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9

[奧運馬拉松故事10]1904 聖路易奧運馬拉松-搭便車、野狗追、喝老鼠藥,史上最瘋狂的馬拉松

那是個還沒有禁藥概念的時代,人類能否承受這40KM的挑戰仍在質疑中;加上賽會組織鬆散沒經驗,選在下午的高溫下起跑、全程僅設一個水站;選手搭便車、喝老鼠藥提神、摘路邊果子當補給、被野狗追、躺下小睡一會,如今看來荒唐匪夷所思的狀況,在當時卻真實發生,馬拉松賽事成了人類體能極限測試的實驗場。

作者:詹阿智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奧運馬拉松故事10-1904 聖路易奧運

聖路易奧運馬拉松,是奧運馬拉松史上以瘋狂過程出名的一屆。比賽於攝氏32度下起跑,在一路塵土飛揚的鄉間路前進;32名選手在糟糕規劃與嚴苛外在環境雙重考驗下,高達18人棄賽(完成率僅有44%),也是完賽率最低的一屆。

那是個還沒有禁藥概念的時代,人類能否承受這40KM的挑戰仍在質疑中;加上賽會組織鬆散沒經驗,選在下午的高溫下起跑、全程僅設一個水站;選手搭便車、喝老鼠藥提神、摘路邊果子當補給、被野狗追、躺下小睡一會,如今看來荒唐匪夷所思的狀況,在當時卻真實發生,馬拉松賽事成了人類體能極限測試的實驗場。

讓我們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背景

1904年第三屆夏季奧運會,是首次離開歐洲大陸,來到美國聖路易舉辦。

其實原先是由芝加哥取得主辦權,但碰上同年聖路易也要辦世博會。聖路易世博的主辦方,不希望在世博進行時期,同時有另一項國際賽會也在美國,於是他們想讓奧運改到聖路易來舉辦。

為了讓這個目標達成,他們先計畫了聖路易世博會自己的運動競賽活動,並告知芝加哥奧運組委會,這樣發展下去,將會使芝加哥奧運會相形失色。

這狀況迫使當時國際奧會主席古柏坦必須介入,最後將奧運的主辦權改給了聖路易,也讓連兩屆的奧運會都在世博會的期間,在同城市進行。(上屆是巴黎)

而組委會原本承諾會安排一艘船,走訪歐洲各主要港口,接歐洲各國運動員一起到美國,參加首場位在歐洲外的奧運會;但當時因日俄戰爭造成歐洲情勢緊張,最終並沒有兌現這個承諾。加上自行前往美國中部的聖路易交通不便且所費不貲,最後僅有少數非美國或加拿大之運動員前來,連現代奧運之父-國際奧會主席-古柏坦都未出席聖路易奧運會。全部651位選手中,僅62位不是來自北美洲,甚至有些項目成了僅有美國選手參賽的國內賽。

主要比賽場地在Francis Field,現在是聖路易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校園的一部份。當時奧運的體育競賽,就像是眾多世博會活動的一部分,賽事受關注的程度,被其他許多展覽活動所掩蓋。

奧運會是自本屆起,才確立了用金、銀、銅三個不同顏色獎牌,來表揚前三名的選手。在此之前是頒給第一名銀製獎牌或其他獎盃、獎品。

1904年聖路易奧運男子馬拉松

1904聖路易奧運節目冊

舉辦日 Aug 30 1904  PM3:00

距離約40km(24.85miles)

路線:由Francis Field體育場起跑,繞跑道五圈後,跑往郊區,沿途會經過七段坡,再回到終點體育場。

來自4國32位選手參賽,僅有14位完賽,繼四年前巴黎奧運後,再一次因主辦方糟糕的規畫,形成一場狀況連連的怪奇賽事。

美國選手Arthur L. Newton,是唯一一位上屆巴黎奧運馬拉松的參賽者。

過去三屆波士頓馬拉松優勝1902- Sammy Mellor、1903 -John Lordon、1904 Michael Spring也都前來參賽。

其他選手中,還包含首兩位參加奧運會的非洲選手-來自南非Tswana部落的 Len Tau 與 Jan Mashiani。他們本是從南非來聖路易參展世博會的團員,每天兩次在數千名觀眾面前,重演荷蘭殖民者Boer人與大英帝國之間的第二次Boer War波耳戰爭(1899~1902)。兩位都是真實曾服役於戰時,擔任長距離傳令兵的工作,臨時決定報名參加奧運馬拉松賽事。

奧運史上頭兩位參賽的非洲人

賽況描述

開賽溫度高達攝氏32度。

跑者先繞體育場跑道五圈,Frank Pierce 是第一位參與奧運會的美洲原住民,在開賽時短暫取得領先;後面緊跟著Arthur Newton、Thomas Hicks、Sam Mellor三位美國選手。

但跑到第三圈時,另一位美國人Fred Lorz取得領先;他是一位磚瓦匠,擁有短跑選手的強壯肌肉,且在前兩屆波士頓馬拉松獲得前五名。

五圈完成,當選手離開體育場,這時竟發現他們跑在前導車前方!!!

接下來的路線跑在鄉間塵土飛揚的道路上,而官方人員(包含工作人員、記者、裁判等)乘坐的車輛就在選手前後方不遠處,車輛駛過造成的灰塵雲,讓選手呼吸困難,加上高溫高濕環境,對跑者是極大考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