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2

激戰2001,Iverson與他的對手們之一:被誤解的畢業生Vince Carter

2001年,Jordan再度宣佈高掛球衣之後的第一個完整賽季,兩個志在聖杯的得分好手的巔峰較勁。但在關鍵的第七戰早晨,主角之一的Carter卻不見人影?

作者:willyt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好文!

其實這個球季之前,Iverson離被交易到洛杉磯快艇就只有一步之遙。情況緊急到他必須衝進老闆Pat Croce的辦公室當面溝通他的心情。Iverson的優秀絕對是教練Larry Brown都舉雙手認同的,但Iverson對於團隊的理解異於常人也是Brown最頭痛的問題。但在這個球季之前,在Pat Croce的斡旋下,幾個贏家冰釋前嫌,為了贏球而努力,讓七六人打出了自1982年奪冠賽季以來的最佳表現。

 

雖然所有人都很懷疑一個始終找不到場上第二人的七六人到底能在東區走多遠,但Iverson用場均31.5分6.5助攻2.5抄截,四場比賽令人信服的跨過了去年沒能跨越的Reggie Miller晉級到第二輪。但在Iverson眼前橫柴入灶的,則是Jordan在北卡的學弟,半人半神Vince Carter。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每一分,都是揮灑血汗而得。

 

事實上這個系列賽當中,七六人打得非常辛苦。這系列的Carter與Iverson絕對是平分秋色的宿敵。尤其是雙方各自拼上了自己的肌肉棒子們來對付對手的尖刀,讓他們的單打都是用汗血一分一分換來,而非任何的僥倖。尤其是第二場比賽的Iverson在系列賽第一場輸掉的情況下用自己不服輸的韌性,出手三十九次拿下了54分,證明自己的東區第一貨真價實。但第三場比賽回到多倫多,則是Carter在多倫多父老鄉親的面前,出手29次拿下50分,可謂是真正的單打大戰。

 

 

但雖然說都是單打大戰,細節還是不一樣的。Carter善於使用的是45度角的高掩體,用自己伸縮自如的射程來牽制對手的防守陣型,伺機決定要如何解決對手。而Iverson雖然使用的也是掩體,但他通過更多的雙擋,爭取的是一次第一步或是重心的偏差,來爭取切入或單打的空間。

 

 

在七六人球員將士用命在第四場扳平系列賽後,第五場比賽David Stern正式將2001年的NBA MVP獎盃,親手頒給了他心中的壞孩子Iverson。Iverson不僅靠著他的手舉起了獎盃,他還再度拿下了52分,在場上證明自己絕對不是僥倖。這一晚的他遠投近切無往不利,無論是招牌的雙擋掩護後單檔,還是一對一的單吃,多倫多用盡了所有的防守球員都擋不住這個 180公分的玉米頭。

 

 

第六場比賽,多倫多暴龍拒絕提早在主場結束球季,在Vince Carter 39分的帶領下,先發四人得分上雙,將比賽再度帶回到費城的生死舞台。但一個影響Vince Carter一輩子的決定,正悄然發生。

 

 

價值與勝負,真的不可兼得?

 

很多台灣球迷只記得Carter第七場在底角的三分失手,但卻不記得這場比賽輸球,對Carter引來的怒火。

 

 

事實上這場比賽的比賽開始當天早晨,應該在客場隨隊的他甚至不在費城!他回到了他的母校北卡,回學校拿到他提早離校棄學後補修拿回的學位。而匆忙趕回費城的他,在割喉戰僅僅繳出18投6中,三球三分盡沒的糟糕手感。

 

暴龍球迷在後來Carter自請離隊的時候報以各種噓聲與汽水,對他下定決心離開忠實支持他的多倫多甚至加拿大父老兄姐們,各種難言。但事實上,種下第一道傷痕的起始點,就是2001年第二輪割喉戰。

 

事實上,Carter是個公關形象滿分的乖寶寶,更是黑人運動員之中敬業的典範。但在關鍵的第七戰前的清晨,他並沒有隨隊在費城,而是選擇回到母校北卡參加畢業典禮。對於一個1995年才成立的擴編球隊而言,在費城的第七戰,又是對上同分組的強敵,Carter為了參加畢業典禮告假離隊這件事情,他遭到了教練Wilkins、部份隊友以及廣大多倫多球迷的不諒解。

 

"A lot of people might think as long as you did all the requirements, so what about walking?" Carter said. "Well, it doesn't work that way in my family. It doesn't work that way in my mind." Walking in the ceremony "was just as important to me as playing."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