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7

從王光熙到潘忠韋 ─ 談國家隊一壘手的世代傳承

光輝世代過後,王光熙成功接棒其兄王光輝,開創光熙世代。中華隊在1994年以後連兩年不振,但此時一壘手何治凡的表現仍值得嘉許。 1997年潘忠韋開始入選成棒國家隊,隨即用穩重的攻守表現擠下競爭者,站穩未來三年的主戰一壘手,也寫下了屬於自己的世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先前在從趙士強到王光輝 ─ 談國家隊一壘手的世代傳承一文中,談到了中華隊一壘手自1982年起至1988年的世代傳承,呈現出以趙士強、楊清瓏為首的重砲手年代變遷至鄭百勝、王光輝領銜的攻守並重年代之脈絡。

 

在王光輝之後,進入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培訓期間,這又是另一個世代的展開,本文將從這裡出發,並一路談到1996年奧運後由潘忠韋所開創的世代。

 

王光熙

1992年奧運的這段培訓期間,中華隊的主力陣容老早就已決定好了,大致上是鎖定幾位老將,再搭配20歲左右的潛力股,期待新血到1992年剛好球技成熟。原本的一壘手人選是羅敏卿、林光中,然而一方面發生抗命事件,另一方面羅敏卿的守備能力不足,因此主要上場的一壘手人選還是王光熙。


起初王光熙被棒壇期待的身份並非一壘手而是游擊手,這是因為他從小就鎮守游擊,青棒後成長為180公分高的少見游擊大物。從榮工三級棒球開始,他和表弟黃忠義形成絕佳默契組合「東西搭檔」。1987年,王光熙和哥哥王光輝一同入選洲際盃國手,這次他的身份是游擊手,創下中華隊史上最年輕游擊手的紀錄。

 

到了1989年洲際盃開始,奧運培訓隊成型,王光熙一開始並非任職一壘,然而隊內已有穩定的游擊主將羅國璋,再加上王光熙的傳球並不穩定,所以經過練習賽的磨合後,他才調任一壘手,而這段期間工具人張耀騰也曾被派守一壘。來到1989亞洲盃,王光熙終於站穩了中華隊往後四年的一壘大關。

 

王光熙最大的貢獻莫過於1991年亞州盃台澳戰,在延長賽14局上半擊出致勝三分全壘打,把台灣送入巴塞隆納奧運。隔年奧運出戰波多黎各,他在四局下敲出兩分砲重擊三朝元老Jimmy Figueroa,提前鎖定勝利,另外面對美國隊投手Darren Dreifort則是扛一發三分砲,一度燃起中華隊獲勝希望。

 

江泰權說:「我在中華隊這麼多年,王光熙是我看過最好的一壘手!」比較王光熙和哥哥王光輝,王光熙是王光輝的加強版,弟弟除了力量比哥哥小,其他方面均勝過哥哥,只可惜光熙成就不如光輝。

 

王光熙在國家隊期間擔任一壘手算是「任務編組」,回到母隊或是打職棒後,還是回到熟悉的二游位置。


1990年張文宗棄投從打,一開始擔任中華隊一壘手,跟王光熙的位置重疊,但是1991年洲際盃最後一場比賽中,陳威成為了跳接再見全壘打而撞斷了腳,之後張文宗因此被調往右外野,只留下王光熙一人獨守一壘。王光熙在這4年期間穩定擔任4到6棒,攻守俱佳,可以說是中華隊史上最具全面性的一壘手之一。

 

1993~1996年奧運培訓隊

童琮輝擁有187公分高,是中華隊史上身材最高大的一壘手。他就讀輔大期間擔綱游擊手並兼任投手,在1991年以前皆佔中華隊的二三游缺,然而其守位不確定的緣故,所以成為1992年奧運的遺珠之憾。


童琮輝原是高打擊率的球員,在羅德岱堡青棒冠軍賽中才擊出人生第一發全壘打。隨著時間推移,他的肌肉逐漸養壯,力量也長了出來,畢業後確定往野手發展並成為一門巨砲。

 

1993年亞洲盃,童琮輝擔任一壘手並繳出亮眼表現,榮獲MVP、打擊王、長打王以及最佳一壘手,極少人能夠將這些殊榮集於一身,不過因為他隨即投入職棒,所以其國手生涯僅曇花一現。

 

1996年的奧運培訓隊從1994年開始較具有雛形,總教練是謝明勇。謝明勇從1988年擔任第二隊總教練,指揮調度令人讚賞,因此銜命擔任1996年奧運儲訓隊總教練。

 

1996年奧運儲訓隊球員太過於年輕,三級棒球青黃不接,職棒隊大量挖角業餘球員,聲寶企業想要進軍職棒而綁住棒球協會,這時期的環境可說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奧運培訓隊的主力是合庫隊球員,原因出在總教練謝明勇太過於偏重合庫隊的球員,除了大量選進合庫球員,主力陣容也以合庫為主。

 

1994年中華隊的一壘手是何治凡,由於他的實力比不上同期球員,因此難以受到選訓委員的青睞,不過何治凡一直在合庫隊等待機會,除了鎮守一壘亦兼任三游防區,終於在1994年以老大哥的身分入選國家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