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31

兩屆奧運都不見得發生一次—中職的交易市場為何如同一灘死水?

中職上一次的交易案已經是8年前的事情了,交易在各大職業聯盟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但為何在中職就變得這麼罕見呢?其實,這必須從中職的整體環境看起。

作者:KONOK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桓

是不是可以考慮新增類似美職的40人保護名單和規則5選秀,讓有一定年資卻常年不受重用待在二軍沒辦法上一軍的年輕選手,在其他球隊看到其身上價值又不被母隊重用的時候,有機會被其他球隊選走,並給回該球員母隊一定的補償,例如現金補償或是相對的40人保護名單外的球員作為補償,一來可以強迫交易的發生,增加球員的流動性,讓有能力有實績的球員不至於一直待在母隊卻沒有上場的空間,二來也可以增加中職的話題性和曝光度,我想這個方案的話題性價值不會差每年一度的中職季中選秀太多,一來球季末或是休賽季期間球迷們會討論其他各隊四十人名單外的球員那些是可以選擇進來補強現有陣容,二來再新球季開打的時候,也會有該球員對上不受重用的母隊能不能強勢逆襲棒打老東家的話題。

KONOKUMI

規則五選秀已現有環境來說的確是個可以考慮的選項,對球隊來說可以挖掘潛力好手,對選手來講有換個環境的機會,對球迷來講有更多的看點與討論度,無奈中職的相關規章一直都不完善,常常都是提到甚麼才討論甚麼,過於被動導致改進的幅度緩慢,我想這也是新會長上任後的課題之一。

Biggio

規則五選秀是強制球員流動性的好辦法,但在中職很難適用。

規則五選秀是限制在”小聯盟層級”球員,若在一定年限內未升上大聯盟,可以透過規則五選秀被放進新球隊的”大聯盟名單”內,具有從小聯盟合約換成大聯盟合約的意義和身分轉換。

中職的球員合約就一份,不分一軍二軍,球員上下一軍也沒有限制。如果各位有去算過每年在一軍出賽的人數,中職所有球隊60人名單中,每季至少都有超過40人在一軍出現過,甚至扣除剛選上的新秀,60人中至少50人生涯都有在一軍登錄的紀錄。如果大家都能一軍開箱,即使生涯只有五場十場,那還具有規則五選秀的意義嗎? 如果在中職二軍待三四年都還沒拉到一軍開箱,那就算透過類似規則五選秀轉隊,新東家還不是讓他繼續在二軍龜著,誰敢放他到一軍開季名單,這有何意義?

40人名單反倒是必須要實行的作法,中職太急切讓選秀即戰力到一軍開箱了,搞到一堆球員生涯就少少一軍出場機會,這樣算養成成功嗎? 每隊滿手這種欠機會欠栽培的球員,你說交易轉隊後會有你的位子? 我是不相信雜魚轉隊就能棒打老東家啦,新東家還不見得給你更多機會咧。40人名單就是讓在二軍也能有個篩選,不是直接拉到一軍來篩選,然後早早證明只是雜魚。

KONOKUMI

我的意思是規則五的概念是可行的,套用在中職身上當然就要再做調整,依照中職一二軍的流動性,可以每年設定保護40人、50人名單之類的,剩下的球員就可以用類似的機制換東家尋求機會。這個想法可以採用,但絕對不是整套搬過來,不管雜魚換過去有沒有更多機會,這不都是一個「可能」有更多上場時間的轉機嗎?

Biggio

這個問題跟中職自由球員一攤死水是同一件事,原因也是一樣,但如果只是討論到球隊數目多寡或上下半季賽制,那就永遠沒有找不到真因和改進對策。日韓職球隊數量是中職兩倍以上,賽制也是單一球季,但跟美職相比,無論球員交易或自由球員市場也是冷清的可以,這要如何解釋?

無論是交易或是自由球員市場就是經濟學上供給與需求的關係,需求少,當然就球員異動的需求就會少。

這問題我在去年關於中職自由球員市場冷清的討論時就回覆過,問題根本在於中職跟日韓職都是”不定型球員契約”,只要不被球團釋出或退休,球員永遠有下一份合約。球員不會因為約滿而自動成為自由球員離隊,還需要透過宣告程序,這情況下,絕大多數資深球員絕對不會宣告離隊(去年還有宣告後反悔的),因為這是最安全的選擇。如果一定年資球員都選擇不離開,那球團除了每年透過戰力外釋出少數球員外,球隊根本沒有多少空缺產生。

