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4

退休後的下一步,重返醫學界?那個被籃球耽誤的醫生-Pau Gasol

現年41歲的前 NBA 球員 Pau Gasol 日前在巴塞隆納宣布結束自己23年的籃球生涯,這位西班牙的籃球員,原本立志成為一名醫生,因為籃球打得太好,讓他放棄了成為醫生的夢想,但這不代表他從此不碰醫學領域,相反地,他仍然對醫學領域保持熱情,而在他退休後,他用另一種方式展現自己對醫療的重視與關環...

作者:阿准

請繼續往下閱讀

aquaman

不論是唸書還是運動,才能顯然很重要。Pau不但兩者皆有頂級的才能,更重要的是他不斷的虛心學習,保持熱情。這是許多籃球員或醫生都做不到的事,也是這一點區分了有才華與很偉大兩者之間的巨大鴻溝。

現年41歲的前 NBA 球員 Pau Gasol 日前在巴塞隆納宣布結束自己23年的籃球生涯。

回顧 Gasol 的 NBA 生涯,他真的是一名相當「特殊」的球員,在那個長人大多都是靠對抗性在禁區取分的年代,Gasol 靠著靈巧的腳步與紮實的基本功闖出一片天,新秀年就拿下最佳新人獎,尤其是自歐洲聯賽就展現出的超高球商,讓他少了許多歐洲球員闖蕩 NBA 必經的適應與磨合。

如此高的球商,其實源於 Gasol 本身相當出色的學習能力。不同於我們對於很多籃球員學習成績可能不算太好的刻板印象,NBA 有許多球員不僅籃球打得好、書也讀得相當不錯,而 Gasol 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說,如果不是籃球天賦太過出眾,他很有可能會是「西班牙最高的醫生」。

Pau Gasol announces retirement

偶像的病,讓他立志成為治療愛滋病醫生

「當我聽到他要從籃球界退役時,我很難過。」
「不同於我們現在對愛滋病的理解。」
「在1991年,那就相當於死刑。」

1991年,在夢幻隊成軍橫掃巴塞隆納奧運的前一年,Pau Gasol 的偶像,同時也是著名的湖人球星 Magic Johnson 被確診罹患愛滋病,在當時醫療資訊不夠進步的年代,愛滋病曾被認為是二十一世紀的黑死病,這個消息對當年才11歲的 Gasol 來說猶如晴天霹靂。

「我那時候以為他要死了。」
「我不斷地思索為什麼會感染 HIV。」
「當時我不敢喝別人喝過的可樂,不敢碰別人用過的餐盤。」
「我回去問我父母,Johnson 能不能活下來?」
「也就在此時,我決定成為一名醫生。」
「我不僅希望治癒愛滋病,也希望治療癌症。」
「一直以來,我就喜歡數學、科學。」
「我希望去幫助別人,即使不知道具體方法是什麼,我還是想去做。」

Gasol 出生於醫學世家,父親是護理師,母親是內科醫生,因此從小 Gasol 對醫學知識就是耳濡目染,Gasol 的學習成績也相當優異,考進了巴塞隆納大學的醫學院。可是就在此時,Gasol 的籃球天賦也成長到了令人難以忽視的程度。

Gasol 的雙親都有在打籃球,身高也都超過6呎(父親約191公分、母親約185公分),良好的基因讓Gasol 高中時身高就已經超過6呎,這也讓他很早就在歐洲的籃球俱樂部大放異彩,而且歐洲對於青少年的體育發展相當重視,在籃球強度極高的西班牙聯賽,各隊對於年輕球員都有一套完善的培養體系,打從7歲就接受訓練的 Gasol 有著紮實的基本功,加上一開始專司控球的他有著良好的組織與策應能力,加上聰明的頭腦,讓他時常做出對球隊最有利的判斷。隨著身高變高,Gasol 的定位越來越全面,能打場上任何位置的他,不僅成為國家青年隊的主要輪替,更在1998年拿下U18歐洲冠軍、隔年U19拿下世界冠軍,如此佳績也吸引到了西班牙豪門球隊巴塞隆納籃球俱樂部的注意,將 Gasol 延攬至旗下的青年隊培養。

Tracing Pau Gasol's Roots In Basketball, His Career Stats and All About His  Wife

只是,這意味著,Gasol 如果想要堅持他的醫生夢,他就必須課業籃球兩頭燒。

「我的生活被籃球和課業填滿。」
「我的朋友大多會出去玩,我的隊友也會在沒有比賽的時候放鬆一下。」
「但我卻是必須和醫學院的同學一起面對課業。」
「幾乎沒有個人生活也讓我必須變得更成熟。」

在醫學院的第一年,Gasol 早上練球、下午上課、晚上繼續練球的生活,雖然忙碌但還算兩邊都兼顧,第一學期順利通過。然而第二學期,課業越來越重,職業球隊的賽程也越來越緊湊,縱使 Gasol 一開始還認為自己能夠兼顧,但是很快地他便發現事與願違。因為二年級的他必須花更多的時間在醫院與研究室裏面,同時實驗與球賽的時間不斷衝突到,甚至因為大部分的訓練時間他都在上課,導致沒有參與訓練的他上場時間也受到影響,此時 Gasol 了解到,自己必須在醫生與球員的身分當中做一個選擇。

「我與醫學院院長見了面。」
「這個決定對我來說並沒有很難。」
「因為籃球對我來說越來越重要,而我也越打越好。」
「我想著如果我失敗了,我仍然可以回學校完成我的學業。」
「我依然可以成為一名醫生,院長說我隨時都可以回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