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0/12

為世代而戰-Patty Mills 如何成為澳洲跨族群的溝通橋樑(一)

他賽後的談話、舞蹈應該保留在國家檔案局。在季軍賽之後,我感受到此生未有的體驗,感到全身麻木,因為我發現,這可能是澳洲籃球史上最偉大的時刻。米爾斯是偶像、是時代的象徵。-Brian Goorjian

作者:sam32171

米爾斯仍每天在學校遭受霸凌,對自身文化的了解給了他心靈一絲不至於崩潰的力量,體育則在現實生活中讓他有地方發洩。米爾斯熱愛團隊運動,只有在運動場上才有人願意跟他玩,他擅長橄欖球,但籃球場才是米爾斯最耀眼的所在。十八歲畢業於澳洲體育大學菁英學程,成功獲得加州聖瑪麗學院獎學金,到了美國,米爾斯第一次感受到不受拘束,卻也感到害怕:「我曾在停車場打電話給我媽,拜託她幫助我回澳洲」。

好險他撐住了,大二那年遇到了學校女子籃球隊的選手艾莉莎(Alyssa),兩人從最好的朋友一路相伴,於 2019 年結婚。艾莉莎的陪伴是米爾斯能獨自離開澳洲這麼久的關鍵,在 NBA 選秀會被拓荒者選中後,米爾斯坐了兩年的板凳,2011 年因為罷工關係,短暫回到墨爾本與中國打球。這段低潮期米爾斯經歷無球可打、漂流、受傷,只有經紀人與艾莉莎伴隨身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時我失陷煉獄,這是作為職業運動員殘酷、孤獨的一部分,是外界看不見的陰暗面。」
 

Photo:Patty Mills

--未完待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