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4

【秉筆直書】不讓Burnes完成無安打比賽,釀酒人總教練的決定有理嗎?

今年可望角逐國聯賽揚獎的 Corbin Burnes,投完 8 局的無安打比賽後,球數已經來到 115 球,此時他被總教練 Craig Counsell 換下場。這是大聯盟自 1974 年以來,第一次有投手在投完 8 局的無安打比賽後(且無安打尚未被打破的情況下)被換下場,由此可以看出這種情況十分罕見。Counsell 如此決策,真的合理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秉筆直書,直抒胸臆。在這裡我會分享個人對大聯盟時事議題的觀點和想法。

美國時間 9 月 11 日,密爾瓦基釀酒人先發投手 Corbin Burnes 和終結者 Josh Hader 對克里夫蘭印地安人投出無安打比賽。印地安人因此成為史上第一支在一個球季裡被 3 次無安打的球隊。這場無安打比賽也是今年第 9 場,使 2021 年正式打破 1884 年單季 8 場無安打比賽的紀錄,成為史上單一年份最多無安打比賽的一年。

不過筆者本文想要談論的,並不是跟無安打比賽有關的紀錄,而是釀酒人在這場比賽使用 Corbin Burnes 的方式,以及衍生出來的議題。

今年可望角逐國聯賽揚獎的 Burnes,投完 8 局的無安打比賽後,球數已經來到 115 球,此時他被總教練 Craig Counsell 換下場。這是大聯盟自 1974 年以來,第一次有投手在投完 8 局的無安打比賽後被換下場。

縱觀大聯盟歷史,在 2011 年以前,要看到先發投手在投了至少 6 局的無安打比賽後(無安打仍未被打破時)被換下場,沒能獲得完成無安打比賽的機會,是一件非常罕見的事情。根據棒球資訊網站 Baseball Reference 的資料,1961 年大聯盟開始擴編球隊以前,這樣的事情只發生 6 次;1961 到 2011 年這 50 年間,大聯盟從 16 隊擴編到 30 隊,這樣的事情也只發生過 29 次;然而,來到今年之前的前 10 年,已經增加到 32 次;然後光今年一年,我們就已經看到多達 8 次這樣的情形。

如今,當我們看到有先發投手完成至少 6 局的無安打比賽,且無安打比賽還在進行中,被球隊換下場,也不會感到太過意外,後續鬧出的爭議也不會太大。大家似乎開始漸漸習慣這些情形的發生。

前幾年,我們都認為,先發投手一場比賽要投超過 125 球,通常都是在要追逐無安打比賽或完全比賽時才會發生,但現在,幾乎在任何情況下,一名先發投手都很難再被允許單場用超過 125 球。

2011 年以降,大聯盟單場用球數最多的前 5 場比賽,都是無安打比賽或是在第九局被打破的無安打比賽。

今年球季到目前為止,只有 5 名先發投手曾單場用球數破 120 球。7 月份,當洋基王牌 Gerrit Cole 對太空人的一場完封勝,用了多達 129 球,那給人的感覺,像是他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10 年前,大聯盟一季有 129 場 120 球的先發場次;等到 2015 年,該數字下降到 40;2019 年,14。

10 多年前,美國知名棒球分析媒體「棒球指南」(Baseball Prospectus)的分析作家 Rany Jazayerli 和 Keith Woolner,做了研究發現,投手過高的用球數,會減少他們日後的投球效力,也會增加受傷風險。美國棒球作家 Joe Sheehan 就認為,Jazayerli 和 Woolner 的研究很可能造成了美國職棒球界對先發投手使用的變革。

「先發投手單場用球數『100』球」從此成為球隊教練決定要不要換投的指標。大家也都逐漸認識並且接納「用球數愈多、投手帶著愈多疲勞投球,就愈有可能受傷」的觀念。

9 月 11 日那天,釀酒人總教練 Craig Counsell 無法預測 Corbin Burnes 會不會在他那場比賽的第 116 球、第 125 球、第 129 球受傷,但他能肯定的是,Burnes 帶著過多的疲勞投球,就一定有比較大的風險。

Counsell 也知道,要是他讓 Burnes 在第九局繼續上場投球,嘗試完成無安打比賽,Burnes 有可能保送連發、他身後的隊友可能發生失誤、對方打者可能一個打席跟他纏鬥 7 球,使得場上的 Burnes 得帶著已經投了 130 幾球的疲勞手臂,追逐一個很重要、但或許不值得用極高受傷風險換取的個人生涯成就。(還記得 2012 年燃燒 134 球完成無安打比賽,球季結束之後就再也沒回到大聯盟的 Johan Santana 嗎?)

要記得,Burnes 今年的投球局數,已經創下他轉成職業球員以後的新高,而釀酒人還需要他接下來在季後賽承擔高張力的先發任務。9 月 11 日他單場用球數 115 球,已是其生涯單場的最多,也是他生涯 38 場先發當中,僅僅第六次單場用球數破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