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9

王朝末日(二):軟銀揮霍的一指和神話的育成選秀

日本職棒有個很妙的設計,第一輪選秀在重複指名時是使用抽籤而非按照戰績作為排序依據。造就了2016年選秀前一年的日本一球團軟銀抽中了被視為當年最優秀球員田中正義。就算是考量抽籤失敗,也可以利用這個制度搶到一些順序前段的球員。但軟銀球團似乎是嫌自身球團太強,近年的第一指名可以說是亂選一通。

作者:櫻花飛雪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Ching-Hua Lee

健走偏鋒一詞應該是「劍」走偏鋒

2016年選秀,在田中正義競抽過程中第四個上台抽籤的工藤公康監督幸運中籤,讓他「優勝請負人」的名號更加響亮。然而軟銀在抽選的好運就到此為止,2017年清宮、安田、馬場連三抽失利;2018年小園、辰己連二抽失敗;2019年競抽石川昂彌失敗;2020年競抽佐藤輝明失敗。連續四年抽籤失利的場合都見的到軟銀,也讓軟銀錯失了利用制度在上位選秀得利的機會。

曾有人說,軟銀的主體選秀是育成選秀才對。但當這句玩笑話當真時,這就是代表軟銀球團的選秀策略嚴重的失敗。日本職棒支配下名單有著70人的限制,也因此軟銀才會為了增加人才庫在育成選秀大量的撈選珍珠。但對於要建立王朝的球團,選入必須要保障放在支配下名單三年的球員無法擔綱重用,還必須不斷挪出支配下名額不斷地給育成選秀選手轉支配下,足以見得軟銀在支配下選秀上的失敗。

 

 

過度神話的育成選秀

在日本職棒並無薪資上限的限制,所以名單上限才是日本職棒真正的重點。在軟銀必須建置育成三軍和保留轉支配下名額的情況下,必須常態將選手員額控制在65人以上,卻又不能碰到上限70人。老實說能挪出的名單空間實在有限,在季中員額無法減少的情況下,開季之前的名單相當重要。

軟銀近年最成功的育成選秀,應屬2017的育成選秀。六名選秀獲得的育成球員有五名都轉入了支配下(尾形崇斗、周東佑京、砂川Richard、大竹耕太郎、渡邉雄大)。但除了17年之外,軟銀的育成選秀結果也只能說是普普通通。15、16年都是全軍覆沒。14年僅堀内汰門(已離隊)轉支配下,13年雖有三人轉入支配下,但常駐一軍僅有石川柊太,而其他兩人早已離開軟銀。11、12兩年亦是如此。

真正奠定軟銀育成神話的,乃是10年的育成選秀:育成四位千賀、五位牧原、六位甲斐。簡單來說,神話中超強的「軟銀育成選秀」,實際上就只出現了一次。或許17年的育成選秀選手表現也是不錯。但尾形從未站穩過一軍,靠著雙腿佔有一席之地的周東已被看破手腳、大竹已遭棄用,在二軍都勉勉強強;僅剩下砂川Richard正抓著機會成長。育成選秀多年,真正長期作為軟銀主力的實際上就只有10年的那對投捕搭檔:千賀和甲斐。

 

 

揮霍的上位選秀

育成選秀近年來培養不出長期主力,並非軟銀近期疲軟的主因。事實上,當把育成選秀當成解藥時,這支球隊不知道該說是劍走偏鋒還是病入膏肓了。真正讓軟銀陷入困境的,乃是近年來胡亂揮霍的上位選秀。和17年成功的育成選秀顛倒,17年支配下選秀正是軟銀失敗中的經典案例。在王貞治會長的主導下硬是競抽早稻田實業畢業的一壘手清宮幸太郎,而無視三壘手松田逐漸老邁。雖然在抽選失敗後即轉向競抽三壘手安田尚憲,但又再次抽選失敗。不禁會讓人思考,若一開始就直接選擇安田,是否就不會有後續的問題了?

然而悲劇還未結束,安田競抽失敗後軟銀再次和阪神在第三次競抽槓上爭奪投手馬場,而這次輸家依然是軟銀。在三抽盡墨的情況下,軟銀神之一手般的挑選了名不見經傳的吉住晴斗。而吉住在進入職業後的三年內毫無發展,最後在球團的安排下於去年底轉為育成選手繼續努力。

這一年可以說是軟銀亂選的極致。縱然當年軟銀重新登頂,戰力堅強。也不該是亂選新秀,讓好手流入他隊的理由。雖然二指高橋礼讓選秀加分回來不少,但仍無法掩蓋一指選擇清宮的愚蠢行為。為何會如此強烈批評?第一,清宮雖然在高校時期刷新累計全壘打紀錄,但對戰對手和場地條件不能一概而論;第二,清宮是個守備差勁的一壘手,偏偏棒球的世界最不缺乏的就是重砲一壘手。在明顯三壘「熱男」松田(當年34歲)急需接班人的情況下,軟銀球團仍因王貞治會長(早稻田實業校友)的喜好而選擇了清宮幸太郎。反而是在三輪選入的外野手增田珠讓其改練三壘,打算將其培養為接班人。

 

 

改變規劃但卻事與願違

18年,在農場養了一票三壘接班人但是成效都不彰的情況下。決定在第一輪指名小園海斗(游擊手),並計畫讓容易受傷的主戰游擊今宮在未來轉任三壘。但事與願違,在野手抽籤中總是失敗的軟銀一如往常地又抽籤輸了。雖然最終在外外一指拿到當屆大學球界最優秀的後援投手甲斐野央,但在野手上面高順位天分不足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