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7

跨越性別天花板,Liz Mills的非洲執教之路

Glass Ceiling,直譯為玻璃天花板,意思是性別在職場上的限制,在籃球場上,尤其女性執教更是如此,但遠在非洲大陸,澳洲教練Liz Mills努力了十年,終於證明女性一樣能夠執教男籃,並且寫下歷史

作者:hunight

請繼續往下閱讀

JessLin

很激勵人的一個故事!
*第三頁最後一段是:教練席,非“習”
*第四二第二段是:Coach Liz,非“Caoch”

 

但Liz Mills看到這是機會,既然非洲籃球基礎不足,她能帶來的訓練和職業知識能有立竿見影作用,她自己設計一套數據統計系統,放在個人社群,供非洲教練們分享,細項分析和進階數據對於當時非洲來說還是全新概念,也還沒有數據系統公司前進非洲拓荒,她的熱忱和專業當時得到許多非洲國家好評,同時也靠這一套系統,讓非洲籃球圈接納了她。

 

她說:「我在非洲的前幾年確定一件事,非洲球員很願意學習新知識,他們沒有像是澳洲一樣充沛的訓練資源,很多優秀天賦根本沒機會開發,只要能夠帶給他們刺激,他們就會尊重你,無論他們眼前的教練是男性或是女性。」

離開尚比亞後,她被喀麥隆國家隊網羅,因為當時法國籍的總教練Jean-Denys Choulet臨危受命,在第二階段的世界盃非洲區資格賽開打前三天才接下國家隊總教練兵符,他在非洲沒有太多人脈,於是決定找上Liz Mills協助。

 

「我知道喀麥隆的狀況,他們沒有NBA資歷的球員助陣,或許這是我能貢獻的地方。」Liz Mills說:「我們還是有像是Kenny Kadji、DJ Strawberry、Landy Nnoko這些具備歐冠或是G League經驗的球員,加上Nnoko曾是G聯盟最佳防守球員,Jeremy Nzuelie還曾經是法甲男籃MVP,我相信論天分,喀麥隆不會輸給任何人。」

 

喀麥隆是非洲最有籃球天賦的國家之一,但也有著非洲球隊的傳統問題,他們有著很多很優秀的鋒線球員和雙能衛,卻缺少核心,關鍵的Joel Embiid、Pascal Siakam沒幫喀麥隆打過球,老隊長Luc Mbah a Moute已經退出國家隊,即便有著幾個旅歐資深球員,加上Ben Mbala等具有得分能力的鋒線,沒有組織核心,始終很難讓喀麥隆籃球更進一步。

 

距離首戰短短只有三天,接著要連打兩場比賽,面對還是非洲傳統強權安哥拉和埃及,兩場比賽喀麥隆總共輸了11分,即便半年後,喀麥隆以20分之差成功復仇埃及,剛開始的組訓不足卻成了最後落到該屆資格賽複賽分組第三的關鍵,經比較得失分不如競爭對手象牙海岸,喀麥隆無緣2019年的中國世界盃,但這次喀麥隆的經驗成為她下一步重要的敲門磚。

 

 

Glass Ceiling

「在澳洲,女性得不到的機會,竟然最後讓我在非洲找到了,非洲其實對於女性運動一點都不友善,很多國家甚至沒有組成女子代表隊的慣例。」Liz Mills說:「但我愛執教,也想投身教練圈,但如果我是一個年輕女性教練,想執教澳洲男籃,那我想都不敢想,但我卻在非洲找到機會,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這代表什麼?」

 

如果用世界上幾個具有指標性意義的男女平權指數來說,澳洲都是全球前段班國家,與許多歐美相近,但在澳洲,如Liz Mills一樣的女性,卻不敢做著和男性一樣的執教夢想。

但事實上,女性能否在職業運動擔任教練、高階主管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一直是這幾年討論職場性別文化中的核心問題,執教並不需要體能身高,性別理應不是能否執教的主因,但即便就連女性運動產業最發達的美國,女性教練想要執教男籃也難如登天。

 

如馬刺首席助教Becky Hammon已經連續多年在NBA總教練面試中成為陪榜人選,即便有越來越多的女性出現在NBA教練團人選,但始終沒有人跨過那座高牆,甚至更曾傳出女性教練待遇不合理,如2018年華盛頓巫師隊曾聘請華盛頓神秘人隊的後衛Kristi Toliver擔任助教,但第一年的薪水卻只有一萬美元,遠遠低於NBA助教至少六位數薪水的標準行情,原因是WNBA限制球團休季期間能付給球員的額外津貼,而巫師和神秘人屬同一個經營團隊,同樣受到規定限制,導致Kristi Toliver不僅需要放棄WNBA球季外去歐洲賺另一份薪水的機會,連付出專業擔任教練的薪水都被嚴重貶低。

Patty Mills與Becky Hammon

例如近年接任美國女籃總教練的前WNBA球星,現南卡大學總教練Dawn Staley就曾信誓旦旦表示,只要給他機會,她一定能夠執教NBA:「我很有信心,無論是全明星、年度第一隊,我沒問題,我可以站在他們面前,執教他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