而且中職沒有40人名單限制,60人名單球員通通可以到一軍輪替,加上中職迷信和濫用選秀即戰力,每年選七到十位新人,越來越多球員選秀該年就拉到一軍開箱,我內部的供給都用不完了,那透過交易和自由球員等外部管道填補空缺就毫無必要性。

老美制度就不用提了,合約走完/薪資仲裁不換約/Option用完被DFA/甚至規則五選秀就是從小聯盟層級開始增加球員流動性,很多制度都在”強制”內部的空缺和
實質需求產生,怎麼可能交易和球員市場不熱絡。

球隊數量和賽制根本不是重點,重點在球員合約制度。

Biggio

中職不需要多做什麼改變,只要把自由球員宣告制度取消,讓年資超過九年的球員約滿自動成為自由球員,還有戰力的球員會有下張合約,而已經沒有戰力的球員強制被淘汰,每年每隊都有三四個空位被強制清出來待補,我們可以想想這會有什麼天翻地覆的影響…

KONOKUMI

球員合約結構的確是個可以切入的角度,雖然MLB的球員基數更大,更需要強制淘汰,但也可以拿來作借鏡。目前自由球員年限太久、補償機制不完善、限制簽下FA的人數,這些都是尚待解決的問題。文中提到的球隊數量和賽制分別代表著戰力供給的容易與建隊思維上的影響。其實年限、合約制度到頭來就是聯盟在自由球員的相關規章上需要更寬鬆些,聯盟規模則是結構性的問題。

Biggio

@KONOKUMI 所以我說直接取消自由球員宣告制度,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明顯的變化?

我們會覺得中職自由球員取得資格年資太久,補償制度不合理,是造成球員流動的阻礙,但這原因還是在於這不定型契約的球員合約制度。因為不訂期限,所以原球團對於球員都沒有期限的”所有權”,所以才會訂下較長的年資和補償資格,而不是約滿走人。老美的制度就是約滿走人,誰也不欠誰,要從自由球員離開拿到補償? 那請原球團先提出QO來匹配。

要討論交易或自由球員市場時,透過制度”強制”創造出需求很關鍵,各隊每年在特定時間點都會出現主力球員空缺,那交易或自由球員市場怎麼可能不熱絡?

中職這種不定期限合約也不是不好,至少你不會看到跟大聯盟一樣,每年一堆自由球員找不到下一個東家,但這種合約隨之而來的就是交易和自由球員市場的冷清,這是有絕對關係的。對於球迷來說,中職的自由球員制度就是不合理。但對球團或甚至球員來說,這些限制相對有保障吧。我們替球員擔心或抱屈這麼多,但實情是到底有多少球員敢選擇到市場上試試身價? 去年有位球員宣告自由球員又縮回去就是最好的案例,沒有強制性,絕大多數球員都不會想走,人性而已。

PS. 有些人總以為大聯盟球員基數多,所以才需要強制淘汰的機制,但實際數字不是這樣。數據都查的到,中職每支球隊每年在一軍有出場紀錄的球員都比大部分大聯盟球隊有出場紀錄的球員要多(本季戰績最差的金鶯隊,目前有出場紀錄的野手是22位,而中職五支球隊本季最少25人,有支球隊更超過30人,就知道中職大玩工具人和車輪戰有多扯),因為老美有40人名單限制,甚至還有新人開箱啟用的年資考慮,調度上比中職60人名單更需要斟酌。但問題不在球員多寡,而是中職一二軍上下沒有限制,球員調度浮濫到內部輪調就可以補足一軍缺口,何須透過外部交易?

KONOKUMI

我同意您說的透過制度”強制”創造出需求很重要,目前現行的制度就是有利有弊,FA規章大抵都是借鏡環境類似的日本,但完整度仍有不足,加上聯盟規模支撐不起這樣的方式,才形成給人做半套的感覺。

Biggio

@KONOKUMI 其實你第一段開頭引用PLG和T1的案例就已經是正確答案了,PLG的球員合約是定期合約,約滿走人,加上T1新成立擴大了需求。合約制度是這老問題的根本答案,跟中職到底有幾支球隊或規模無關。

如果隊上的資深球員都可以選擇不宣告自由而留下,如果二軍球員可以沒有任何限制的到一軍輪替,加上每年選秀即戰力的補充,那無論中職是五支球隊,還是十支球隊,交易或自由球員市場冷清也不可能有改變,因為沒有強制性的球員流動。日職球隊數量超過中職兩倍,疫情前的觀眾人數場均超過中職的五倍,規模夠大了吧,但日職從1993年開始實施自由球員制度,到去年也才發生了93位球員轉隊,全日職平均一年差不多五位自由球員轉隊,這算熱絡嗎? 大聯盟隨便一支球隊就超過這個數字,這還不包括數量更多的小聯盟約自由球員。

