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25

《羅傑‧費德勒:無可取代的網球之王》─ 首度奪下的溫布頓大滿貫冠軍,終於向世人證明自己!

「現在是我向所有人證明的時刻。如果我的職業生涯在今天結束了,那也沒關係。」因為他知道:「只有當你在最後舉起獎盃的那一刻,你才是冠軍。這就是我所做的,現在我是冠軍了。」羅傑‧費德勒,第一位來自瑞士的大滿貫冠軍。

「每個人成長所需要的方式都不同,很難確切說明怎樣才能訓練出世界級球員。你需要從技巧開始進行微調,接著轉移到心靈層面和鍛鍊體能的部分。然後,所有部分都需要整合起來,才能達到巔峰狀態。」

「2003年羅傑第一次贏得溫網,對我們倆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時刻,但我們也希望彼得‧卡特此時能夠與我們同在。羅傑是很有天賦的孩子,但他是一顆需要打磨的鑽石。我和彼得將他帶領到巔峰,從零開始到贏得溫網。就像做夢一樣。我希望彼得能和我們一起經歷這一切。」

羅傑先前已承諾過,下次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可以接受「鬼才訪談」(monster interview),這是會在《每日廣訊報》佔據兩頁版面的談話專欄。雖然他在溫網奪冠後的第一天早上就必須在租屋處的停車場接受無數家電視、電台和媒體的採訪,但他還是按照米爾卡的約定,抽出一些時間接受我們報社的訪問。坐在花園礫石小徑的圓型木桌旁,他再度讓我和我同事賽門驚訝不已。幾小時以前,他才經歷過生涯最激勵人心的時刻、沒睡好的一夜和繁忙的早晨,現在就能用智慧、敏銳和遠見來分析自己的突破性成功及其帶來的結果。

「現在是我向所有人證明的時刻。如果我的職業生涯在今天結束了,那也沒關係。」因為他知道:「只有當你在最後舉起獎盃的那一刻,你才是冠軍。這就是我所做的,現在我是冠軍了。」羅傑‧費德勒,第一位來自瑞士的大滿貫冠軍。

他顯然很同情被他擊敗的對手菲利普西斯,但他也坦率評價職業運動的殘酷。「贏者留下,輸者離開。贏家和輸家是如此靠近卻又如此遙遠。真正的冠軍是要有能力贏得大型賽事,這話聽起來可能有點自大,因為我才剛贏得溫網,但事實就是這樣。」

費德勒知道他等待突破的時間有多久。「對我來說,找到自我、讓自己感到自在極其重要。我是那種必須經歷一番努力才能成功的球員。修威特(Lleyton Hewitt)和薩芬(Marat Safin​)早期就是心智很強大的人,而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起初,他無法回應外界的高度期待。「除了打敗山普拉斯,我從來沒有真正打一場精采的大滿貫比賽。而我在擊敗山普拉斯後似乎受到過多的讚賞。」

總歸一句,他承受了很多壓力。「我經常被描述成一個大輸家,很奇怪。」社會大眾往往偏好誇大的體育賽事報導,好像非黑即白,所以後來他的打球表現鮮少引起媒體的報導興趣。「其實我不在乎他們寫了什麼內容,」那天早上他說,內心的滿足對他而言更加重要。「當我打出賽末點,那個從我身上掉下來的重擔很大。我以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他坐在椅子上仰望天空,大喊著:「這太不可思議了!」頒獎典禮結束後到更衣室,他累到動彈不得,「我簡直累壞了。」

賽後接受主持人蘇‧巴克(Sue Barker)訪問時,費德勒克制不住激動的情緒,突然在中央球場失聲痛哭,但他也不覺得掉淚很沒面子。起初他心想,「我幹嘛這樣?」而且他還沒意識到大多數英國媒體會緊咬那些淚流滿面的照片不放,他原本預期報紙會用他跟獎盃的合照。「我只是偶爾會掉淚的人。但哭不哭真的無所謂,有些人贏了也不會笑,有些人一笑就笑好幾小時。關鍵在於我的夢想成真了。」

費德勒也解釋,這次沒把追求已久的冠軍獻給彼得‧卡特是有原因的。「如果那樣做,我會覺得對其他人不公平。這個冠軍是大家的,尤其是我自己的。我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我的最後一座。」

米爾卡也表示她在這個重要的日子心情有多激動。「比到第三盤五比五時,我的心跳都差點停了,我一直都知道他有多想得到這個頭銜。他總說那是他童年的夢想。決賽前他似乎並不緊張,但我想他週日晚上會睡得特別香。」

 

相關書摘:《羅傑‧費德勒:無可取代的網球之王》─ 跨足多個世代的群雄對決!修威特:「毫無疑問,費德勒把網球帶到新的高度」

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此書,立即點此購書去

●透過本文以上連結購書,《運動視界》由此所得將每年結算捐贈給公益單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