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out or Not?》Darius Garland——從懸崖邊緣,奮力重返

邁向職業生涯的第三個球季,Darius Garland周遭的天分更趨完整,然而負擔與課題也更沉重。

作者:arenasis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年5月14日,騎士球團成員看著出爐的樂透抽籤順位發愁。本屆選秀預估前三順位的Zion Williamson、Ja Morant、RJ Barrett,無論獲得其中任何一人,都可對百廢待舉的騎士大有補益。結果騎士以聯盟倒數第二的戰績,竟只抽到不痛不癢的五號籤。無法獲得頂級天賦的三人,其他潛在目標如小前鋒DeAndre Hunter,也私下與其他球隊達成共識,陸續取消與騎士約好的試訓。

 

 

入隊與新秀年的磨難

此時,與騎士關係向來密切的Klutch Sports經紀人Rich Paul,安排Koby Alyman總管前往洛城觀賞一位獨具天賦的新秀,只邀請騎士與湖人代表參與的私下試訓。率同Beilein總教練、J.B. Bickerstaff首席助教與兩位管理層一同赴約的Altman,看到Vanderbilt大學的後衛Darius Garland,持續5分鐘以上在外線彈無虛發,射程越投越遠。Garland自然也是騎士球探組重點觀察的控衛,可是他的大學球季只出戰5場球就報銷,此前多數時間騎士乃是透過錄影帶瞭解Garland的球風。

 

兩年後的現在,當初信心滿滿認為Garland能與另一個小後衛共存的Beilein總教練早已離職。Isaac Okoro、Jarrett Allen等年輕一輩陸續加入騎士換血行列,Garland則證明自己是聯盟中值得關注的新興控衛。入選17名奧運男籃培訓隊之一,從Khris Middleton、Jrue Holiday、Devin Booker等高手身上汲取經驗。

 

 

因傷未能參加完整季前訓練營,Garland的新秀球季遭遇明顯的體能困境,身材上的劣勢造成他光在防守端就疲於奔命,對檔拆毫無抵禦之力,講白話點,跟Sexton的新秀球季極相似。由於對抗性不足,進攻端常避免直入禁區,仰賴高角度拋投,準度卻有所不足。失去速度這項基本特質的小型後衛,在NBA賽場上就像任人宰割的小白兔。整體來說Garland在騎士的第一年,沒能展露球隊選擇他的關鍵因素:投射。數據上他是該季最令人失望的新秀之一,包括部分騎士本地的媒體人,對他的前景抱持著疑慮。

 

起死回生的第二季

與Garland同一年加入騎士的J.J. Outlaw助理教練,過去在湖人、灰熊等隊具備8年的球員發展經驗。與Garland漸漸培養起互信的Outlaw助教,認為年輕後衛的新秀年不如預期,自身責無旁貸。休賽季他們將Garland的課題劃分為三大領域進行強化:擋拆效率、身體強度、場上領導力。兩人的努力在2020年騎士自己規劃的小型泡泡營當中,已經展現初步成效。接著因應疫情而延後的正式賽訓練營,騎士媒體紛紛報導Garland狀態大幅回升。

 

 

2021年4月是Garland職業生涯迄今最令人振奮的一個月。第一場僅得6分的小低谷後,Garland接下來的14場出賽場均有21.5分,包括對連續6場得分超過20分,對馬刺比賽創出生涯新高37分,對公牛之役傳出12次助攻。球季結束時Garland得到3張最佳進步獎選票,隨隊記者Chris Fedor指出騎士的四位核心球員當中,以Garland的表現最具有「建隊核心」(focal point)的模樣。Fedor寫道「度過跌跌撞撞的新秀年,Garland大幅進步。他展露的組織技巧,已足夠讓部分騎士球團的人員相信,他是現階段隊上最佳的一員。」非常有趣的是,勇士Draymond Green上廣播節目被問到誰是他眼中聯盟最難防守的球員,Green也挑出Garland,「我能理解Garland不是個大眾口味的選項」Green說道「但這年輕人速度太快、動作也太難預測,而他投籃又準。在換防時我真的滿不喜歡對位上Garland」。同時,Garland與搭檔Collin Sexton在2020-21球季的後半段表現,也終於使騎士雙衛的發展方向趨於明朗化。Sexton並非發展不出控衛技術,而是他的調性以及最適合的任務分界,就是十足的得分後衛。而Garland適合穿針引線,掌握較多的球權,擔任戰術上的發動點。

 

 

騎士需要進步再進步的Garland

今年選秀挑中Evan Mobley使得騎士重建大幅邁前一步,可是時間壓力也追逐著騎士年輕的核心們。騎士在今年之前的三次選秀,主要籤位幾乎都投注在後場球員,Kevin Porter Jr.離開球隊,Sexton則長期被蓋上「應該打第六人」的標籤。本年休賽季除了Mobley,騎士最大的話題就是側翼難尋,Altman總管打理出來的陣容,幾乎將騎士接下來的補強/選秀限縮在側翼。而讓制服組無後顧之憂尋覓側翼的大前提是:騎士已投資的後場必須多多少少有所兌現。其次,休賽季騎士囤積相當數量且年資、打法各異的長人,在側翼輸出勢必有限的情況下,長人要充分在進攻端有所發揮,需仰賴後場指揮官安定的供輸。最後,騎士重建期戰績不振的關鍵之一,即是投射精準度與射手數量可說完全性的匱乏。Garland的強項射程跟外線火力,是騎士接下來的道路上所必須的。

 

除了騎士主場,你也可以在KaL - EL Sports FB找到我的文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