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0

我的夢想從這起飛 三位臺灣運動好手的夢想藍圖

桃園國際機場在疫情期間,利用航班減少的空擋,重新整頓了以起飛為主的南跑道,希望以最平坦安穩的跑道品質,提供舒適且安全飛行體驗,也讓各自懷著夢想的人們能有個完美的啟程;邀請陳彥博、黃亭茵、黃玉霖,三位分別由極限馬拉松、自由車、競速滑輪的運動項目,在南跑道上分享這一路的心路歷程。

作者:廣編企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說到機場,在你腦中浮現出的第一個印象是什麼呢?對於旅途充滿期待?帶著不捨與家人道別?或是準備走出國門接受挑戰的炙熱眼神?也許目的不同,但「機場」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次新的出發,在機輪離地的一剎那,也代表我們往自己的目標邁進了一步。

這次桃園國際機場特別邀請了極限運動員陳彥博、職業自由車選手黃亭茵、競速滑輪好手黃玉霖,分享各自領域賽道狀況的經驗,及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每次飛機離地的瞬間都代表著自己「重新開始」踏上挑戰—極限運動員陳彥博

「年輕的時候跟家人沒什麼溝通,他們不能理解我在做的事情,最後通常是吵架和冷戰,所以最初的一段時間其實很痛苦也很孤獨。」

大三那年參加遊戲橘子創辦人以及超馬好手林義傑的北極極限馬拉松挑戰而找到人生志向的陳彥博,在往後13年的日子裡不斷突破自我,而在最初的幾年,除了保持自己的狀態和訓練之外,現實層面的問題也差點壓倒了他,「那段時期真的蠻痛苦的,整整兩年,找不到贊助,大家都是用異樣眼光看你,社會氛圍會覺得你做這些事情沒有經濟效益,也因為要訓練,很多朋友的飯局都會推掉,生活圈就會慢慢變成只有訓練,慢慢顯得好像只有自己在這條路上,那時候的心情是,當自己極致的要求一件事情的時候一定會很孤單,必須要忍受這個孤單跟寂寞。」

時常帶給大家正面能量的陳彥博,在逐夢初期也是靠著對自己喊話撐過最艱辛的日子。

因為參與的賽事常常是在極其惡劣的環境進行,陳彥博每次在賽前都會收到大會發下來的免責協議,說白了,就是生死狀,大會不會對於選手在賽事中所發生的意外負任何責任,選手必須同意是自願並後果自負的參與比賽。

「最初拿到就覺得『哇 原來是這樣嗎?』的感覺,第一次簽的時候想了非常久,不斷問自己『你確定嗎?』,其實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都會壓到最後一刻才送出,會需要沈澱一下自己,做這件事情不是在逞匹夫之勇,不是一股腦。」

陳彥博知道冒險是需要慎重評估風險的,所以每次簽下自己的名字,那就是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準備,才會願意去做這樣的事。

總是身歷險境的陳彥博這次受邀到桃園國際機場,體驗重新刨鋪的南跑道,桃園國際機場對於陳彥博來說再熟悉不過了,「以前常常搭飛機出國比賽,都會去感受飛機離地的那一剎那,滑不滑順、會不會震,我都感受得很仔細。因為那一刻通常會有點激動的感覺,代表自己正式要開始去挑戰世界。」

每次出發都是按下重新開始鍵,這是陳彥博一直放在心中鼓勵自己的話語,對於未來,早已把馬拉松當作人生志業的陳彥博,除了期許自己能一直跑下去外,也希望可以發揮自己的精力和經驗,去分享人生哲學給運動員或是其他領域為了目標努力的人,「無論成敗與否,追尋夢想的過程真的很爽。」陳彥博的逐夢之路還在繼續,而他也不再孤單。

「粉紅小鋼炮」黃亭茵:「就是不服輸,開創人生的嶄新旅程」

有「粉紅小鋼炮」之稱的黃亭茵,嬌小的身影在高大的外國選手中間總是特別顯眼,之所以顯眼是因為他總能突圍穿過身邊身材高大的對手,往第一名的位置衝,但在進入自由車的世界前,王亭茵其實是游泳隊的一員,「因為身材條件不是那麼好,當時教練和媽媽希望我能夠轉換項目,剛好媽媽的同事是自由車隊的教練,就有點刻意引導我去試試看,最主要還是希望我能藉由體育專長,未來可以到比較好的大學就讀。」

過去曾是壘球國手的黃媽媽也沒想到就這樣一路騎到國家隊,超出預期的生涯也歸功於黃亭茵不服輸的個性,但這不服輸的個性,曾經也讓他患得患失。「自己算是得失心比較重,反而媽媽對我一直是鼓勵大於責備,相比成績,他更重視我的常規和倫理。」媽媽的鼓勵讓黃亭茵的成績不斷進步,也在國際賽中斬獲好成績,曾讓他獲得國外車隊的青睞邀請他加盟,但這段經歷並不長,也讓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不到一年就返回臺灣訓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