規模不是問題,合約制度才是問題。

前陣子,職業籃球聯盟P League+的台新夢想家與高雄鋼鐵人達成了一筆交易:夢想家將今年的首輪第五順位選秀權交易給了鋼鐵人換取50萬元現金,這筆交易同時也象徵著任何形式的交易案在這個聯盟內都是有機會發生,是P League+的一大創舉。

回過頭來看,成立更久、聯盟環境更完整也更有資格稱作是「職業聯盟」的中華職棒,無論是FA或者是球隊交易等球員方面的流動理應更加熱絡且頻繁。雖然林智勝、鄭達鴻等人於2016年創下自由球員轉隊成功的先例,但聯盟上一次的交易案竟然可以追溯到2013年,統一獅隊將投手蔡璟豪交易至Lamigo桃猿隊(樂天桃猿前身),換回投手林家瑋這筆了,可以說是發生兩次奧運,都不見得能看到一次交易。在這八年之間,老實說也不是沒有球員交易的傳聞,近年就曾傳出陳品捷<->陳重廷、王尉永<->張偉聖等人的交易傳言,不過最後都不了了之。究竟箇中因素究竟為何呢?

張偉聖<->王尉永,是近年來最接近的一筆交易案。(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筆者認為原因主要有下列幾點:

 

1.上下半季制度—中職沒有重建期。

和國外各大職業聯盟單一賽季制相比,中職現行的上下半季冠軍制顯得特立獨行,先不論它在經濟(票房)上可以一年製造出兩波高潮的優勢,對於球隊而言,上下半季冠軍制代表的是一年有兩次機會,就算上半季可能因為傷兵、洋將等因素導致戰績不甚理想,只要下半季好好整合,仍有機會衝擊季後賽。兩個半季彷彿是兩支球隊的情況屢見不鮮,去年的統一獅就是熱騰騰的案例。上半季名列聯盟第三,和季冠軍中信兄弟有著10場左右的勝差,但下半季引進好的外援輔以完整的打線強勢拿下季冠,進而奪下總冠軍。甚至也曾出現過2014年中信兄弟全年戰績墊底,卻有總冠軍戰能打的案例。

所以每個賽季除了今年味全龍這樣的菜鳥球隊,基本上都是屬於「人人有機會,各個沒把握」的情況,不像其他聯盟那些戰績一開始就大幅落後無法追趕的球隊,可能在賽季中就必須要放推整季,擺上新人練功,展望來年。

MLB的底特律老虎隊在2014年分區系列賽被金鷹淘汰後已經重建了數年,終於在今年逐漸看見未來曙光。(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每年都有進軍總冠軍戰的機會,這也導致球隊通常不會考慮到重建這一步,畢竟交易本身就是供需平衡的管道:目標衝擊當下的球隊送出無法在今年做出貢獻的潛力球員補強帳面戰力;展望未來的球隊送走陣中有交易價值的球員換來對的上將來時間線的潛力股,各取所需,互通有無。換句話說,「重建」一詞對中職來說就是個假議題,最多就是重整(retool)而非重建(rebuild)。

 

2.聯盟球隊太少,補洞非難事。

上一點提到現今各支球隊每年都是處在保有競爭力的階段,自然而然就不會有拿明星換大物新秀的交易發生。那兩支有競爭力的球隊交易走該位置上過剩的戰力來補洞,這樣是可行的嗎?當然可行,但是比起透過交易來補強缺口,球隊們顯然更傾向選秀這個解法。

雖然味全龍的加入為選秀增添了不少可看性,但目前中職仍僅有五支球隊,比不上鄰近日本的12支與韓國的10支,更別提大聯盟的30支球隊了。高中生開放選秀以來,每年都有海量的好手投身中職,球隊可以透過選秀的機會替球隊陣容的缺陷挹注活水,可能透過一次兩次的選秀,陣容的完整度就獲得十足的改善。每一輪之間只相隔5個順位,無論是選秀策略的設定、鎖定目標的取捨,相比其他聯盟都容易得許多,以遊戲做類比,「刷首抽」的頻率變高,補到洞的機會也變高,自然也就不會尋求交易其他球隊失去先發位置好手的機會。

中職大物兌現的成功率並不低,只要養成得宜都能在幾年內在聯盟佔有一席之地。(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除此之外,即使近年來仍有不少潛力大物無法兌現天分,但中職首輪新秀兌換成實質戰力的成功率還是比其他聯盟高的,在在都顯示出在這樣的環境內交易並不會是球隊優先考慮到的手段—當然,這仍是目前中職若真發生交易案最有可能的選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