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7

跨越性別天花板,Liz Mills的非洲執教之路

Glass Ceiling,直譯為玻璃天花板,意思是性別在職場上的限制,在籃球場上,尤其女性執教更是如此,但遠在非洲大陸,澳洲教練Liz Mills努力了十年,終於證明女性一樣能夠執教男籃,並且寫下歷史

作者:hunight

請繼續往下閱讀

JessLin

很激勵人的一個故事!
*第三頁最後一段是:教練席,非“習”
*第四二第二段是:Coach Liz,非“Caoch”

對肯亞男籃總教練,來自澳洲的Liz Mills來說,在非錦賽開始前夕,非洲國家隊教練們齊聚一堂,突尼西亞總教練和埃及總教練張開雙手歡迎她,其他北非國家的成員則面面相覷,有人開口對她說:「WOW,竟然會有女性帶領男籃國家隊。」

 

但在場馬上有人幫她出聲:「她叫Liz,這有什麼好吃驚的?」

 

或許對Liz Mills來說,這句話是她在非洲努力十年,最大的尊重,做為一名女性教練,執教肯亞男籃國家隊,不是因性別而被當珍奇異獸,而是身為女性,能在非洲大陸得到和男性教練同樣尊重。

 

 

Road to Africa

「我在澳洲拿不到一樣的機會。」Liz Mills被問到為什麼會遠赴非洲發展,他回答很心酸,因為在澳洲沒有證明自己的執教機會。「如果我當初繼續待在澳洲,就什麼機會都沒有。」

 

雪梨出生,在雪梨科技大學完成大學學業,拿到運動科學和商學雙學位,並且在雪梨大學拿到教育研究所,早在2001年,她才16歲,就已經在雪梨當地的北郊籃球協會(Northern Suburbs Basketball Association)擔任女子籃球教練,負責的是女子球員技術指導,一擔任就是十年。

 

「別說執教經驗,我連以教練身分加入男子職業球隊機會都沒有。」Liz Mills說,澳洲當時除了男子頂級聯賽NBL,還有大量的次級聯賽,包含位於澳洲西部地區的State League、位在維多利亞地區的Big V League、在昆士蘭地區的Queensland Basketball League、東南方地區為主的South Eastern Basketball League,大大小小次級球隊超過六十支,但沒有一支願意給一個女性教練機會,她要的不是總教練位置,只是教練團一員,但沒人在意她,更沒人給她機會。

 

2011年,26歲那年,她一跳跳進另一個從未想像過的世界,非洲大陸的南端,她妹妹在澳洲主修非洲政治和社會科學,2008年開始,她妹妹就拉著她到非洲考察,Liz Mills說:「那一年我到尚比亞參加一個HIV防治的志工計畫,途中看到了一場當地職業隊的季前賽,那時候他們沒有贏,但打得很拚,我很喜歡他們拚勁。」

 

那支球隊叫做Heroes Play United,Liz Mills自告奮勇,想要幫加些訓練課程,「對方教練答應我,隔天練球讓我負責訓練的前半段,大約一小時,結束第一天訓練之後,隔天起所有的訓練都讓我來負責了,他們問我有沒有興趣待下去?我想了想,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

 

最後,Heroes Play United拿下當年尚比亞聯賽總冠軍。

 

然後,她隔年轉入另一支尚比亞職業隊Matero Magic,是尚比亞當地頗具規模的傳統豪門,但說是頗具規模,其實也就是有球員,有教練,有固定練球,但沒有主客場,每年十多場尚比亞聯盟(ZBA)的聯賽,十足陽春規模的聯賽架構。

 

但最糟糕的地方,才可能會有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機會,「我在尚比亞從2011待到2017年,我帶過他們國家大學代表隊,也當過其他幾個國家職業隊的客座教練,包含納米比亞、南非、肯亞,主要都在非洲南部的幾個國家,我帶過當地職業隊參加非洲跨國的俱樂部比賽,然後加入尚比亞國家隊教練團。」

尚比亞國家隊訓練時的Liz Mills

尚比亞當然不是什麼傳統籃球強權,他們只有打過一次非錦賽,世界排名連在非洲都在底端,但不僅給了Liz Mills機會,更給了她信心,2017年非錦資格結束後,尚比亞未能取得非錦賽資格,Liz Mills開始想著下一步。

 

她說:「2017年後,我非常渴望能在歐洲更強大的隊伍執教,那些有機會打進非錦賽的國家,或是能夠晉級非洲冠軍錦標賽的職業球隊,例如埃及、突尼西亞、摩洛哥、奈及利亞,因此我獨自去了那一年世界盃資格賽首輪,那在突尼西亞,我主動向所有歐洲強權介紹我自己。」

 

和非洲足球偶爾會有球隊能在世界盃踢進16強甚至8強不同,非洲籃球直到近代,都是近乎是個未開化的黑暗大陸,除了少數北非和傳統國家能在聯賽聘請不錯的歐美洋將,各國幾乎都是在非常原始的半職業階段,扣掉過去安哥拉靠著本土聯賽稱霸非洲,近期強權如奈及利亞和塞內加爾,幾乎都大量仰賴旅外球員和海外二代,無論國家隊組訓和聯賽基礎都非常糟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