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9/02

《費德勒:王者之路》─ 阿格西:「山普拉斯非常棒但仍有弱點可對付,費德勒是我打過最厲害的對手!」

2005年美網決賽賽後,阿格西在訪問中則這麼說:「山普拉斯非常棒,這點無庸置疑,但皮特還是有弱點,我終究知道該怎麼對付。如果知道怎麼迎戰,至少有機會占上風。但在費德勒身上我就是找不到破口,他是我打過最厲害的對手。」

費德勒:王者之路

Christopher Clarey 著 / 呂孟哲、林芷安、紀揚今、涂瑋瑛、許家瑜、楊崴傑、趙鐸、薛彗妙譯 / 商周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231-235)

在2005年法網開打前,我和費德勒第一次短暫聊到納達爾,當時他接受我代表《紐約時報》和《國際先驅論壇報》的採訪,我們坐在巴黎瑰麗酒店(Hôtel de Crillon)的頂樓套房裡,這裡是費德勒喜愛的棲身之處,著名地標協和廣場與法國國民議會盡攬眼底。

費德勒當時生活已步上軌道,當時他已連續兩年穩坐世界第一,米爾卡也過得很愜意。這個時期的費德勒,正缺一名全職經紀人,前段時間他剛和IMG經紀公司分道揚鑣。費德勒的父母協助他管理商業合作案,米爾卡因慢性腳傷退役,正身兼多職,既是個人助理、媒體聯絡人,也是他最心愛的女友。

因為公私界線模糊,他們還在找尋解方。我訪問費德勒的當下,米爾卡正在試穿名牌服飾,因為有雜誌安排好要進行拍攝。她偶爾會插入採訪,詢問費德勒對於她剛換上休閒時尚風穿搭的意見。費德勒聚精會神看著女友,回答她「這可以」、「我覺得不行」、「還不錯看」,接著又禮貌地轉回來採訪,問我:「不好意思,你剛剛說什麼?」

「納達爾,我剛剛提到納達爾。」

「他很了不起,對吧?」費德勒說,「他已經比我強大了,還小我五歲,想像一下他五年後會是什麼樣子!對網壇來說,有不同類型的選手是件好事,但回顧我十八、十九歲的時候,我沒有納達爾那麼厲害。」

我回答:「這個心態的確會讓你有點危機意識。」

費德勒接著說:「我覺得左手持拍也是他的優勢,目前網壇沒有那麼強的左撇子選手。」

他也和我談到一些網球名宿,像是湯瑪斯.穆斯特(Thomas Muster)、伊凡尼塞維奇、里奧斯,清一色都是頂尖的左手持拍選手。費德勒當時的教練羅氏也是優秀的左手持拍球員。

「現階段很缺左手持拍選手,」費德勒表示,「所以納達爾的出現很棒,因為這也改變了看待球場的角度、擊球的球路。當球反方向旋轉,一切都會變得更加有趣,迎戰左手選手,就要制定完全不同的作戰策略。」

從不同角度來看,費德勒的回答很耐人尋味,不只因為他提起納達爾,就好像他的出現是一種自然現象,類似特別大的潮汐或熱帶風暴(關鍵語氣:「很了不起,對吧?」)

不過,直到米爾卡打斷我們,用「這件鄉村風襯衫怎麼樣?」帶走話題的時候,費德勒的言談真令我印象深刻,因為他的口氣儼然是個網球守護者。這個來自西班牙的年輕人正嶄露頭角,準備把對手都(禮貌地)殺得一敗塗地,而費德勒認為這為比賽帶來豐富的變化。或許這也是費德勒試著擺脫納達爾對他與他的生活造成的直接影響,可是,我相信費德勒的言談也是來自真正的好奇。費德勒已經看過無數場比賽,其中也包含自己的比賽回放。

費德勒告訴我:「我是說,我們已經看不到沙芬、休威特、羅迪克、科里亞和左撇子對戰了,只看到他們和右手持拍選手的比賽。」

當時我心想,納達爾家族沒聽到這段話真是太可惜了,畢竟當初經過深思熟慮後,納達爾選擇左手持拍,如果聽到這段話,一定會覺得很有趣,也更確定當初做了正確的選擇。

費德勒也明白他和其他選手未來所要面對的挑戰。

「在很久之前,我就感覺到他就要風生水起,只是時間早晚而已。」費德勒說,「去年,在西班牙隊決定讓納達爾上場打台維斯盃決賽時,我就心想:『安迪,祝你好運啊!』」

但至少在2005年,納達爾並沒有威脅到費德勒的地位。那年費納沒有再對戰過。在法網結束後,納達爾又贏得了五個冠軍頭銜,而這些賽事費德勒剛好都沒參加,但納達爾之後又爆冷,早早從溫網和美網出局。

費德勒贏了這兩場大滿貫冠軍,在溫網對戰羅迪克直落三;美網以四盤終結阿格西。

阿格西此時三十五歲,是繼1974年羅斯威爾之後,打進大滿貫男單決賽年紀最大的選手,場上的他依然很有競爭力。但是當阿格西在採訪室裡,談到與費德勒的對戰會是如何,他覺得自己獲勝機會微乎其微。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