單的比喻,「以費德勒的情況來說,就像一瓶番茄醬,剛開始倒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後面一股腦全流出來。」

儘管教練對他信心十足,但費德勒的大滿貫魔咒依然存在。他在墨爾本的十六強賽遭到敏捷、防守反擊出色的納爾班迪安(David Nalbandian)淘汰出局,這是他十個月內第三次敗給阿根廷選手。

但逃離了備感壓力的大滿貫賽事後,他又能在馬賽和杜拜重拾勝果,將第五個和第六個ATP冠軍收進囊中。在慕尼黑的紅土賽場,他贏得本賽季第三座冠軍,首度闖進在羅馬的義大利網球公開賽(Italian Open,又稱羅馬大師賽)決賽。憑藉這些戰果,他再次躋身法網公開賽最具冠軍相的少數人選之列。

「我今年的感覺比去年好多了,那時我第一次打進前十名。」在比賽開始前,他重新找回信心,「如果對手想要打敗我,那他必須賣力點。我不想再次敗在羅蘭加洛斯的首輪比賽上。」

他的首輪對手是位默默無聞的祕魯選手,叫路易斯‧奧爾納(Luis Horna),從未贏過大滿貫賽事,世界排名第八十八位。費德勒在首盤以五比三領先後,比賽開始風雲變色。他的心情似乎越來越差,有時漫不經心,簡單的球也沒打好,三盤比賽中送出八十二個非受迫性失誤,最後以七比六(六)、六比二、七比六(三)輸掉比賽。這可能是他到目前為止最糟的一場失利。

最具奪冠相的選手垂頭喪氣地走進採訪室。「我不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克服這場失敗,」他難為情地說。「是一天,一週,一年,還是我一整個職業生涯。」他讓自己成了比賽的笑柄。

法國《隊報》的標題是「風平浪靜的沉船意外」(Shipwreck in calm waters)。佛州《棕櫚灘郵報》(The Palm Beach Post)稱他是「網球界的菲爾‧米克森」(Phil Mickelson of tennis),比喻他像美國這位擁有極高天賦,卻從未贏得高球四大賽的高爾夫球選手(米克森後來有拿到幾次)。「費德勒擁有所有的擊球機會,卻沒有大滿貫獎盃,」報導接著寫道:「他身上掛著一個『從未贏得大獎的最佳網球選手』的識別證。」

隨後費德勒抵達溫布頓,跟隆格搬進在湖濱路(Lake Road)、距離全英網球俱樂部不遠的簡陋出租公寓時,他發現自己處於渾沌不明的狀態(twilight zone)。在巴黎和倫敦網賽的中間,他贏得德國哈雷草地網賽(Gerry Weber Open in Halle),世界排名第五名。但慘澹的大滿貫紀錄就像套在他脖子的包袱,歐洲最近三項大滿貫賽事都是首輪就被淘汰出局。他輸給了阿拉齊和安希奇,而且四週前才輸給奧爾納。他已經參加過十六次大滿貫賽事,卻從未打進八強——對於一個被視為球王繼承者和或許是最具網球天賦的人來說,這樣的成績非常不理想。

與此同時,費德勒至少知道在巴黎與奧爾納的比賽出了什麼問題。「我的心智不夠堅強,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失敗。我只是還沒準備好,給自己太多的壓力。我對自己說,『如果通過這一輪比賽,還有其他六個對手等著要贏我』,這個想法快要把我逼瘋了。」

直覺來看,他在巴黎過後做了正確的決定。他把注意力擺在當下,給自己放幾天假,然後換到哈雷去他最喜歡的草地球場。這場比賽的勝利某程度上幫助他放下在羅蘭加洛斯的失敗。他開始明白一個重要的教訓:你不可能在前面幾輪就贏得大滿貫賽,而且很有可能輸掉。他必須把注意力擺在過程,而不是目標;專注當下,循序漸進,一球一球地打,一分一分地得,比賽一場接著一場。登山運動員必須一步步地攀爬才能抵達山頂、F1賽車手必須專注在每一公尺和每一個彎道,高爾夫球選手必須幾近完美地揮出每一桿。大滿貫賽事就像一場由幾段衝刺短跑組成的馬拉松,但網球運動員比登山運動員、賽車手和高爾夫球選手具優勢的地方,是他們個人失誤所造成的影響通常較小。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