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4

從趙士強到王光輝 ─ 談國家隊一壘手的世代傳承

1984年奧運之前,台灣棒壇對於一壘手的評價較重視打擊而輕忽守備,而這一時期主要是由趙士強、楊清瓏等巨砲手鎮守一壘防區。 1984年世界盃,鄭百勝成為中華隊唯一的一壘手,教科書等級的守備能力改變了台灣內野風貌。不久後同樣攻守兼備的王光輝出頭,開創了自己的世代。

請繼續往下閱讀

SAM803

目前短期內國家隊一壘手應該是陳俊秀吧,備選許基宏
年輕一輩的還沒看到足夠穩定的,希望范國宸可以跳出來
但就爪迷的角度,私心很怕基宏進國家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啊

愛爾蘭咖啡

謝謝,我還沒寫到現代,哈,您這個問題永遠會在選訓前被一再討論。我認為:
現在的職棒一軍被賦予參加一級國際賽事,參加這樣的比賽,沒有太長的集訓時間,大多是看誰狀況好。
其實考慮的因素很多
任務編組。例如打擊好的球員過多,也可能調派一壘,例如林智勝、朱育賢之類。說起任務編組,總教練可能會從進攻隊形先排起,原本的位置不見得是原本的人來守。
打擊習性。例如許基宏攻擊點太集中,或許會看對手特性而挑選較全面的林益全。
還有像是陳大豐、彭政閔之類,更扮演精神領袖的角色。
江山代人才人出,目前尚看不到誰能獨領風騷,現階段,我最欣賞攻守俱佳的許基宏。其實進國家隊很好哇,到國外走一走,接受更高階(技術和張力)的歷練,開了眼界,整個人會更上層樓,對未來是有幫助的。

在內野各守位中,儘管一壘手相較於二游等守位而言,防守能力並不那麼吃重,但其打擊能力卻因此受到高度重視。關於國家隊野手的世代傳承,或許一壘手的討論度不如捕手、游擊手等內野防守核心來得熱門,不過同樣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本系列文章將探討國家隊一壘手的世代傳承,除了品味歷來中華隊一壘名將的輝煌戰功,同時也描繪出台灣棒壇在觀念上的變遷,並藉由綜觀整個時代脈動,勾勒出未來國家隊一壘手接班人選的樣貌。


巨砲手的年代:趙士強、謝良貴、楊清瓏

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之前,台灣棒壇對於一壘手的評價較重視打擊而輕忽守備,對其守備的基本要求大多認為只要能夠接球就好了,而1982年世界盃,中華隊的一壘手選入了右打者楊清瓏和左打者劉國明。

 

此外,由於當年尚未碰到蠶室之類的中大型棒球場,所以也認為外野手守備並非那麼重要,只要會接球即可,因此中華隊陣中其實還有兩位隱藏版的一壘手,那就是趙士強和陳正中。這兩人皆以外野手身份入選,在該屆賽會的打擊率分別高達五成三和三成六。

 

儘管如此,實際上中華隊的一壘守備還是只派上楊清瓏和劉國明,並且固定擔任第三棒,但他們的打擊率卻未達兩成五,皆遜色於趙士強和陳正中,而劉國明的打擊表現略優於楊清瓏。

 

1983年洲際盃和亞洲盃的中華隊以同一支班底為主體,一壘手選入了謝良貴和蔡志敏,其中蔡志敏是中正盃國手選拔賽的打擊王,而謝良貴也是打擊前五傑,不過蔡志敏在洲際盃結束後遭到撤換,之後便未再入選國手。

 

謝良貴橫跨了兩個世代,自1975年便入選亞洲盃國手,並且在1983年再次入選國手。謝良貴雖然有一百多公斤,但是柔軟度佳,並且跑壘充滿拼勁,跑起來天搖地動,攻擊性十足。後來趣味性的瘋馬大力士棒球隊成立,專找重量級運動員,他便擔任隊中的游擊手。

 

謝良貴雖在1983年洲際盃輪替上場,貢獻度不可抹滅,決賽出戰古巴隊,面對1980年世界盃最佳投手Braudilio Vinent擊出3分砲,把比數拉開至5比0,是擊沉古巴隊的關鍵,而該場比賽是台灣以13比1首次打敗古巴。另外他對韓國隊亦敲出全壘打,最後一場對荷蘭則有重要的跑壘得分。

圖片來源:1984年奧運儲訓隊藍白對抗秩序冊
​圖片說明:謝良貴

 

至於趙士強雖然是重量級球員,但是從美和到文化時期皆是擔任右外野手,到了國手選拔賽時同樣鎮守右外野,所以自然以外野手身分入選。當年洲際盃的外野手名額有5人,他在賽會期間皆擔任指定打擊,到了亞洲盃開始轉換身份鎮守一壘,這兩次比賽皆以第三棒為主。

 

趙士強在洲際盃以4成32打擊率獲選為大會明星球員。他的強打不在話下,最經典的作品就是當年亞洲盃台日之戰那記內野高飛球漏接,差點斷送球隊進軍奧運之路,不過卻在三天後的台日加賽補上一發再見全壘打,打哭日本投手池田親興,戲劇性地率領中華隊闖進奧運。

 

可惜的是,成名後的趙士強未能精益求精,儘管當時媒體話題不斷圍繞著他將加入釀酒人或是阪神虎,只是他的體重卻也增加了約20公斤,正也說明了接下來的球技衰退。他到日本業餘隊之後不再被國家隊徵召,兩年後回國,亦只能入選第二隊。

圖片來源:1984年奧運儲訓隊藍白對抗秩序冊
​圖片說明:趙士強

 

1984年奧運的中華隊一壘手是趙士強和楊清瓏。這時趙士強的身材已然走樣,打擊實力與先前相差甚遠。至於楊清瓏雖是國手選拔賽打擊王,但是到了國際賽的表現卻不如預期,而且他的速度也是不受教練團重用的重要因素。

 

因此,這兩人的奧運表現慘不忍睹,各只擊出一支安打,打擊率皆低於一成,可說是中華隊一壘手績效最差的一次。幸好楊清瓏最後一場出戰韓國隊,延長賽第14局面對尹學吉臨去秋波,在道奇球場打出兩分砲而擊沉韓國,挽回一點顏面。

 

奧運結束後,趙士強和楊清瓏雙雙退出中華隊,使得中華隊一壘手的風貌開始有了改變。儘管後來楊清瓏又被選入1985年洲際盃,但他此時已開始為退休鋪路,不再那麼積極投入訓練,這也說明了當年台灣業餘環境的球員出路問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