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7

在奧運的賽場上,改變世界:沙彭尼斯(Arvydas Sabonis)

古往今來的奧運場上總有數不清的傳奇,或許是一項紀錄,或許是一場對決,而這名來自立陶宛的巨人,則是改變了整個世界。 原文載於HOOP TAIWAN 5月份 "鐵幕後的帝王 -...

作者:Kelvin Chang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克筆

如果早一點來NBA不曉得成就會如何

Kelvin Chang

若老沙在80年代就來打NBA, 就可以跟全盛時期的天鉤、酋長、Mose Malone馬龍過招,相信會打得非常痛快:p


古往今來的奧運場上總有數不清的傳奇,或許是一項紀錄,或許是一場對決,而這名來自立陶宛的巨人,則是改變了整個世界。


 
原文載於HOOP TAIWAN 5月份 "鐵幕後的帝王 --
沙彭尼斯(Arvydas Sabonis)"








想像一位中鋒球員,能擁有歐尼爾(Shaquille O’Neal)的壯碩身型與活動能力,還能擁有更甚於姚明的投籃手感與勾手技巧,再加上比爾華頓(Bill Walton)的傳球視野,以及狄瓦茲(Vlade Divac)的老練防守經驗 – 這位曾經威震世界籃壇的全才中鋒,就是眾多非美籍球員們口中所傳頌景仰的那個名字,在美國本土以外最令NBA精英們畏懼的對手,曾經讓美國國家男籃代表隊兵敗漢城的禁區帝王 -- 沙彭尼斯(Arvydas Sabonis)。


 


過去有許多球員與球隊,以他們的一己之力,改變了整個籃球世界,1966年的西德州學院(Western Texas College)與教練哈斯金斯(Don Haskins)在冠軍賽中破天荒的用了五名全黑人的球員先發拿下勝利,打破了黑人在籃球場上有勇無謀,難當大任,只能是次等籃球選手的種族迷思與種族歧視;1980年代分據東西岸雙霸天的絕代雙驕魔術強森(Earvin "Magic" Johnson)與大鳥柏德(Larry Bird),兩人長年球技與領導力的精采比拼,則鞏固了NBA在全美職業運動中的前頭地位;而至於籃球之神飛人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更是以個人扭轉乾坤之力與通天行銷之能,將職業籃球運動透過他的身影,推廣到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這些偉大的球隊與個人,都在籃球運動的歷史當中紮下了永難抹滅的根,改變了籃球運動的歷史,也改變了美國與世界;但如果說有誰在美國籃壇之外,用一己之力改變了這個世界,那麼這個名字,鐵定是沙彭尼斯。


 


在NBA的歷史當中,外籍的球員一直到90年代仍然還算稀少,自大的美國人向來以籃球王國自居,光是倚靠純大學精英的陣容就足以成為世界籃球第一強權,那麼被稱作籃球最高殿堂的NBA,自然只能容納外籍球員做為短期傭兵或者龍套球員之用,絕難登大雅之堂,然而1985年的選秀會上,亞特蘭大老鷹隊居然用第一輪第七簽挑選了一名19歲的外籍中鋒 – 甚至雖然明知他年齡不足,可能無法如期報到,還是一廂情願的押注,期望他願意前來報到,這枚在近代NBA歷史當中,堪稱是先驅者的前段選秀簽,挑中的就是奪得1983年歐洲盃籃球賽銅牌,1985年歐洲盃籃球賽、世界大學運動會兩面金牌的沙彭尼斯,這位來自蘇聯立陶宛的年輕長人,有好事者給他起了天勾賈霸(Kareem Abdul-Jabbar)加上大帥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與比爾羅素(Bill Russell)三人綜合體的可怕稱號,把這史上最震古鑠今的三大傳奇中鋒打包起來當頭銜,可真要把沙彭尼斯描述成天下無敵的巨神了,然而另一種傳奇的說法就相對合理一點 – 形容沙彭尼斯是“7呎3吋的大鳥柏德”,如果我們從各種紀錄片段來看沙彭尼斯在場上以靜制動,妙到豪巔的各式地板傳球以及大範圍轉傳,的確能夠感受到那種不遜於大鳥的智慧風采,而且沙彭尼斯三分球投的也十分神準,這麼全面性的天才長人,也無怪乎要有各式嚇人的頭銜一堆了。





儘管1985年的選秀簽受制於NBA當時的年齡限制未果,隔年,波特蘭拓荒者隊也還是對於這名宰制蘇維埃籃壇的巨人寄予厚望,用了第一輪的第24簽選他入隊,然而由於美蘇兩國情勢仍未明朗,加上蘇聯鐵幕政權限制國家運動員赴海外發展,沙彭尼斯的NBA之旅也仍舊未能成行,但儘管他不能來到NBA,他的身手還是征服了自大的老美們,該年的世界籃球錦標賽,美國隊兵強馬壯,由於四年前美國曾在世錦賽中敗給蘇聯,這年老美意圖雪恥的鬥志也更加熾烈,陣中包含Wake Forest大學的包格斯(Tyrone Bogues),亞利桑那大學的艾略特(Sean Elliott)以及史提夫.克爾(Steve Kerr),雪城大學的塞克利(Rony Seikaly),聖塔巴巴拉大學的蕭(Brian Shaw),北卡的肯尼.史密斯(Kenny Smith),還有海軍官校的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等大學好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