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0/04

疫苗風波的延燒 Kyrie Irving等人究竟為何不接種?

聯盟中高達九成的球員和全體裁判、教練及工作人員已經接種第一劑,為增進公共衛生安全忍耐輕微的副作用。包括Karl-Anthony Towns及Jrue Holiday在內的幾名球員,甚至進一步拍攝廣告推廣疫苗。反觀拒打疫苗的球員則大多閃爍其詞、迴避表態...

fb - Chen Ryan

前面引經據典寫的煞有其事,結果結論還是掩蓋不住你只想黑KI而已啊,說真的 詹迷看到這篇也是給59分

Akira Rin

疫苗要完整認證本來就需要將近十年,現在就是為了抑制疫情提早解禁,對此懷疑還可以被打成不對公眾負責?引人發噱,整天講自由主義跟熱人主義一到緊要關頭就是媒體壓制?
打球是一份工作,疫苗則關乎個人身體,那麼喜歡集團主義建議移民對岸
這篇文也就是KI提到的霸凌者的一份子

老實說KI的球風也不是我喜歡的,場下一些處理也有瑕疵,但是這種被政府奴化的思維還能內捲真是滑天下之稽

Tom Li

文章作家的邏輯真是十分恐怖,「為增進公共衛生安全忍耐輕微的副作用」,這個前提是否成立本身而是一大問題,疫苗研發不過是兩年多,而且廣泛使用的mRNA更是從未使用過的新技術,先不要說是否真的安全,質疑本身不是相當合理嗎?KI身體力支持對疫苗有保留的人,我看同樣是有社會責任的表現。

紐約時報的頭條寫著:「NBA球員多已接種,但懷疑論者正公開抵制疫苗。」此標題的後半段看似聳動,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聯盟中高達九成的球員和全體裁判、教練及工作人員已經接種第一劑,為增進公共衛生安全忍耐輕微的副作用。包括Karl-Anthony Towns及Jrue Holiday在內的幾名球員,甚至進一步拍攝廣告推廣疫苗。反觀拒打疫苗的球員則大多閃爍其詞、迴避表態。

Kyrie Irving表示:「老實說,我並不想公開我的疫苗接種狀態。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但顯然,在公眾領域活動會使我的個人生活受到大量關注。不過我只想保持隱私,配合球隊妥善地處理相關事務。」

Jonathan Isaac也認為:「我並不反對疫苗、藥物,或反對科學,但同時我也相信,每個人都應該有自由選擇是否接種疫苗,而不應該承受霸凌、輿論壓力或被強迫接種。我並不會因為目前不想接種疫苗而感到羞恥。」

Andrew Wiggins則說:「我會繼續堅持我相信的事,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疫苗,誰知道呢?一個人認知的正確對另一個人來說可能是錯的,反之同理。」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這個偏差資訊充斥的世界,宗教狂熱分子公然表現無知和自私,似乎是滑稽有趣的新聞——如果不考慮隨之而來的後果的話。

我們其實很難斷定球星們該負多少社會責任(畢竟他們只是精通某項運動,而從未主動要求眾人注目,但他們又確實受益於名氣,最明顯的就是球鞋、汽水等廣告代言收入),不過以這三個人而言,Isaac的回答似乎比較能被接受,因為他至少誠實坦白。反而Kyrie、Wiggins與他相比,卻都不敢明確表態。

說明白了,是否接種疫苗其實不僅僅是個人選擇,它還連帶影響著周圍的朋友、同事,甚至是擦身而過的路人。

因此,它並不是像個人購置房產一樣的個體行為,而更像是繳稅——除了少數特例之外,每個人都應該盡的公民義務。作為社會的一份子,尤其是曝光度高、會接觸到成千上萬的媒體閱聽人的知名人士,若沒有履行義務,自然而然地會受到勸說、騷擾甚至霸凌。沒有人有權獨自決定接種與否,因為它已經演變成為公眾事務。

疫苗懷疑論者拒絕接種的實際原因,其實牽涉很廣。有鑑於過去數十年怠工、腐敗、營私、無能的狀況層出不窮,美國民眾近年來對於整個社會體制(包含政府、新聞業、大企業等等)的信任已經大打折扣。而政府進一步把控主流媒體,更使僅有的信任蕩然無存。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也因此考量以往一切醫療服務都須付費,即使政府宣布接種疫苗完全免費,部分民眾仍不敢掉以輕心,生怕幾週甚至幾個月後,突然冒出金額高得嚇人,收到與當初的服務內容完全不成比例的帳單。

或許錢對於NBA球員來說並不是問題,但對於每個月為了微薄薪水努力的眾多美國公民而言,任何突如其來的開銷都是龐大的負擔。這是部分民眾選擇不接種的原因——以免日後被要求支付天價帳單。

信任不會無緣無故流失,但美國人民在深刻認知到醫療系統背後的利益關係之後,已經不再相信體制,認定它只是偶爾提供半吊子服務的營利機構。怎麼可能有免費服務?尤其以前幾乎不曾有過。

如果Irving,Wiggins或Isaac是想為這些議題發聲,他們大可直接表態,針對破敗的公共計畫、自私自利的政客、立場偏頗的媒體——只剩下金錢利益的扭曲社會現實進行討論。

不過事實並非如此,他們僅僅是以自己的立場出發,表示他們不想接種、外界也無法強迫他們接種,甚至針對媒體詢問「個人事務」有些許責備意味。

反之,任性、鬧脾氣可能才是真正的主因。尤其是一向爭議不斷的Kyrie,總是以脫序的不合作行徑和淺陋的言論使社會大眾看的一頭霧水。他身上隨興和懶散的標籤使你很難認真看待他——卻又不得不,因為他是個重要的球員。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但即使Kyrie可能毀了籃網的奪冠機會;Wiggins可能從強制施打疫苗的舊金山被交易走,這些或許都不是最重要的,距離新賽季還有一段時間,一切都會塵埃落定。真正重要的,或許是Kyrie、Wiggins這些球員自私的態度反應了這個時代最嚴重的問題:人人為己。人們只專注於自己能得到的利益,而鄙視合作。一切行為,即使可能危害他人權益,都被歸為「個人決定」,無可商榷。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