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5

借鏡Laver Cup,WTA的「歐洲vs世界」團體賽會長什麼樣子?

在近年美網過後,接著登場的便是由歐洲對上世界其他地區球員的Laver Cup。儘管今年因為少了三巨頭而讓關注度減少,這種歐洲vs世界的模式,搭配了各位球員平時亦敵亦友的關係,的確製造了話題性。那麼,如果WTA要舉辦類似的賽事,會有什麼樣的陣容或話題性呢?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毫無疑問地,Laver Cup這些年的確有了不錯的效果。雖然主辦方過度依賴三巨頭,特別是Roger Federer的人氣來支撐賽事此事就長期來看並非理想,但即便巨頭們步入生涯黃昏,Laver Cup仍然具有一定的話題性和進步空間。例如:誰不想看看過去恩怨繁多的Daniil Medvedev與Stefanos Tsitsipas兩人,在這賽事中可不可以組雙打呢?

ATP近年在發展團體盃賽為了博取更多人氣以及鼓勵高排名選手參賽,除了與澳洲網協與以Federer與其經紀人Tony Godsick為首的經紀公司Team8力推 Laver Cup,也與澳洲網協在澳網前加入了ATP Cup的賽事,取代了在2012年之後就消失的ATP World Team Cup,試圖以這用國族認同為號召的新賽事取代澳洲夏季硬地賽和男女合體的Hopman Cup。而儘管對於這些賽事的質疑不斷,其中包括了Laver Cup的比賽納入正式統計等,但無論是Laver Cup或ATP Cup,的確替ATP帶來了不小的助益。

相對之下,女子網球除了ITF舉辦的Billie Jean Cup(前身為聯邦盃),是沒有大規模的團體盃賽。尤其少了Hopman Cup後,除了表演賽性質的World Team Tennis外,就真的沒有額外的團體賽事。當然,如果要舉辦團體盃賽,WTA的賽程勢必要修改,而時間上也要精心選擇。以本周來說,現在WTA正在舉行500級的Ostrava女網賽,而且參賽名單豪華。所以WTA如果真有心想舉行,時間非常重要。然而,如果只考量賽事分隊模式與選手組成,其實WTA的條件比現行的Laver Cup可能更為恰當。

Laver Cup雖然表面上引領風騷,然而未來卻有不少隱憂。首先,從ATP近年的推銷來看,儘管他們試圖要把Tsitsipas、Medvedev和Alexander Zverev等輩推銷成下一個巨頭世代,事實上他們的推動並不算成功,新生代年終賽的受關注度也因為賽制和選手名單而未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因此即使新生代選手逐漸成氣候,在人氣或行銷上仍舊遠遠落後於三巨頭。

此外,即使Federer沒有參賽,ATP在Laver Cup的行銷與推廣仍舊借助Federer的參與,來製造熱潮。這也顯示ATP在發展與行銷上,仍舊過度仰賴Federer的高人氣,或許短期內可以吸引目光,但長遠來看,若巨頭們不再打Laver Cup,而同樣也是話題性十足的Kyrgios也遲遲無法兌現天賦,新生代選手也沒能複製前輩們的人氣(更不用說Tsitsipas和Zverev各自有場上言行觀感不佳與家暴的問題),日後的Laver Cup要如何存活下去?

而且,我們還要考量男子網球就整體實力而言,歐洲選手群即使少了三巨頭,仍是頂尖選手集中之地。或許之後會有變動,但就目前來看,歐洲隊的優勢大概還會持續好一陣子,而假設主辦方想要維持Laver Cup,雙方實力差距勢必要更小。

相對之下,WTA雖然在Serena Williams式微後,沒有歷史性的偉人可以撐起大旗,然而橫跨各大洲的中新生代選手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浮現,每位選手之間的競爭也非常激烈,就整體強度來說,或許歐洲仍然是實力較強,但差距相較之下並沒有男網那般懸殊。當然,體育觀眾系統性的性別差異仍舊是一大問題,然而就選手實力和行銷潛力來說,目前的WTA其實比ATP更適合舉辦團體盃賽。

那我們假設這樣的計畫成行,WTA的歐洲vs世界可能會長什麼樣子呢?以目前的Laver Cup模式來看,雙方的前三位選手,是以法網結束後的世界排名來決定。後三名選手,則是美網之前由隊長選擇。當然,這還要再考量各個選手在美網之後的出賽計畫,再進行修正。除了六名選手之外,雙方還有兩位替補,以防前六位選手因故無法出賽。

有了這些條件之後,我們就來看如果今年WTA也有舉辦類似的賽程,歐洲隊與世界隊的組成會是如何。首先,我們回溯到今年6月14日的世界排名,並挑出雙方的前三位:

歐洲隊 世界隊
Simona Halep(3) Ashleigh Barty(1)
Aryna Sabalenka(4) 大坂直美(2)
Elina Svitolina(6) Sofia Kenin(5)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