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5

頂級中鋒還是失去競爭力 逐漸被遺忘的Karl-Anthony Towns

即使過去的幾個賽季中,Towns以犧牲自己在場上的數據為代價,來自外界的輿論仍說明了聲望下降對於球員的影響有多大。並不是我們在低估他,但是他確實逐漸被人們遺忘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冷水

沒別的,就是他防守爛到不行啊

Weak貓

領頂薪享受領袖級別待遇,但我完全沒看出來有一個球隊Leader的模樣,三分越射越猛防守越守越爛,上次進季後賽是幾時?Butler在的那次,不合把別人送走了然後就沒然後了,說實在的比起Wiggins來說KAT是好些,而且具備外線殺傷力的中鋒算是稀有財,現在灰狼總管是名校高材生,希望他能把KAT跟他好朋友給賣了讓Edwards當基石吧

洪維澤

跟西門對換應該是比較好(但76人應該還要貼球員跟選秀權)

當Karl-Anthony-Towns進入聯盟時,聯盟開啟了大三分時代。Stephen Curry才剛帶領勇士隊奪得了他們 40 年來的第一個總冠軍,這位傳統的大個子就開始被視為舊時代的產物。畢竟,任何流行的東西都不會被稱為傳統。

然而,Towns卻直接回答了新時代的中鋒應該有的樣子——比過去任何中鋒更有效、更頻繁地投出三分。他曾被認為是NBA最有前途的球員。在 2016 年和 2017 年的 GM 調查中,不少NBA總管們都將Towns選為他們開始營運一支球隊時最希望擁有的球員。

然而一年後,儘管他在在保有優秀命中率下場均得到 21 分,同時還入選了他的第一次明星賽和 NBA年度球隊,但他卻再也沒有得到各家GM的青睞。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隨著時間過去,人們對他的期望漸漸無法得到滿足。Towns從未退步,他成為一名好的射手和傳球手,同時不斷增加新的進攻技能。然而,其他大個子在更好的球隊中出現讓Towns看起來已經過時。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Joel Embiid和Nikola Jokic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定義了中鋒的位置,同時他們所在的球隊也至少在季後賽取得了某種程度上的成功。有人就提出了一個問題,有什麼成功的條件是Towns所欠缺的?答案中值得注意的因素是Embiid和Jokic周圍都有一個完善的團隊。

即使過去的幾個賽季中,Towns以犧牲自己在場上的數據為代價,來自外界的輿論仍說明了聲望下降對於球員的影響有多大。並不是我們在低估他,但是他確實逐漸被人們遺忘了。

在過去好多年,明尼蘇達灰狼隊只能用一團糟形容。給予他們希望的每一個理由,都被球隊的無能或厄運摧毀,而且通常兩者會同時出現。在一個每年有超過半數球隊能進入季後賽的聯盟中,明尼蘇達在過去的 17 個賽季中只進入過一次季後賽。

這表明的不僅僅是不幸隨機降臨在球員們身上的,相反地,這是一個糟糕的管理和團隊對於人才嚴重濫用的案例。

這個休賽期除了關於球隊與Gersson Rosas分道揚鑣的消息外,幾乎沒有任何關於球隊補強的新消息。總管被開除的消息,直接驗證了團隊長期以來缺乏穩定性的特點。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灰狼曾經在手握Kevin Garnett的情況下進過季後賽,然而在 12 個賽季中只有一次從第一輪晉級。如果回想並考慮一直圍繞著他的球員,這個結果似乎也並不會太過讓人訝異。

當Garnett要求離開明尼蘇達時,外界的旁觀者都鬆了一口氣,這就像看到一位好友終於離開不幸福的婚姻一樣。人們普遍認為他永遠無法在明尼蘇達獲勝,以至於現代關於忠誠的陳腔濫調都被認為是無關緊要的,甚至被忽視。這在歷史上可是罕見得案例。  

球團的組織穩定性 NBA最實在卻又難以實現的武器

Towns 不是一個善於忍耐的人,也不是一個能夠隱藏自己情緒的人。即使你不知道關於一個人的一切,有些人的表情也足以讓你感受到他顯而易見的情緒。

灰狼隊從金州勇士隊得到D’Angelo Russell之後,Towns在機場與朋友會面時的甜蜜時刻依舊令人難忘,掛在Towns臉上純粹的興奮,與對期待已久的事情終於發生的欣慰交織在一起。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Towns在去年 11 月於 YouTube 上發布的一段影片,他在影片中談到了他的母親 Jacqueline Cruz去年因 COVID-19 的併發症而去世。在將近 20 分鐘的時間裡,他談到了她的病,她對自己的影響有多大,認識她是多麼幸運,以及在難以忍受的痛苦中尋求治癒的困難。

去年 12 月Towns告訴記者,「你可能會看到我微笑,但Karl已經於 4 月 13 日去世。他再也不會回來了。你只是在和肉身說話,我的靈魂很久以前就已經被殺死了。」這是一名 NBA 球員說過最毫不掩飾和最真心實意的話,這段話著實讓人感到心碎。

人們很容易與Towns產生共鳴,儘管關心一個不認識的 NBA 球員是一件冒昧的事。儘管 NBA 一直專注於敘事,但這些球員並不是舞台劇中的角色。他們也是擁有與其他人相同的慾望、愛、恐懼和悲傷的人類。也許這顯而易見和陳腐,但似乎經常被遺忘。在籃球場上完成看似超人的壯舉的能力,卻只能讓一個人遠離這麼一點點的悲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