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9/07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17年澳網決賽,雙雄Head To Head(中)

一來一往之間,儘管應該很多觀眾跟我一樣希望眼前的時光能夠駐留,不過人生便是如此,35歲的前球王來到了賽末點,他抽出了一記飛往對手右邊線的正手拍,Nadal打不到,線審沒有喊出界,Nadal隨即提出挑戰,Federer的第18座大滿貫將會由鷹眼決定,那個他曾經嗤之以鼻的系統,現在所有人都在等待。西班牙人聳聳肩,雙手放在屁股上,跟著數百萬人一同看著鷹眼重播,等待判決的18秒時間近乎永恆,球落在界內,Federer雀躍地揮舞手臂,睽違5年後,他再度拿下了大滿貫男單冠軍……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17年澳網決賽,雙雄Head To Head(上)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以Pete Sampras為師?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傳奇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風格

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毛巾與天才

我無法想像自己能夠回到澳網決賽,能夠再次在大滿貫決賽對決對我倆來說都是很特別的事,賽前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能走到這裡……— Rafael Nadal

 

這兩位踏進2017年澳網男單決賽的選手,他們生涯第一次碰頭是在2004年的邁阿密,當時年方17歲的Rafael Nadal擊敗了大他5歲的Roger Federer。自此以後,他倆在硬地、紅土、草地,半紅土半草地,室內與室外,從杜拜到辛辛那堤繞著地球跑,打過了大大小小的戰役。對戰成績Nadal佔了極大優勢,他那超大重旋的左手正拍不斷打磨Federer的單手反拍,那些既深且高彈跳的球似乎在球場上放大了Federer式單手反拍的結構性缺點,那就好像開車時後照鏡總會有些死角一樣,當然這不是說Federer的反拍一無是處,事實上它優雅致命極了,只不過Nadal跟網壇前輩如Navratilova和McEnroe一樣,把左手持拍昇華成了藝術形式,尤其他奔跑中從自己左半場往對方奔襲而去的左手正拍,正好帶給Federer的反拍一股…套句張愛玲小說中所寫的-惶惶的威脅。如果Roger Federer那優雅、彷彿手工雕刻的反手拍是網球世界中的眼鏡蛇,那麼Rafael Nadal那無情、扭力十足的左手正拍,就是不折不扣的貓鼬了!

 

然而就在今年澳網,Federer改變了他的反拍,他的反拍回擊彈道變得很平,非常平,那就好像把一扇卡住的門給突然推開一樣,咻,球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奔過來了;他也減低了單手反拍切球的頻率,因為他知道Nadal尤其擅長利用這種切球的機會反守為攻,佔據主動。很弔詭的,過往Federer想要在擊球與擊球之間利用單手反拍切球來改變節奏,擾亂對手而拿下分數,但這樣子的策略(或者說習慣)卻讓他長期在面對Nadal時落居下風,Federer知道這一點,Nadal也知道,或許Nadal跟Grigor Dimitrov那場四強賽更加深了Federer的信念,他決定在男單決賽時放開手去使用新的反手策略,他要回得又急又平,直面Rafa的正手拍!而在稍後那場男單決賽大戰裡,Federer的策略讓他在第1跟第3盤裡嚐到了甜美的果實,但人算不如天算,也正是Federer那過往被視為網壇最難解武器的正手拍,讓他無法守住第2跟第4盤……

 

 

第5盤一開始Nadal便破了Federer的發球局,並在局數上取得3比1領先,每當Nadal又再度打出一記好球,西班牙蠻牛總會大吼一聲為自己打氣,然而Federer卻在機會之門彷彿又要關上之際回神,他漸漸控制了情勢,更在戰況激烈無比的第6跟第8局破了Nadal的發球局。一來一往之間,儘管應該很多觀眾跟我一樣希望眼前的時光能夠駐留,不過人生便是如此,35歲的前球王來到了賽末點,他抽出了一記飛往對手右邊線的正手拍,Nadal打不到,線審沒有喊出界,Nadal隨即提出挑戰,Federer的第18座大滿貫將會由鷹眼決定,那個他曾經嗤之以鼻的系統,現在所有人都在等待。西班牙人聳聳肩,雙手放在屁股上,跟著數百萬人一同看著鷹眼重播,等待判決的18秒時間近乎永恆,球落在界內,Federer雀躍地揮舞手臂,睽違5年後,他再度拿下了大滿貫男單冠軍……

Federer成為史上第一位在三個大滿貫賽事中都拿下超過5座男單冠軍的男子球員,而35歲的年紀也成為Ken Rosewell後第2年長的男單冠軍選手。在澳網開打之前,Roger Federer已經因傷缺陣超過6個月,他種子排名只有17,就連他自己也預估若能打進男單第4輪已算不錯,能進到8強就更棒了,沒想到他居然迎來了自己生涯的第18座大滿貫男單桂冠!當然他說用這樣(指鷹眼輔助判決)的方式結束比賽是有點奇怪,但不管怎麼樣,他的情緒都很激動,也感到十分開心,這場勝利,非常非常獨特,Federer這麼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