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25

《羅傑‧費德勒:無可取代的網球之王》─ 首度奪下的溫布頓大滿貫冠軍,終於向世人證明自己!

「現在是我向所有人證明的時刻。如果我的職業生涯在今天結束了,那也沒關係。」因為他知道:「只有當你在最後舉起獎盃的那一刻,你才是冠軍。這就是我所做的,現在我是冠軍了。」羅傑‧費德勒,第一位來自瑞士的大滿貫冠軍。

下一場重要賽事是溫網公開賽,這件事將有助於費德勒提高他的注意力。打從孩童時期,這個1877年在倫敦西南方成立的錦標賽就一直是他憧憬和夢想之地。鮑里斯‧貝克(Boris Becker)在溫網獲勝讓德國陷入網球狂熱潮的時候,他居住的地方離德國邊境只有幾公里遠,所以這股欣喜也感染到瑞士。貝克在1985年和1986年拿下生涯三座溫網冠軍的其中兩座時,費德勒還只是學齡前的孩子,但他也感受得到這份雀躍的心情。他所崇拜的網球巨星都是溫網冠軍:貝克、艾柏格(Stefan Edberg )及山普拉斯(Pete Sampras)。他在明興施泰因鎮的臥室裡還掛著一幅上面長滿常春藤的中央球場照片——莊嚴華麗,甚至帶點神祕氛圍。這裡是網球比賽的心靈歸宿。

費德勒知道草地網球已經融入他的血液,也知道天然的地面材質有其獨特的規律。比賽條件會隨著天氣、溼度、氣溫以及網球對草地的磨損而不斷變化。球路越是呆板的球員在草地上就越難發揮,勤奮練球的伊凡‧藍道(Ivan Lendl)儘管全力以赴卻從未贏得溫網,絕非巧合之事。

在草地上,時時刻刻都需要即興發揮的技巧、眼明手快的協調性以及靈敏的反應,還要有極佳的步法,因為球往往會比在其它地面材質彈跳來得低。無論是誰,只要球能打得果斷、積極進攻、富有創造力,而且能施展各種擊球招式,就越能在這種地面材質獲得回報,而其它地面材質,例如紅土,則是速度較慢,適合更注重防守的球員。

費德勒1998年第一次以青少年選手身分參加溫網時非常緊張,還一度以為球網太高,要求主審檢查網子高度。儘管緊張,他仍以一盤未失拿下青少年組冠軍。溫布頓已經回報了他的愛。但從那之後,它就一直冷落這位年輕挑戰者。

一年後,費德勒第一次收到進入溫網正賽的外卡,然後第一次受挫也隨之而來。費德勒對戰經驗豐富的捷克選手吉里‧諾瓦克(Jiri Novak)時,剛開始有控制住比賽,看似正通往勝利的道路上。只是他的注意力開始下降,漸漸陷入職業生涯第一場五盤苦戰。到決勝盤時刻,面對這位世界排名第五十九的選手,他表現出缺乏經驗與耐心的樣子,丟失八個破發點。最終他以六比三、三比六、四比六、六比三、六比四輸掉比賽,「我應該贏的,」他賽後如此說,表情盡是失望沮喪。

翌年他的世界排名第三十五,由於運氣不好,遇上了兩屆大滿貫冠軍葉夫蓋尼‧卡菲尼可夫(Yevgeny Kafelnikov)。雖然他在一號球場有很多機會可以打破世界第五名的紀錄,但後來仍以七比五、七比五、七比六(六)吞敗。他賽後解釋:「我打得不是很好,但失分不多。」他還說,他相信自己有一天能成為溫布頓冠軍——當時有些記者只是搖搖頭,一笑置之。

接著下一年,費德勒向世人證明了自己也許是對的,他擊敗山普拉斯打進八強賽。但在那場精彩的勝利後,他輸掉接下來的兩場溫網比賽,分別是對上韓曼(Tim Henman)和一年後再對上安希奇(Mario Ančić)。

到了2003年溫網公開賽,這裡總算成為冠軍得主羅傑‧費德勒的發跡地。整個比賽只掉一盤(輸給馬帝‧費希﹝Mardy Fish﹞)。不過在準備迎戰第四輪對上費利希安諾‧羅培茲(Feliciano López)的比賽時,他碰到了最棘手的情況。原本上一輪比賽結束後需要治療的背傷,在二號球場突然劇烈疼痛起來。「我還以為我必須退役了,」他說。但這次命運站在他這邊。不久後他體力恢復,迅速打敗羅培茲,並將這股氣勢帶到準決賽,擊退了安迪‧羅迪克(Andy Roddick)後闖進決賽,對上了不被看好的澳洲選手馬克‧菲利普西斯(Mark Philippoussis)。

費德勒以直落三(7-6、6-3、6-3)擊敗羅迪克闖進2003年溫布頓決賽

隆格無比自豪地觀看費德勒以七比六、六比二、七比六橫掃菲利普西斯,但看著他帶的球員贏得生涯第一座大滿貫冠軍,那一刻的心情是百感交集。「與新生代的網球選手合作向來不容易,」他2020年表示,「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羅傑是個很有天賦的年輕人,可是他很懶。他有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體能狀況也不好。跟他合作其實很困難,但他有顆寬大的心,是善良的人,而且他成長很快。」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