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11

沒有你我們反而更好?澳洲男籃和Ben Simmons之間的互斥效應

在沒有投射能力且習慣執行快節奏與一球在手的情況下,無論是就數據的方向來看,還是單純以戰術定位的角度切入,就現階段來看Simmons和澳洲國家隊的結合,基本上很可能會是以悲劇收場...

作者:Thousand

這篇文章寫完的日期其實是去年的9月17日,但直到隔年2月11日Ben Simmons的鬧劇才總算告一個段落...

2020年東京奧運男子籃球項目,最終由美國拿下金牌,法國與澳洲則分別拿下銀牌與銅牌。若我們將時間倒轉回2019年世界盃,澳洲也同樣有相當出色的表現,只是距離奪牌還是差了那麼一步。

Boomers過去幾年一直被認為是奪牌的重點球隊,尤其他們陣中擁有包含Patty Mills、Aaron Baynes等雖不算球星,但仍有不少知名度的球員們,卻直到今年的東京奧運才總算拿下銅牌。這也不免讓人好奇,若本文主角Ben Simmons未來有一天正式投入Boomers的陣容後,這支來自大洋洲的隊伍能夠提升到什麼境界?

近年澳洲職籃NBA在國際的知名度逐漸提升,甚至超越歐洲聯賽成為全世界第二大的男子職籃聯賽。在職籃生態蓬勃發展下,澳洲籃球的影響力更早已不止本地,就連NBA的球探也開始將目光轉向這個和美國有著相同語言,且具備高水準資源和環境的職業聯盟。

上個球季在休士頓有著出色表現的Jae’Sean Tate,就是曾在NBL出賽的受惠者。而像是LaMelo Ball與RJ Hampton這些年輕球員,也都曾放棄加入美國大學的機會,就為了能遠赴澳洲打球掏金,並在此過程裡提升比賽經驗成為進入NBA的養分。儘管目前為止的樣本數不多,但就最終實質結果來看,那些曾在澳洲出賽過後前往NBA的球員們,截至現在的表現都在水準之上。

只是今天我們所要討論的並不是澳洲職籃,而是希望透過他們在國際賽場上的表現,來看這支具備強大潛力的國家級球隊,是如何在這幾年利用系統的延續性,結合球員特性掌握和策略應用,才達到現在的高度。

澳洲男籃的奪牌起飛期,至今為止需要分成兩個階段,第一個是由Andrej Lemanis執教的2013-2019年時期,第二個階段則是Brian Goorjian掌兵符的現在。

當談到現代籃球的球風趨勢時,一般人腦袋中會浮現什麼?相信不少人會給出其中兩個答案:三分球和擋拆。確實就這幾年NBA的趨勢來看,外線運用已經是每支球隊在建構球風時的基礎,且倘若你的球隊中擁有一名能得分和傳球的後衛,搭配可以在掩護後下滑的長人,擋拆自然也會是必要的進攻武器。

然而若我們看到澳洲的比賽,卻似乎只看到三分球以及擋拆的「虛影」,實際上這些元素只是球賽的「一部分」而非主軸。Lemanis在擔任國家隊主帥時,主要所施行的目標還是希望Boomers能夠真正達到”Flow Game”,也就是讓球權不停流動,透過轉移與跑動的方式去製造好的出手空間。

Lemanis掌旗的那幾年不斷在球隊中導入”Advantage Basketball”的觀念,希望藉由空切與掩護的搭配去扭曲對手的防守,幫助球員們可以在接獲球權後得到最好的機會去進攻,無論是從內線去滲透,還是藉由外圍的導傳得到跳投空間,都會是這種「優勢籃球」想要達到的成果。

這種把球權轉移當成優先順序的進攻,也同時被另一個名字所為人熟悉,”Motion”正是在Boomers裡頭非常重要的進攻指引。許多人會認為Mills是Boomers最重要的進攻箭頭,這點其實只有說對了一半,因為不管Lemanis還是Goorjian都是利用另外四個人,以利創造出Mills能力最大化的環境,這點跟Mills自己創造出讓他在國際賽上大殺四方之間,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相比如美國是利用後場及側翼個體的身材優勢結合機動性,去得到包含Pull up或者擋拆後跳投,或者像法國利用大型掩體來製造擋拆後的錯位。澳洲更多是利用跑動與掩體的合作,來取得在內線得分的機會,或者可以從外圍接應出手的空檔,而Mills就是在這個體系下的第一得分選項,也因此比起前兩支隊伍,Boomers的風格反而顯得更加均衡。

從2019年的世界盃到剛結束的東京奧運,澳洲男籃雖然有易帥卻沒有在站位上有太劇烈的更動,在半場的Set up上,大多都還是以Corner的站位為主。

Baynes受傷之前大多都會由他擔任第一道掩體,主要是為了先幫助Mills或者Matthew Dellavenova等進攻發動點擺脫對位防守者。接著包含站在低位的Jock Landale與弧頂Joe Ingles,就會開始製造在內線的掩護,或者開始在掩護之間穿梭,同時在每個原本設定的內外位置跑到點,藉由球權的轉移導傳到最好的出手位置。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