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9/17

是在救台灣籃球還是成為下一個ABL?談T1 League與P.League+的球員身分認定與洋將制度

兩大職籃聯盟的成立宗旨,都是期望幫助台灣籃球進步,甚至喊出「自己的籃球自己救」的口號。但是就他們目前的政策方向看來,似乎正在複製ABL的模式。這麼做真有助於台灣籃球進步嗎?

作者:EdotTdot_4

跟著安迪聊運動

T1開放亞洲外援我個人覺得並無不妥,原因在於T1的本土球員人手相較於PLG真的沒有那麼足夠,特別是最後才加入的兩支球隊桃園雲豹和台南。

對於T1來說,如何做出跟PLG的差異化也是他們未來急需努力的方向,至少亞外就是一個可以發揮的空間。的確,培養本土球員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塑造出更強的競爭環境讓他們自己去爭取上場機會,或許比起單純用規章來保護他們來的重要,就像當年SBL要不要開放雙洋將是一樣的問題,如果無法在職籃生存,那麼SBL是否才是這類型球員應該選擇的舞台呢?

EdotTdot_4

1.所謂產品差異化,係指生產者或服務提供者,生產或提供具有市場區隔性的產品或服務。但亞洲外援和一般外援究竟有何不同,明明都是洋將,為何要刻意進行標籤化?

2.NBA是個國際化的聯盟,聚集了世界上最強的球員,基本上就是個讓世界上所有球員一同競爭的舞台,台灣球員也在和世界上其他球員,也就是所謂的「洋將們」一同競爭進入NBA殿堂的機會,但NBA發展至今經過75年,卻沒有任何一位台灣球員進入NBA的正式名單當中。棒球還有陳金鋒、陳偉殷、林子偉、張育成…等諸多台灣選手可以在MLB征戰,反觀籃球項目卻沒有任何一人順利站上最高殿堂,這說明台灣籃球員和洋將仍有一段差距,這也是為什麼台灣的職業聯盟要設立規範限制洋將名額的原因。

3.想要培養本土球員競爭力,並不是直接將他們和洋將放在一起較量,就可以自然而然提升競爭力。本屆奧運郭婞淳能奪下舉重金牌、射箭和桌球團體項目能夠奪牌、中華隊得以創下史上最佳成績,除了歸功於選手的努力訓練,更是因為背後政府的資金挹注、科技團隊的資源投入,幫助台灣選手打敗外國選手。但是國內籃球運動上,卻沒有那麼多的資金挹注或科技輔助,只是要求本土球員自己想辦法土法煉鋼,就要他們上場和洋將競爭?

4.至於所謂「T1球員人數不足」的問題,今年三聯盟所有選秀球員落選球員加總將約50人,每年UBA也有很多畢業生,先前也有不少經歷短暫球員生涯就淡出SBL、P+舞台,得不到新的合約的球員,他們究竟是實力不足,還是被低估而苦等不到機會?

跟著安迪聊運動

先說每個人想法不同、立場不同沒有對錯,我也只是單純分享我的看法,大家一起互相討論。

對我來說,亞洲外援能夠促進亞洲各地區籃球文化的交流,過去中國也是,現在日本也是如此,若要說直接一點,以現在T1球員的素質和整齊度,如果少數球隊沒有亞外的加入,實力明顯會有更大的落差,作為球迷我實在不會想經常看到大比分被屠殺的比賽。

再來反過來思考,為什麼三聯盟會有這麼多球員選秀落選,明明有這麼多的就業機會,為什麼球團就是不選?甚至打一兩年就被釋出,恕我直言,就是球員的實力未具備職業的水準。若將台灣現在三個聯盟做出差異化,我會期待能像金字塔般一樣,SBL這種半職業化類似業餘型態的聯盟,可以給予更多年輕球員機會,當然都有可能發現、培養出璞玉,有能力的人自然而然會被看見,就有機會往更高的殿堂走,如T1、P.League,作為球迷大家都想看到最精彩的球賽,我相信過去幾季有雙洋將的SBL就證明了這一點。

EdotTdot_4

@跟著安迪聊運動
1.在各隊本土戰力有段明顯差距的情況下,除非實力較差的球隊一定能夠補進戰力較佳的亞外,否則強者恆強,弱者恆弱,但這種假設成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再說,籃球是一項團隊運動,即使找到強大亞外,也必須磨合順利才有助於提升戰力。只能說想藉由亞外平衡戰力的邏輯,真的十分天真。

