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的棒球規則教室Vol27】你要守備、我要跑壘,申皓瑋有妨礙守備嗎?

9/7富邦與統一在台南對戰,八局上,富邦申皓瑋執行短打後在跑壘途中與捕手林岱安發生肢體接觸,最終安全上壘,統一獅教練團認為是妨礙守備,經過裁判解釋後接受了判決,申皓瑋要跑壘、林岱安要接球,這球有沒有妨礙守備呢?一起來看看規則!

作者:Carter Lee

請繼續往下閱讀

SAM803

這個PLAY唯一的問題就是投手鄭鈞仁居然就站在那邊自己當裁判,而不是趕快先去補救撿球想辦法讓跑者出局

棒球規則一共有將近兩百頁、九個篇章、一則用語之定義,每個篇章還有無數個小標題,小標題中又有無數個小細項,同時還有原註、附註、註釋,除此之外各個聯盟還會有各自的規則補述,裁判員必須在當下立刻理出條文進行判決,本系列將不定時更新介紹許多球場上罕見的PLAY以及實務宣判條文,讓我們一起走入規則的世界。

9/7富邦與統一在台南對戰,八局上,富邦申皓瑋執行短打後在跑壘途中與捕手林岱安發生肢體接觸,最終安全上壘,統一獅教練團認為是妨礙守備,經過裁判解釋後接受了判決,申皓瑋要跑壘,林岱安要接球,這球有沒有妨礙守備呢?一起來看看規則!

Vol27判例檔案

事發日期:2021/9/7 台南市立棒球場 

對戰組合:中華職棒例行賽  富邦悍將V.S統一獅

事發過程:八局上,富邦無人出局攻占一壘,申皓瑋執行短打戰術點成了小飛球,在跑一壘途中與林岱安發生肢體接觸,最終安全上壘,統一獅教練團認為申皓瑋有妨礙守備的嫌疑,經過裁判解釋後接受判決。

首先我們還是要來大略看一下與守備員有碰觸的妨礙守備規則:

6.01 妨礙守備、妨礙跑壘與捕手碰撞 Interference ,Obstruction ,and Catcher Collisions

(a)下列情況為擊球員或跑壘員對守備之妨礙: 

(10)未能避開正在處理擊出球之野手或故意妨礙傳球。

擊球員如果碰觸(或是裁判認定任何蓄意阻擋的行為)正在處理球的守備員,擊球員就會立即宣判出局,並且壘上跑者不能進壘。

何謂野手處理擊出球呢?

所謂“野手處理擊出球 „,應指自野手對擊出球開始行動 至完成傳球之行為止。

也就是說當你今天是一位野手,從你開始向球移動到接住球然後再傳出去,這一系列的行為就叫做“野手處理擊出球 „,在這個狀態下攻方的所有人員不可以有任何企圖妨礙的行為。

(圖片來源:CPBL TV)

不過,今天這個球是屬於一種特例狀態,有規則特別註明這種狀況的發生:

【6.01(a)(10)原註】

當捕手正處理擊出球,與跑向一壘的擊球跑壘員有所接觸 時,通常不視為違規之行為,故不作任何宣判。對試圖處理擊出球的野手,除非以不被允許之惡劣及粗暴等非正當的守備行 為妨礙跑壘時,才予宣判「Obstruction」。例如,即使是在處 理擊出球的情形下,故意絆倒跑壘員時。若捕手正處理擊出球 時,其他野手(包括投手)阻礙了擊球跑壘員,應宣判「Obstruction」,並給予擊球跑壘員進一壘。 

也就是說在本壘附近,如果捕手與擊跑員同時要做自己必須做的情時所發生的肢體接觸將不視為任何的妨礙,捕手要守備、跑者必須要跑壘,兩人都有自己合法的權益,規則的原註舉例到如果捕手(或是其他的野手)刻意去讓擊跑員跌倒,用激烈的肢體動作阻止擊跑員進壘,這個時候就會成為妨礙跑壘(Obstruction)。

在中職的規則補述則是將兩人能做的行為做了更完整的規範,捕手不能蓄意用粗暴手段去阻止擊跑員進壘,如果擊跑員沒有跑壘行為、故意去遮擋捕手就會構成妨礙守備。

CPBL 裁判執法手冊規則補述目錄

3.10 【跑壘員、擊跑員碰觸正欲處理擊出球野手之妨礙】 

(D) 當捕手正欲處理擊出球,與正跑向一壘的擊跑員有所接觸時,通常不視為違規行為,故不做任何宣判。經裁判認定,處理擊出球野手以惡劣粗暴等非正當守備為,碰觸、絆倒擊跑員時,應宣判為妨礙跑壘;若擊跑員第一時間不以跑壘為目的,故意攔遮阻擋捕手 處理擊出球時,則可宣判為妨礙守備。

接下來我們來看圖片:

申皓瑋觸擊成飛球以後先愣了一下隨即起腳開始跑壘。

(圖片來源:CPBL TV)

在邁開步伐的時候林岱安也同時起身,林岱安的左手稍微碰觸到申皓偉的右手。

(圖片來源:CPBL TV)

兩人的動能持續向前,兩人有了很明顯的肢體碰觸,再向前一步可以看到林岱安的右手是放在申皓瑋的腰上,有稍微推出去的感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