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30

【F1】歷史事件簿:苦主不止Norris 前輩們如何痛失生涯首勝

2021年俄羅斯GP尾聲的一場大雨讓Lando Norris就這麼與即將到手的生涯首勝擦身而過,而在F1錦標賽的歷史裡,有些車手錯失生涯首勝(甚至是唯一一勝)的方式比這位英國年輕車手更加離奇。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陳姵涵

71年義大利GP我最感到可惜的是Chris Amon,他和Peterson及Cevert領先過,好希望Amon能有一勝啊...不過也很高興BRM能取得勝利,很喜歡這支車隊

Athrun

讓我想到我翻到一半的BRM車隊主題已經荒廢很久了(汗

fb - 陳姵涵

哇,期待!不過Athrun大有空再做就好,最近F1太多焦點可以寫,歷史故事可以晚一點無妨XD

雖然這對Norris來說可能只是句安慰話,不過許多前輩在錯失生涯首勝後仍然拿下多場大賽冠軍,甚或是世界冠軍。

但有些車手也就這麼與生涯可能的唯一一勝擦身而過。

原因一:引擎縮缸

芬蘭飛人Mika Hakkinen雖好不容易在1997年歐洲閉幕站拿下生涯首勝,不過他的這一勝卻被當時Michael Schumacher對Jacques Villeneuve的爭議碰撞完全掩蓋,而且在那之前,Hakkinen已經與生涯首勝擦身過好幾次了。

當時McLaren車隊與Mercedes的磨合雖越來越好,不過引擎可靠性仍是一大致命傷,像是在7月的英國GP裡,只剩7圈就能拿下冠軍的Hakkinen遭遇引擎縮缸,而且在兩個月後的紐堡林(盧森堡GP)遇到同樣的情況。

而在1993年的英國GP裡,Williams車手Damon Hill與全場地主車迷的心情也洗了一場三溫暖,持續領先的Hill在賽程進行到2/3時因引擎縮缸被迫退賽,他在下車時甚至還踢了賽車一下來展現他的不甘。

F1鐵人Riccardo Patrese也有同樣的切身之痛,他在1978年南非GP剩下15圈時飲恨,而且在1981年的長堤GP又遇到一次,之後Patrese雖在1982年摩納哥GP戲劇性的拿下首勝,不過當時他已經不在最終一勝未得的Arrows車隊,而是轉戰Brabham車隊了。

雖然不是引擎縮缸,不過以這種方式錯失首勝也相當痛苦,像是Gerhard Berger在1986年奧地利GP剩下4圈時遇到電瓶沒電,Charles Leclerc在2019年巴林GP剩下11圈時因動力單元發生異常而失去9秒領先,讓他們在賽後的心情皆相當低落。

原因二:被別人的引擎縮缸連累

在2003年馬來西亞GP拿下首勝的Kimi Raikkonen原本可以在2002年法國GP提早迎接這項生涯里程碑,不過卻被Toyota車手Allen McNish賽車引擎縮缸後遺留的油漬毀了。

當賽程為72圈的決賽進行到尾聲的第68圈時,McNish的賽車在Adelaide彎發生引擎縮缸並停靠在緩衝區,遺留在賽道路面的油漬就這麼讓領先的Raikkonen因而發生錯失煞車點的失誤,並讓緊跟在後的Schumacher成功超車。

由於當時賽道因故揮出要求車手減速的黃旗,賽後拿下大賽冠軍,並提前拿下生涯第五座世界冠軍的Schumacher因而接受賽會調查,不過賽會最終判定Raikkonen在Schumacher超車時尚未回到賽道路線,因而不進行任何處分,麥隊也決定不對此作出上訴,以免壞了Schumacher與Ferrari車隊已經慶祝提前封王的興頭。

賽後Raikkonen表示「這是我生涯最失望的一場大賽」,並在多年後坦承這件事讓他氣了很久。

原因三:油料耗盡

時間為1985年,Tyrrell車隊的瑞典好手Stefan Johansson在開幕戰後被Ferrari車隊挖角以填補突然離隊的Rene Arnoux的空缺,而在於伊莫拉舉行的賽季第3站聖馬利諾GP裡,Johansson一度有了為紅軍拿下賽季首勝的機會。

雖然Johansson在排位賽的表現欠佳而僅排第15名,且Ayrton Senna幾乎主宰整場比賽發展,不過在比賽進入尾聲時,以Senna為首的多數車手接連因油料用盡而停了下來——當時的比賽是不允許在途中加油的。

雖然Johansson在Senna耗盡油料後受益取得領先,不過他的賽車也很快的因油量表不準確導致油料用盡而停了下來,最後比賽雖是由衝線後也用完油料的Alain Prost取得第一名,不過他的賽車也因賽後過輕而被取消成績,讓這場充版波折的大賽最終是由Senna的隊友Elio de Angelis拿下。

延伸閱讀:1985年聖馬利諾GP:最會省油的車手才是贏家?

原因四:被後車追撞

在因碰撞事故而痛失生涯首勝的車手裡,以火爆風格著稱的哥倫比亞好手Juan Pablo Montoya是最著名的一位,他在進軍F1的第3場大賽2001年巴西GP不僅在開賽後成功超越Schumacher,甚至還將比賽穩穩地掌握在手中。

不過到了第39圈,Montoya在握有5.5秒優勢的情況下被後方試圖反套圈的Arrows車手Jos Verstappen追撞,賽後Verstappen雖因此吃上15000歐元的罰單,不過他在受訪時怪罪Montoya的移動太過突然,也太早煞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