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9/06

《罰球致勝》─ 季後賽關鍵兩罰沒進輸掉比賽,Vlade Divac 苦練罰球重新證明了自己是個贏家!

縱然迪瓦茲為了在季後賽兩罰沒進而悲痛欲絕,但他努力鍛鍊罰球,期待有朝一日找到機會證明自己。機會在1996年的一月九日到來。湖人隊與明尼蘇達灰狼隊激戰。比賽時間僅剩12.2秒,迪瓦茲兩罰俱中,幫助湖人隊以106比104拿下勝利。三天後的另一場比賽,他全場15罰12中,其中包括倒數38秒的致勝分。

罰球致勝:7個關鍵時刻突破僵局的罰球動作與心理技巧

Tom Amberry, Philip Reed 著 / 蔡世偉 譯 / 遠流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90-204)

1995年NBA西區準決賽第二戰(註),湖人對馬刺,83比83平手,距離比賽終了還有4.6秒。湖人隊的費拉德.迪瓦茲(Vlade Divac)站上罰球線。他有兩次機會為球隊取勝。這是他生涯中最重要的兩罰。

第一球投短,打到籃框前緣,沒進。

迪瓦茲準備投出第二球的同時,兩隊板凳席的球員與阿拉摩圓頂球場(Alamodome)裡的26127名觀眾都站起來了。籃球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打到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註:西區準決賽第二戰BoxScore,迪瓦茲兩罰沒進(該場比賽罰六中四,沒進的兩罰再最關鍵時刻),雙方打進延長賽,最後湖人輸掉比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第一球太短—第二球太長。這是壓力之下罰球者試圖疑難排解的最常見錯誤。顯然,這代表投籃者矯枉過正。

這樣說來,難道在第一次罰失之後,不必要做出任何改變嗎?不是的。最糟的狀況就是兩球都投太短。但是,千萬不要用過去的失手當作參照,以求未來的成功。

比賽中,重點不在於「調整」。調整往往代表要求身體做出過激的改變。你會過分強調投籃過程中的某個特定部分。前面的那球很可能只因為非常小的誤差而沒進。你應該在心裡回歸練習時投進無數次的完美罰球,讓練習時的完美罰球變成一個提醒或是心理註記,一旦置入腦海,就能與第二球的出手動作順暢融合。

你很清楚何謂完美的罰球,你在練習時投進了數千次。現在,回歸到腦袋中那個完美的罰球。倘若在投籃的同時心想「把這球投遠一點」或是「把這球投近一點」,你的調整很可能會過頭。

所以,兩次罰球之間到底應該做些什麼?我們先來探討一些常見的罰球問題,再來解答這個重要的疑問。

 

預期VS.結果

進行罰球診療課程,把七步驟教給球員的時候,我經常會立即見證到巨大的進步。這令我感到訝異,因為七個步驟之中,球員可能只把五個步驟做對。他們可能只運了兩次球,而非三次。也許他們的手肘仍然向外突出,或者雙腳沒有平行站好。儘管如此,球還是能夠找到籃框。

我推估七步驟中的每一個步驟都能帶來百分之十四的改善。若能完美執行七步驟,規律練習,並且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就能讓罰球命中率達到百分之一百。然而,如果忘了一個步驟,命中率就會下滑至百分之八十六。忘記兩個,就跌至百分之七十二。倘若心思游移到他處,一切就會分崩瓦解。

如果練罰球只是為了提升命中率,百分之八十似乎已經夠好。然而,不要忘了重點。作為一個籃球員,總有一天會遇上本章開頭費拉德.迪瓦茲遇上的狀況—絕對、必定,非把球罰進不可。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正在閱讀這本書。也是因為這樣,你要每天練投一百顆罰球。

據說1970年代的共產蘇聯籃球隊,基本上就讓罰球變成生死攸關的事情。當某位蘇聯球員站上罰球線,所有隊友都退回球場的另一端。訊息很清楚:沒有搶籃板的必要,因為球一定會進!如果沒進,那個球員會消失在西伯利亞。你覺得這會增加球員的動力嗎?我想一定會吧。

偉大的高球選手班.霍根(Ben Hogan)也執行這種「做不到就去死」的概念。他曾說過專注於推桿的時候「就像有人拿槍抵著頭」。我並不是真的要提倡蘇聯或霍根的作法,但罰球確實該被認真看待。不要把百分之八十的罰球命中率當作目標。你的目標應該是每球都罰進。

 

因偏左或偏右而失手

沒進的時候,你當然想要知道原因。若能知道為何沒進,就能做出修正。對吧?不過這套邏輯的問題在於,你可能把每個步驟都做對了,但是你的心不在上面,所以還是失手。反觀,你可能姿勢不佳,但手感剛好,結果球還是能找到籃框。儘管如此,分析還是不可免的。讓我們開始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