2.選秀基本上只是參考過去表現,預測球員未來進入職業聯盟的發展評估,不代表雀屏中選的球員一定能發光發熱,落選的球員又一定無法在更高層級生存,否則NBA怎麼會有出現這麼多水貨狀元,像Ben Wallace、林書豪的這類的勵志故事為何又一再重演?更何況NBA是長年派駐球探觀察潛力新秀,台灣大多球隊只是倚賴選前的面試與體測就直接選秀,NBA評價球員都沒那麼準確,台灣卻可以?那林韋翰的例子又該如何解釋??2009年SBL選秀會上,林韋翰並未獲得青睞,結果後來成為SBL助攻王,甚至進一步CBA,還成為首位在CBA締造大三元的台灣球員,他也是今年幫助中華隊爭取到亞洲盃門票的功臣之一,「落選的球員的實力就是不具備職業水準」這種論點未免太不尊重那些為籃球付出一切的球員!

艾瑞克在上海

感謝好文分享。
您文中點出的問題和迷思,絕大部份看法和我相似。

1.為了讓球賽更好看,使用非本國籍球員無可厚非,但是就以兩職業聯盟目前的外援政策看來,確實對於本土球員的發揮和養成,沒有太大幫助,這點尤其以T1更加嚴重些。
2.我也不認為硬要將”純”洋將和亞洲外援區劃分開,有什麼太大意義。現今亞洲籃球海外傭兵市場上,很多所謂的「亞外」,也都是東南亞與西方國家的混血後裔,長相上與我們認知習慣的黃種人、東亞人,其實也沒那麼相像。
3.想利用亞外來吸引更多在台灣的外籍勞動者(移工+看護…等)或新住民(東南亞籍配偶)進場看球,這點的思維看似很OK,不過仔細思索後其實未免有些太過理想化,甚至我個人認為有點荒唐。
就像你寫到的,能夠有多少個Romeo可以被複製?現在各隊接觸的菲籍亞外成員當中,是國家隊主力?還是個人魅力有辦法比照Romeo?還是赫赫有名的超級新星?再者,東南亞國家除了菲律賓以外,不論泰國、越南、印尼,國民最Popular的運動都不是籃球,而根據政府官方統計數據,在台灣的外籍勞動者+新住民人數,菲律賓就是排在印越泰之後。最後,您也提到了平均工資,我也納悶了,究竟這些T1聯盟口中的”可開發”市場的球迷,實際上有錢、有時間能夠常態性買票進場支持本國球星的,有多少?更何況買票進場後看到的,很可能因為規定限制下,也不能打滿整場(甚至只能打半場球)…
4. 「使用大量外援+亞外,可以平衡各隊實力差距。」這個論點乍看之下沒問題,不過我認為是個迷思。如果,現在聯盟檯面上本土球員質、量都最佳的台啤英熊隊or高雄海神隊,砸大錢、也用對的管道補上了最強最好的4外援+2亞外(規章可找尋人選的上限),那請問,實力較弱的後面四隊,特別是桃園雲豹和台南隊,要怎麼玩下去?難道聯盟上位者一定就認為就是弱隊會補到更好的洋將?這思維太奇葩!

點出一點稍微不同看法之處:
ABL之所以沒辦法復賽進而成為”準倒閉”狀態,我倒認為和大量使用非本國籍球員比賽的影響沒那麼大,主要還是因為疫情時代,跨國聯賽真的太難舉辦,即便是用”泡泡”也一樣艱難。各國實施邊境封鎖政策和入境長天數隔離,要飛來飛去打比賽,真的窒礙難行。

ps.小小糾正一下,有錯別字:” 各個族群的消費力熟高熟低…”,是「孰」喔XD

小小看法交流。

EdotTdot_4

謝謝您的熱心提醒與回覆,您提出的見解與觀點非常有道理!

