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4

【F1】Rd.14義大利GP回顧:闈場內如何再次評論衝刺賽

既無法展開激勵人心的超車秀,也沒有太大的誘因驅使車手向前,F1營運集團FOM為了給予大賽週變數的衝刺排位賽在蒙札賽道顯現了基本問題。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給予F1大賽週新刺激,FOM在4月底透過策略會議通過在本季其中3場大賽採用以衝刺賽作為決賽起跑順位的安排依據,並先後在7月的英國GP,以及9月第二週的義大利GP試辦;在這次的義大利GP裡,Mercedes車手Valtteri Bottas雖以穩健的腳步拿下衝刺賽冠軍,不過這位芬蘭好手並沒有因此受惠,而是因更換超過年度配額的動力單元零組件罰退到隊伍最後列參與決賽。

但Bottas的罰退並不在這次的討論範圍內,因為這次的討論主要是放在衝刺賽的呈現內容。

雖然FOM賽務經理Ross Brawn表示英國的首次衝刺賽獲得不少正面評語,讓他們得以繼續在義大利試辦,但在這兩場衝刺賽裡,比賽內容其實如同Mercedes車隊領隊Toto Wolff的說法,「不倫不類」(Not fish, not meat)。

F1的衝刺賽很明顯的是以F3年終賽澳門GP做為參考:先在週五舉行一場排位賽決定衝刺賽起跑順位,週六實施衝刺賽決定決賽起跑順位,然後在週日舉行決賽,確實這樣的賽制成功刺激收視人口成長,但在實際內容不如預期下,FOM對大賽週的態度如現在過度膨脹的賽曆般重量不重質。

「大家都被衝刺賽大賽週的賽程搞混了,我不知道大家怎麼想,但我實在搞不清楚各節賽事到底是何時開始」,Wolff表示。

為了配合歐洲地區的作息時間,並顧及到北美收視人口,英國與義大利的兩場週五排位賽皆安排在傍晚6點,週六衝刺賽則是在下午4點30分,皆與一般大賽週的排位賽比賽時間(下午3點)更晚,雖然這樣的安排在日照時間較多、天氣較穩定的夏季並不會有太大問題,但如果是在天氣較多變化的春秋兩季舉行,這樣的比賽時間恐怕就會遇到如本季比利時GP般的風險。

衝刺賽的另一個、同時也是最大的問題在於比賽中幾乎沒有攻防戰,即使場中仍有如Fernando Alonso等等少數車手相當積極。

「目前的賽制根本無濟於事,因為大家在衝刺賽根本不想冒著風險超車,影響在週日決賽的表現,雖然現在各賽車的直線速度差距不大,但即使有減速彎,我們也還是能看到車手並沒有相當積極的發動攻勢」,Wolff表示。

「所以我覺得在巴西進行第三次試驗有其必要性,但以目前的呈現結果來看,我只能說這相當不倫不類。」

因此闈場內傳出一個建議,那就是將週六衝刺賽改成獨立賽事,並如同決賽般給予車手年度積分,但給分比例自然會比較少,以避免搶走決賽的重點。

對此Brawn除了希望等到預定於巴西的第三場衝刺賽完成而獲得夠完整的樣本數後再做討論,同時也不會忽視闈場的聲音。

「我們在銀石的衝刺賽後與車手們進行一系列意見交換,車手們認為衝刺賽應該要給予更多的誘因,因此將衝刺賽化為賽程較短的決賽確實是可以納入考量的範圍」,Brawn於F1網站賽後專欄中表示。

「如此一來排位賽仍是週五舉行,決賽的時間也不變,週六的衝刺賽會有一些適當的獎勵來驅使車手產生攻防,但我們不希望衝刺賽搶走決賽話題與破壞大賽週的完整性,所以相關調整還需要再研議。」

但這基本上沒有說明如何激勵車手在衝刺賽展開攻防戰,在正常情況下,F1大賽的「超車」是透過多項策略(如輪胎配方,或DRS,或是進站時間點)來完成,但賽程僅有決賽1/3的衝刺賽會讓車手的輪胎選擇趨向一致化,且不像決賽需進行至少一次進站換胎,讓衝刺賽的超車得透過車手犯錯才有機會出現。

「衝刺賽的時間太短了,而且大家的單圈速度都很平均,並沒有太多近身肉搏的機會」,Williams車手George Russell表示,「通常大家在轉播看到超車畫面時,最大的發生主因在於雙方賽車的輪胎性能已有明顯差距,但衝刺賽的比賽長度並沒有辦法給我們這樣的機會。」

「或許我們需要配方更軟的輪胎,或是如排位賽般強制使用軟胎,雖然我很高興賽會仍在努力改進,但對我來說,現在的方式只能算是在遊車河。」

除了輪胎的問題外,F1恐怕還得期待下世代賽車真能給予車手們較多近身肉搏戰的機會。

「雖然我們對下世代賽車提供的近身戰機會感到樂觀,但我還是對現行賽車即使使用DRS仍難以進行接近戰感到相當訝異,蒙札是我們評估能給予最多近身戰機會的賽道之一,但結果出乎我們預期,這讓我相信下世代賽車能改善這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