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世新男籃李威廷:「我的夢想是成為特別,或是特別努力的球員」

除了吸睛的髮型與身上的刺青,還有更多李威廷的故事值得一看。

作者:Mamba H

請繼續往下閱讀

【More Than Basketball】系列專題希望透過人物訪談,與讀者分享「不只是籃球」的精采故事。

土生土長的「台南囝仔」李威廷,國小就相當熱愛運動,當時受到和順國中教練的青睞,邀請他加入學校的籃球隊,就此展開籃球旅途。接受正式的訓練後,李威廷對於籃球這項運動有了更深的理解,球技也隨著時間逐漸進步。後來在教練的推薦下,「北漂」至泰山高中打球。

(攝影:黃晨瑋)

挑戰才正要開始

「來台北以前,原本家人希望我把籃球當成興趣就好,可是後來越打越著迷,也想延續球員生涯,所以在和他們深談之後,帶著家人與教練的祝福來到台北打拼。」憶起加入泰山高中後的第一個月,李威廷笑著表示自己非常震撼,除了訓練的強度大幅提升,離鄉背井到新的環境打球,心態調整更是關鍵。

第一年未被登錄在最終12人名單,李威廷內心難免失落,不過他明白自己仍有許多必須加強的地方。第二年雖然進入12人名單,但是場上表現差強人意,對此他相當自責。高中最後一年,李威廷得到更多上場時間,個人狀態也進入巔峰,可惜當年球隊沒能打進四強,成為心中無法抹滅的缺憾。

提到高中三年最難忘的時刻,李威廷說,有一次訓練尾聲,球員們都已經筋疲力盡,於是和他同組的隊友提議最後一組訓練偷懶帶過。未料心存僥倖的他居然被教練逮個正著,怒不可遏的教練直接集合全隊,並且在眾人面前破口大罵。「當下內心憤恨不平,明明不只我偷懶,我卻是唯一一個被教練抓出來罵的球員。」

靜下心來以後,李威廷才意識到,自己的條件並不是最頂尖的,實力比自己強的球員都非常努力訓練,那麼不夠完美的自己有什麼本錢偷懶?從那一刻起,他開始認真看待每一次練習,並且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直到受訪當下都是如此。

(攝影:黃晨瑋)

爭冠失利固然可惜,記取教訓再接再厲

上個賽季,世新男籃跌破眾人眼鏡闖入大專籃球聯賽(UBA)冠軍賽,最終敗給政治大學,以亞軍坐收。未能奪冠固然可惜,但是對於李威廷來說,上個賽季沒有衝上頂點也不全然是壞事,反而是這個賽季可以繼續努力的動力與目標。

「幾位學長畢業了,今年擔任隊長,我必須以身作則給學弟們看,同時扛起責任,帶領球隊再次挑戰小巨蛋。」這是李威廷對於自己的期許,升上大四的他,最後一個賽季不想再留下遺憾。

「登峰造極青年籃球邀請賽」甫落幕,為期五天的賽事,邀請了上個賽季打進八強的球隊參賽,李威廷形容這就像是「季前熱身賽」的概念,讓球隊有更多的實戰磨合機會。面臨隊友的變動,李威廷表示大家都還在適應中,不過五天比賽下來,個人表現與團隊默契確實都有顯著的提升,也讓他更加期待後續的賽事。

望著幾位學長與職業球隊簽約,李威廷的心裡泛起一絲漣漪,「挑戰職籃」成為日後的目標。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記取去年的教訓,再接再厲,新的賽季再次挑戰冠軍。「如果不能成為特別的球員,至少要成為特別努力的那個」,他這樣對自己說。

刺青是個人風格的展現

除了場上的表現,李威廷身上的刺青與特殊的髮型也總是吸引許多球迷目光。自幼在台南生長的他,提到家裡附近有座宮廟,裡頭供奉的是三國時代名將趙子龍,因此身上的第一個刺青便以這個為主題。

「起初家人當然是非常反對我刺青,他們害怕我會變成壞孩子,甚至惹上麻煩;可是後來發現,真的會惹上麻煩的人也不一定有刺青。其實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端看個人造化,與刺青無關。」李威廷提到,刺青文化與籃球文化其實是息息相關的,很希望能夠翻轉國內較為保守的想法,藉由自己的表現向社會證明,刺青不是壞孩子的象徵,而是一種個人風格的展現。

「刺青不是為了誰,不是為了炫耀,而是為了自己。對我而言是一種提醒,也是一種勉勵。」髮型的部分,李威廷表示自己相當喜歡這個造型,自己想要融入黑人的生活環境與習慣。對他而言,外型上成為球場的焦點不是首要任務,最重要的是打好每一場比賽,帶領世新男籃再創高峰,為自己的大學生涯畫下完美句點。

 

追蹤作者  Mamba H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