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8

【劍微知著】變化球失控,不投也罷—Blake Snell突破五局,再現賽揚的箇中關鍵

由於投球局數較少而被球迷戲稱為「五局賽揚」的前賽揚左投Blake Snell,自從被交易到教士隊後表現始終掙扎,然而在眾人一片看衰之際,卻又在八月逆勢反擊,單月繳出不到2的防禦率,更有三場投滿七局,甚至在今日還創下跨場次連續13.2局無安打的紀錄,至於其中箇中關鍵其實很簡單,就是讓自己的缺點消失

請繼續往下閱讀

控球

四縫線控制力

控球是今年八月Snell之所以可以再現榮景的首要關鍵,目前整季BB/9高達5的他,在進入八月後成功改良至2.95,雖然說也不是太優秀的成績,但確實可以佐證他的控球有所改善,而他對於四縫線速球的控制力更是重要,且看下圖:

本圖係Snell的四縫線速球進壘點
左邊是八月以前,右邊是八月後

從這兩張圖可以看到,Snell的四縫線在八月以前的熱區就是紅中,當然這不見得不好,作為一位均速95英哩且轉速高達2400的左投,這不見得是問題,但顯然進入八月後,他更能將球投到打者較難掌握的邊邊角角,若我們更仔細探究,會發現他都是將四縫線壓在外角偏低的位置,能取得好球又讓打者難以掌握,自然壓制力會出現顯著提升,這也是為何他四縫線的xWOBA能從難看的0.399下修到0.309的原因之一。

此張是八月後的進壘點,不過這次區別的更細,左邊是對右打,右側是對左打
(抱歉製圖的時候沒有順好,弄得有點饒口)

另外筆者要說的是,個人曾在舊文提出Snell應該把球投高的論點,然而在Snell自2019年以來出手點逐漸降低後,他四縫線的Active Spin稍有下滑,因此可能轉速的效果沒有想像中那麼好,所以在Spin Direction的研究仍有未竟之處時,尊重教練團的配置,針對此既有論點做出修正。

搶好球

 

Snell 2018-2021

球數領先xWOBA

0.182

球數落後xWOBA

0.435

▲xWOBA是綜合衡量打者的攻擊效果,平均是0.312,對投手而言自是越低越好

0.182與0.435,對於投手來說根本是天堂與地獄的差距,對Snell而言也是賽揚與賽羚羊的距離,顯見取得球數領先對於Snell的重要性,因此在八月後我們可以看到Snell首球好球率也從八月以前的55.7%提高到61.8%,這也是他能進步的重要關鍵,拜前述的四縫線控制能力所賜,Snell可以自在地使用速球取得球數領先,讓他的Stuff得以發揮,武器球威力持續增加,成績進步也是必然的。

配球的調整

以上我們得知了在控球進步下,讓Snell增強了搶好球的能力,也降低了陷於球數落後下頻繁遭打者狙擊的狀況,然而除此之外,Snell在配球上也有進行調整,背後的邏輯與曾經介紹過的兩位美聯賽揚熱門Robbie Ray& Lance Lynn很類似,那就是優勢用好用滿,至於投不好的那不投也罷

延伸閱讀:【2021大聯盟明星賽】一點點微調,開啟白襪王牌 Lance Lynn的問鼎賽揚之旅

捨棄變速球

變速球曾經是Snell的重要武器球,也是面對右打者時的重要武器,然而今年的變速球完全失控,除了被打擊率高達0.429之外,從Run Value來看還讓Snell多掉了8分,換言之Snell投出變速球完全是傷害自己,因此這項球種到了八月便被完全棄用,使用率從10%以上掉到只剩0.8%(5顆)。

曲球的定位

在Snell奪得賽揚的2018年,曲球可是他最重要的變化球,然而來到西岸後,他的曲球轉速便嚴重下滑(還沒禁止外部物質前就下滑,所以可以推論跟作弊無關)球路控制上也越來越糟糕,從圖中可看到Snell的曲球都集中好球帶外,根本無法搶好球數,因此在球路控制與球路威力雙雙下滑下,Snell也減少了曲球的使用量,但跟變速球不同的是,曲球還是有在用,只是作用開始偏向引誘球,都放在好球帶以外,主要在球數領先及兩好球後使用。

本圖係Snell的配球比例比較,左為八月前右為八月後
可以發現除了紅色的速球與黃色的滑球越來越多外
淺藍的曲球不再被拿來搶好球(0-0的時候使用量減少),綠色的變速球幾乎消失

雙球種先發:更多滑球更多速球

而在捨去變速球減少曲球後,Snell在八月速球(59.2%)跟滑球的使用量來到89.9%,可說是變成跟Robbie Ray一樣的雙球種先發,前者(Run Value是-6)可說是威力最優異的球種,在他所心所欲的控制下無論是擺在外角低搶好球還是吊高球對決都很好用。

延伸閱讀:【劍微知著】賽揚熱門Robbie Ray:從保送槍到三振王的華麗蛻變三部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