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0/07

西甲第八輪—馬德里競技VS.巴塞隆納—全新的改變

黑暗總跟隨在光明之後,而光明又何嘗不是緊隨著黑暗呢?對於去年才打破對巴塞隆納的聯賽不勝魔咒,今年第一場的對戰肯定是要痛打一波落水狗。兩隊的恩恩怨怨不僅僅是球隊上,許多球員如以前的David Villa、Arda Turan乃至現在的Griezmann或是 Suárez,藕斷絲連,難以劃清。

2019年的長傳44次

2021年暴增到了65次,甚至比巴薩的還多。加上馬競平均78%的傳球成功率來計算,控球能力的增加,自然會創造出更多的機會。

 

半場後的調度,Simeone將de Paul換下,上的Trippier原因有二。一是為了將Llorente移到中路去幫忙,在上半場多是打組織性高的進攻下,中路擁有一個速度飛快的進攻球員確實也能讓體能下降的巴薩中場群更能抵擋;二是其實在中路能起球的人實在太多了,更需要的是邊路能夠幫忙發起進攻的人,而利用上面提到的長傳優勢放上Trippier確實是一個合理選擇。

47分鐘時,這樣的調度馬上就產生效果,中路因為Suárez的回撤加上Félix往邊路拉,讓巴薩的後衛也往前移動。這時一腳的大腳就讓中路的Llorente有可以奔跑的空間出來,而大多數的球迷也知道,奔跑起來的Llorente基本上是攔不住的。52分鐘時也是,利用著Trippier的手榴彈近來,Llornete馬上就找到了空檔插上帶球;58分鐘一樣又是右路的配合,Trippier的一個小吊球讓Llorente自己帶球發揮,這時的他分邊給了對面的Carrasco,只可惜Carrasco帶得太多浪費這次機會。

當然除了Llorente在中路的呼風喚雨,邊路換上的Trippier同樣也不可小覷。位置壓得非常前面的他不僅僅是上一個段落所提到的中路進攻,邊路的他更是在59分鐘時與Suárez頭頂的配合留住Oblak開出的球權。

但是要說整個場上控場的球員,就屬Koke最專業了。De Paul下場之後,隊長對於場上的判斷就極為重要幾次的傳球、防守都要經過他的處理才會顯得通順,一腳看似解圍,卻精準的傳球也做得淋漓盡致。60分鐘時的穿越球交給Llorente的進攻機會,完全就是算準了Llornete的速度和起跑時機去做出的傳球,夠相信隊友且做出最合理的決定,也是為何Koke能夠長期擔任隊長的原因。

當然防守也不是沒有問題,Suárez體能的下降肯定有很大的影響,60分鐘後的他確實看似跑不動了,也讓中場球員必須花費更大的力氣上前幫忙參與逼搶的行動,後衛也常常必須上前幫忙補位。事情又因此發生了,Hermoso在失去控球權後,Gavi馬上將球交給了沒人盯防的Coutinho,Savić也因為太過突然沒有機會跟上,造成Oblak必須自己去面對,也不愧是世界級的門將,才能擋下這球幾乎必進的球。

65~ 67分鐘又是馬競瘋狂進攻的時段,由Hermoso斷球後一腳又交給了在邊路的Félix,是不是非常熟悉?對的,跟上半場第一顆進球的方式幾乎一模一樣,但這次Félix交給的是Suárez處理,帶了一下後Suárez回敲有空檔的Félix,之地可惜射得太正了。本場比賽Félix的兩次射門確實都極具威脅性,離進球都不遠。

72分鐘時Simeone也做出了鋒線上的換人,把傷癒復出的Félix和快累死的Suárez換下,上了Correa與Griezmann。站位上也從3-5-2變成了5-4-1,這也是Simeone第一次的嘗試,讓Correa進到中場線附近進行防守,只留Griezmann在前線反擊。

73分鐘時,Griezmann一上場就發揮了作用,面對巴薩後防不穩定的傳導,格子在進行了逼搶上就有了立竿見影的效果。馬上搶到球的他面對的就是2打1的局面。可惜不好的傳球也讓隊友沒有射門的機會。後面又有一次機會是利用巴薩在換邊時的搶斷讓Correa、Carrasco等人有機會在前場創造威脅。

這邊我們也看到Griezmann和Félix很大的不同,防守能面來說,兩人確實不是在一個檔次上,光是一些出腳或是防守的小技巧上Félix便還有許多要學習,如果需要更加融入馬競體系的話Félix也需要跟前輩多討教防守的技巧。

最後對於Griezmann的一些小碎言。有些人總說Greizmann在馬競的體系中已經過時了,又或是因為他待過巴薩而情緒性的辱罵他。但其實球員的價值並不單單看他的品性,對於戰術層面的影響,也是我們需要看到的。或許馬競迷永遠不會原諒他離開的決定,但是就目前他對馬競比賽的影響不可否認的依舊非常的巨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