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4

「Not Black Enough?」 - Juan Toscano-Anderson的尋根之旅

奧克蘭是一個多元族群融合的地區,在這裡擁有混合的背景並非異事,對於種族的歧視與對抗相對來說已經非常「和平」。然而除了面對外在的壓力,族裔融合的孩子往往會遇到內在的認同問題,不知道自己屬於那裡,又該給自己什麼族群認同。

作者:JC 江納森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仔細端詳 Juan Toscano-Anderson 的五官與膚色,其實不太容易直接以外貌判斷他所謂的「族裔」。也許從「Juan」與「Toscano」的名字與姓氏來看,我們可以知道他的拉丁美洲背景,但我們也可以從他的複姓「Anderson」上了解,他可能不是「道地」的墨西哥人。

「我並不會說我不接受墨西哥文化,只是我與我的墨裔關係是很特殊的。」Toscano-Anderson 的母系家族自 1940 年代從墨西哥移民到美國,自此就定居在西岸奧克蘭。「我從小身長在墨西哥的家庭裡,我知道我是墨西哥人,我知道我的家人是墨西哥人,我也很喜歡墨西哥的傳統。但不一樣的是,我並不是在墨西哥文化、語言、習慣的環境之下成長的,我是在美國城郊文化長大的孩子啊。」

-

奧克蘭是一個多元族群融合的地區,在這裡擁有混合的背景並非異事,對於種族的歧視與對抗相對來說已經非常「和平」。然而除了面對外在的壓力,族裔融合的孩子往往會遇到內在的認同問題,不知道自己屬於那裡,又該給自己什麼族群認同。

Toscano-Anderson 的生父是非裔美國人,而他在生活環境中除了家人之外,接觸的大多是非裔族群,聽著饒舌樂,在「the hood」(非裔美國人俚語中的族裔小社區、聚集地)生活、成長。然而混血的孩子所遭遇到的種族歧視也與一般移民不太相同,他們除了面對針對特定族裔的偏見之外,也會在不同的族裔中遇到排擠,非裔族群說他不夠「黑」,墨裔族群也嫌他不夠「拉丁」。

接受這種批評的人不會好受,對於正在成長階段形塑「自我認同」概念的孩子來說更是困難,他們沒辦法從族裔這種分類建立自我概念。「這樣你們就有兩種可以感到驕傲的理由了。」單親撫養四個孩子長大的母親 Patricia Toscano 給他孩子的最佳建議就是去思考、接受這種身份的光明面:「我總是這樣告訴他們,也總是試著灌輸他們這個觀念,至少讓他們知道,混血的身份並不會讓他們擁有的更少。」

-

或許這也是他在進入勇士隊後選擇背號 95 號的原因,紀念他真正的根:東奧克蘭的 95 大道。

「我有點厭煩去迎合所有人的生活了。最終,我認可了我自己。我知道我擁有的是專屬於我自己的『分類』。我不再試著去告訴別人我是黑人或我是墨西哥人。」

「我可以在黑人社區裡處的自在愉快,我也能在一場屬於墨西哥女孩的成年禮中說著西班牙話,我是可以很多元的。我開始接受自己。我是 Juan,那個混血的孩子。」

「我有那種總是想要跟別人競爭的『癮』,不論是比誰的碗洗得比較快,誰從A點到B點比較快,還是誰最先投進100個三分球,我就是喜歡跟別人競爭。這是驅動我的動力。」

Toscano-Anderson 的韌性來自於母親 Patricia。為了養家,Patricia 需要身兼多職,也造成JTA的求學階段時常遲到,不少課程也因此缺席。而艱困的處境在他們的住所遭遇祝融之災後更加艱困,讓他們居無定所,甚至需要住在車上。「當然我有原生家庭,但是你知道的,誰會想帶著孩子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求助?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的自尊或是什麼的,但我從不後悔。」

這種「多元性」與「競爭心」創造了屬於 Toscano-Anderson 的「分類」,也成就了現在的他。

-

「哇!我得擊敗這麼多孩子嗎?」JTA 在學校老師兼勇士名宿的妻子Willhemina Attles的介紹之下參加勇士舉辦的青少年籃球營隊,也開啟了他在籃球場上的草根競爭之路。他在馬奎特大學畢業後落選,隨即加盟墨西哥職業隊,回到家人家鄉墨西哥的頂級職業聯賽LNBP。

他在第二個LNBP職業球季開始加入Fuerza Regia後收穫豐富,2016、17球季拿到明星賽MVP,2018成為例行賽MVP,也在17、19年拿下兩座聯賽冠軍。然而一連串的成功之後,他回到美國參與勇士隊發展聯盟的測試會中被選中,放棄在墨西哥的成就與更高的薪水,選擇與發展聯盟聖塔克魯斯勇士簽下合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