至於ABL遲遲未能複賽的部分,確實如您所言,礙於各國狀況與規範不同,實務層面存在諸多窒礙難行,然而,若是ABL和NBA一樣受歡迎,能夠創造極大收益的話,或許聯盟官方與各球團也會想盡辦法克服這些困難吧。

2020-21球季PLG球隊 洋將出手占團隊總出手比率 洋將得分占團隊總得分比率
臺北富邦勇士 31.08% 37.46%
桃園領航猿 33.55% 41.63%
彰化台新夢想家 45.93% 47.44%
新竹攻城獅 33.92% 40.22%

 

2020-21球季SBL球隊 洋將出手占團隊總出手比率 洋將得分占團隊總得分比率
裕隆納智捷 9.95% 12.29%
桃園璞園 18.69% 22.90%
高雄九太科技 25.89% 30.40%
臺灣銀行 13.40% 13.60%
台灣啤酒 19.05% 19.99%

 

請繼續往下閱讀

T1首季大量開放外籍球員加入的目的,就是為了快速平衡各隊戰力,這項政策將使洋將對比賽的主宰力提升,反面來說就代表本土球員對比賽的影響力下滑,這意味著球團在簽約補強時,或許會更傾向投資在能夠左右勝負的洋將身上,並節省在本土球員方面的支出,因為屬於綠葉的本土球員較容易找到替代品。或許礙於薪資上限(如PLG為月薪三萬美金),洋將的薪水不會有太高的起伏,但是球隊仍可能從本土球員的薪資節省成本,當本土球員的數據不夠出色,該如何爭取更優渥的薪資待遇。長久下來,可能導致本土球員薪資停滯不前。

在這種制度之下,似乎也對培養中華隊未來人才幫助不大。本次亞洲盃資格賽外卡戰,中華隊雖然險勝關島順利晉級,卻也顯露不少隱憂,陣中雖然有像是籃板好手周柏臣、李德威,或優質射手李啟瑋、黃聰翰,但全隊除了幾位CBA台將,缺乏具備自主進攻能力的球員,逼使Charlie Parker教練寧願犧牲部分防守,也不得不擺出小球陣容應戰,凸顯出國內聯賽對於培育技術全面的球員的環節有待加強。

中華隊已經擁有很棒的功能型球員,卻缺少出色的核心球員,然而,這種將大量球權集中在洋將手上的制度,只會製造更多角色球員,難以解決中華隊的燃眉之急。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此外,T1還表示設立亞洲外援,有助於吸引來自東南亞國家的觀眾進場,尤其台灣有相當多的外籍移工。不過除了菲律賓以外,包含目前台灣外籍移工人數最大宗的印尼和越南,東南亞國家大多偏好足球或羽球。儘管2015年瓊斯杯,場館因Terrence Romeo而被菲律賓球迷擠爆的場景,令人印象深刻,但不是每個亞洲外援都像Romeo那麼有名。而且T1若想向外籍球迷行銷亞洲外援的表現,勢必得建立外文官網,但T1目前連中文網站都沒有,更別提建置外語的宣傳管道。

退萬步言,在台灣球迷蘊藏極大開發潛力的同時,卻將目標放在搶攻外籍移工市場,真是個明智的商業決定?根據勞動部民國109年移工管理及運用調查統計結果,109年6月從事製造業及營建工程業移工總薪資平均為新台幣28583元,外籍家庭看護工總薪資平均為新台幣19918元,反觀行政院主計總處所公布的民國109年薪資結構資料,台灣國民總薪資平均則為新台幣54160元,各個族群的消費力孰高孰低,應該是一目瞭然。

放棄培養一位本土球員,贏得更多台灣觀眾認同而消費的機會,轉而將名額讓給亞洲外援,期待吸引外籍移工的關注,從商業角度思考似乎不太合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探討T1的洋將制度與行銷策略,不代表PLG的洋將規範完美無缺,實際上仍存在某些不盡完善之處,例如「第四節只能使用單洋將」的政策,目的是為了讓更多本土球員能在關鍵時刻承擔球隊勝負。然而,一場比賽總共有四節,每節的比賽時間都是一樣的,第四節對於比賽勝負的影響力,和前三節並無不同。本土球員需要磨練在決勝關頭如何穩定軍心,難道就不需要學習如何在開局先聲奪人,或是在中場休息過後如何重整旗鼓嗎?

 

如果大量引進外援、非本國籍的亞裔好手及混血球員,能夠打造出內容精彩、吸引觀眾的高優質比賽,那麼ABL早該取得極大的成功,而不是在受到疫情衝擊後便一蹶不振,停擺至今超過一年仍遲遲無法復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