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0

我的夢想從這起飛 三位臺灣運動好手的夢想藍圖

桃園國際機場在疫情期間,利用航班減少的空擋,重新整頓了以起飛為主的南跑道,希望以最平坦安穩的跑道品質,提供舒適且安全飛行體驗,也讓各自懷著夢想的人們能有個完美的啟程;邀請陳彥博、黃亭茵、黃玉霖,三位分別由極限馬拉松、自由車、競速滑輪的運動項目,在南跑道上分享這一路的心路歷程。

作者:廣編企劃

請繼續往下閱讀

結束義大利征程的黃亭茵在回到臺灣後,確實逐漸找回狀態,但2019年又經歷傷勢的打擊「2019年在澳洲比世界盃摔車,而且摔了兩次,回國後發現肋骨有輕微的裂開,但那陣子比賽太密集,過了三週又帶傷前往加拿大比賽,緊接著柏林的世界盃,那時候又摔車了,後來發現痛可以忍,但在這種高強度的比賽下,這樣一直摔車的體能狀態根本不可能有好成績,即便處於力拼奧運積分的關鍵時刻,後來還是選擇了棄賽,這應該是我人生當中做過最艱難的決定之一。」

原本打算繼里約奧運後,繼續挑戰東京奧運的黃亭茵錯失了這個機會,「心理和身理狀態都告訴我,這可能是自己人生中最後一場奧運了,但決定退賽後,心裡默默有一種舒坦的感覺,大概是不用再去糾結要不要帶傷續戰的問題。」

目前積極備戰2022年亞運的黃亭茵,將這場賽事視為自己最終的國際賽,她也提到訓練過程中場地的品質會很大程度的影響選手的安全性。

「對比國外木頭材質的訓練跑道,臺灣的訓練跑道就是室外的柏油地面,場地路面會凹凸不平,甚至會有小小的裂縫,裂縫太大還要閃,怕輪胎壓過去會破胎,有時候在凹凸不平的跑道上,速度越快震動幅度會越大,就會像在騎馬場;跑道不平會在騎車的過程中,會造成選手的坐骨腰背痛,有時恥骨甚至會瘀青。」

把訓練場地戲稱為騎馬場的黃亭茵,對於這次能體驗超級平坦的南跑道非常期待。「以前有在水湳機場騎過,但那邊是廢棄機場,對於這次的合作覺得很新奇~而且跑道很寬很大,可以體驗到全新跑道很開心,騎一騎感覺會飛起來。」黃亭茵笑著說到桃園國際機場跑道初體驗的心得。

視明年亞運為生涯國際賽最終戰的黃亭茵,從去年疫情期間開始就在高雄楠梓高中自由車隊擔任專任教練,黃亭茵也將如同這次在桃園國際機場跑道上奔馳,朝自己規劃的生涯目標一路衝刺。

用敏感的雙腳體驗起飛的感覺—滑輪溜冰選手黃玉霖

「小時候是因為天生的骨盆移位,經過醫生建議才開始滑直排輪。」

三歲之前都穿個復健衣矯正骨盆問題的黃玉霖,在三歲那年開始接觸了直排輪,「自己也是很好動,除了參加了直排輪社團之外,也是田徑隊和躲避球隊的成員。」出身屏東的黃玉霖,從那時候就展露出自己的滑輪天賦,並且一直都保持相當出色的成績。

一直以來成績都不錯的黃玉霖,在2016年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折,「2016年的亞錦賽,那時候剛好在備戰2017台北世大運,因為自己是專攻1000公尺,那時候自己和隊友還有教練都評估我們至少是坐二望一,跟韓國的強勁對手比也非常有機會能奪金,所以自己信心有很足夠。」

不過事實證明信心足夠還是有可能會失常,「那場比賽一開始我就頻頻發生小失誤,一直最後兩圈,我們位居領先,隊友在幫我破風,準備要互換位置的時候,發生小碰撞,整個速度都拖慢了下來,就被韓國的雙人組超車,最後被他們包辦了金銀牌,當時我和隊友回到飯店,一坐下來就直接大哭。」從預期的坐二望一到連前二都沒有,這樣的落差讓黃玉霖在短時間內無法接受,然而根本沒有時間後悔,因為世大運就迫在眉梢。

在教練以及隊友的鼓勵下,黃玉霖花了一段時間整裡情緒,繼續備戰台北世大運前的最後一場大賽,波蘭世界運動會,「那時候滿腦子都是想要把16年的失利都扳回來,結果在世界運動會預賽的決勝圈跌倒,全身都傷,回來只離世大運剩一個月,教練帶我到各大醫院診所治療復健,中醫西醫都跑過一圈,一直到世大運前一週才恢復狀態。」

雖然歷經波折,也受盡身心的煎熬,黃玉霖在2017年台北世大運不負期待的拿下金牌,算是讓前面兩年的挫折有了價值。滑輪選手的腳是很敏感的,在賽道上有一點點小沙粒,就足以影響滑行的感受,「練溜冰的人,應該都會很想在平坦寬敞滑順的機場跑道上溜冰,這種跑道可以說是相當夢幻。」過去就經常會幫一些新場館試溜場地的黃玉霖,更加期待在平滑寬敞的桃園國際機場跑道上暢行「起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