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2

為世代而戰-Patty Mills 如何成為澳洲跨族群的溝通橋樑(一)

他賽後的談話、舞蹈應該保留在國家檔案局。在季軍賽之後,我感受到此生未有的體驗,感到全身麻木,因為我發現,這可能是澳洲籃球史上最偉大的時刻。米爾斯是偶像、是時代的象徵。-Brian Goorjian

作者:WU

請繼續往下閱讀

Photo:Paul Harris


「南風在變,雨季來了」,位在澳洲遠東的托雷斯海峽小島,長老塔皮姆(Alo Tapim)從風的變化就能判斷天氣的轉變,他是原住民傳統知識的傳承人。他與曾侄子米爾斯(Patrick Sammy James Mills)站在住家陽台,聊起傳統與東京奧運。

米爾斯今年與布魯克林籃網簽下新合約,並在夏季奧運會帶領澳洲拿下銅牌,籃球迷從他身上看見精湛的現代球季展現:抄截、快攻、空中接力;塔皮姆則看到了古老的記號,看見屬於托雷斯海峽的圖騰,米爾斯的效率、靈活展現出橢斑馬鮫代表的圖騰、看見如軍艦鳥的平靜漂流、看見綠蠵龜般的強悍堅毅、以及綠蠵龜背上的藤壺,承載著家庭的期望。遠在澳洲南方,米爾斯母親 Kokatha 族人眼中,他們看到的米爾斯是楔尾鷹,能觀察到所有障礙,知道未來如何發展。

在埼玉超級競技場,米爾斯撐起的是澳洲群體的精神,前澳洲籃壇球星蓋茲(Andrew Gaze)在電視上留下眼淚:「我看到強悍的意志,米爾斯不迴避責任,背負了團隊期待。」;溫布頓女網冠軍巴蒂(Ash Barty)躺在佛羅里達旅宿沙發上獲得神奇體驗:「我相信所有澳洲人都在此刻感到無比光榮。」;澳洲橄欖球傳奇柏格恩(Shaun Burgoyne)跟著四位孩子在家中體驗夢想成真,電視前孩子們為「佩蒂叔叔」放聲尖叫,他對孩子們說:「叔叔是場上最好的球員,你們也能成為像他一樣的優秀選手。」。政治場上也有人感受到啟發,Gunnai Gunditjmara 族人、綠黨參議員索普(Lidia Thorpe)將季軍賽視為地球上最古老文化的任性展現:「我們受到不平等待遇,但仍繼續奮鬥,澳洲原住民需要這樣的領袖。」

最高級的讚於來自教練古爾建(Brian Goorjian):「他賽後的談話、舞蹈應該保留在國家檔案局。在季軍賽之後,我感受到此生未有的體驗,感到全身麻木,因為我發現,這可能是澳洲籃球史上最偉大的時刻。米爾斯是偶像、是時代的象徵。」

 

Photo:FIBA


「我以一種自己也不太能理解的方式與家庭中兩個文化連結著。」
 

這個故事分為兩個支線,第一段故事始於百萬年前,海底火山爆發、岩漿冒泡硬化,在古老澳洲大陸東方,一個新的島嶼誕生了。在托雷斯海峽搖這塊豐沃的土地上,美拉尼西亞人到來並定居,與島嶼並存,生活了好長一段時間。1872年傳教士抵達,幾年過後殖民佔領了這裡,許多原住民選擇離開家園,原住民美柏(Eddie Koiki Mabo)留了下來。從被佔領開始,美柏控訴昆士蘭政府,為了原住民土地生存權利而戰,在因癌症去世的同一年,澳洲政府推翻無主地法律原則,正式承認原住民擁有和使用其家人居住了數千年的土地的權利。美柏成了澳洲原住民的精神象徵,他有個姪子名叫班尼(Benny)-班尼.米爾斯。

另一段故事誕生自澳洲 Kokatha 荒漠,當歐洲人首次來到這,他們稱此地「無用之地」,當地被礦工佔奪、被用作原子彈試爆。1947 年,一位 Kokatha 原住民女性與白人男子生下名為伊馮娜(Yvonne)的女嬰,混血的伊馮娜被社福機構帶走,被其他家庭領養。「你母親不要你了」,這是伊馮娜從小所收到的說法,直到 1997 年澳洲人權協會「帶他回家」報告出爐,小女孩讀到親生母親的陳情信:「請把孩子還給我」。

一位美國體育作家曾用美國歷史解釋米爾斯的身世:想像一位參與過「塞爾瑪遊行」的非裔美國男子遇到一位走過「眼淚之路」的切羅基女性。在澳洲,名叫伊馮娜的離家女孩與名叫班尼的島嶼男孩相遇,他們一同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的原住民事務所工作。1988 年,結合他們家族歷史、期望、愛的男孩誕生,派翠克.米爾斯(Patty Mills)出生在這國家的權力中心。
 

Photo:Patty Mills


回憶米爾斯上小學的第一天,伊馮娜跟其他孩子母親一樣,陪著小孩一同到教室,只見班上最強壯的男孩走過來,一拳揍在寶貝兒子肚子上。「沒有人會事前準備好承受這種事情,我一生都在調適這類問題,直到今天」,米爾斯不喜歡將負面情緒帶回家中,對家庭傳統文化的驕傲與認同成為他對抗校園霸凌的最佳護盾。每晚,家中都會播放托雷斯海峽搖籃曲,早上起床就是觀賞父親一族傳統舞蹈,體會傳統文化的力與美:「我知道拍胸口的動作是模仿海鳥拍動翅膀的聲音、雙臂揮動是模仿水中移動的雙髻鯊,這些舞蹈動作與歌曲充分展現原住民族群的活力與語言魅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