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2

【F1】Rd.16土耳其GP回顧:一套半雨胎跑完全場 Ocon如何做到?

Alpine車手Esteban Ocon以不進站的方式完成於綿綿細雨中舉行的土耳其GP決賽58圈賽程,成為F1史上自1997年摩納哥GP的Mika Salo以來首位達成不進站完賽成就的車手。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同先前的文章所提到的,Ocon在細雨中進行的土耳其GP決賽大膽的只用一套半雨胎完成58圈的賽程,成為F1史上自1997年摩納哥GP的Mika Salo以來首位達成不進站完賽成就的車手,而這也讓以第五名完賽的Lewis Hamilton質疑車隊要他進站換胎的決定,並認為如果他能如Ocon般留在場上,他有能力守住當時的第三名位置(按:但他最後還是遵從車隊指令進站了)。

對此Mercedes車隊領隊Toto Wolff表示車隊是基於當時的遙測數據與客觀環境才要求Hamilton進站,而指定輪胎供應商Pirelli賽車部門經理Maria Isola也表示並不建議車手做出如此將輪胎發揮到超過極限的舉動:

「以目測來看,我會說這些輪胎已經到達,甚至是已經超過極限,雖然我能理解車手會試著在這種環境中將戰果最大化,但我絕對不建議這樣的舉動。」

Pirelli也在賽後新聞稿中寫道:

「雖然決賽日如同週六般處於濕地環境,但雨勢不大讓賽道成為半雨胎的最佳使用環境,並展現出半雨胎對多變的濕地環境中的適應能力。」

「由於賽道路面在尾聲較為乾燥,在這個時間點進站的車手會發現胎面脫膠的速度會較快,對較早進站的車手來說是一大利多,而[Valtteri] Bottas在本場大賽中展現了最好的策略,我們認為部分車手的進站時間點較晚是考量到賽道路面的乾燥程度,甚至有可能使用光頭胎所致。」

「雖然我們並不推薦以一套半雨胎跑完全場,且告知部分車隊相關風險,不過半雨胎在本場大賽中仍展現優異的性能,並讓20位車手全數順利完賽。」

但為何Ocon能將以一套半雨胎跑完整場比賽成為可能?最大的原因在於決賽日的場地環境。

今年的土耳其GP如同去年般是在較低的溫度與細雨中舉行,以正常情況來說,賽車通常會將賽道路面上的水分吸走,並產生一條明顯的乾燥路線,不過在這次的大賽裡,車手們只能在部分賽段中達成這個目標,使賽道呈現半乾半濕的狀態。

而且週五於晴朗溫暖環境裡舉行的自由練習顯示去年被車手嚴重詬病的抓地力已獲得顯著改善,讓半雨胎雖然是週日決賽的主力用胎,但輪胎磨耗成了一大問題。

車迷們可從照片中所見半雨胎的溝紋在經過奔馳後已幾乎全部磨光,形成了類似光頭胎的胎面,不過這與一般的光頭胎相比更能適應這次的半乾半濕,且溫度偏低的路面。

這也是Aston Martin車隊與Sebastian Vettel試圖在比賽中使用光頭胎(中性胎)但失敗的原因。相較於半雨胎,在一般環境中使用的光頭胎需要更高的路面溫度才能讓輪胎達到適合的工作溫度,所以Vettel才會在離開維修區後如履薄冰,跑出比其他車手慢上將近1分鐘,且讓他數度滑出賽道的一圈。

磨開的半雨胎除了與光頭胎相比可迅速在溫度較低的路面使用外,整體的磨耗速度也會在溝紋磨平後進入一段穩定期,而且各隊發現換胎後的速度優勢並不如想像中的大。

另外在去年的大賽裡,Hamilton、Antonio Giovinazzi、Daniil Kvyat與Sergio Perez證明了半雨胎能在相對濕冷的環境中完成至少48圈、約80%的賽程,而且濕地賽不像一般乾地賽需進行至少一次進站換胎,這才讓部分車隊與車手評估不進站換胎的可能性。

不過代價就是這樣的輪胎極度考驗車手的輪胎磨耗管理,且輪胎在比賽尾聲會因磨損太過嚴重而增加爆胎的機率,像是車迷們可從Ocon的車載影像中看到賽車右前輪基本上已在爆胎邊緣,且這讓他在最後一圈與緊追不捨的Giovinazzi慢上4秒,差點讓他的第10名不保。

雖然Hamilton的輪胎磨耗管控技術一流,不過這對仍在與Red Bull車隊爭冠的Mercedes車隊來說是不必要的風險,畢竟沒有人能確信Hamilton真的能以這套半雨胎撐完全場,而且如果真的爆胎,打保險牌拿下第二名、再度回到積分榜榜首的Max Verstappen就能拉開更大的積分差距。

——

來源:

WTF1: How Can F1 Cars Go A Race Distance On The Intermediate Tyre?

motorsport.com: Pirelli doubts Hamilton could have finished without pitstop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