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2

在奧本山亂鬥之外 老溜馬迷的三段回憶

美國時間2004年11月19日,太平洋彼端的台灣,一位大4學生正在電視機前看著心愛溜馬,客場出征衛冕軍活塞,在球賽大勢底定之際,卻見證了NBA史上最黑暗的一夜。近17年後,這一夜的紀錄片播出,又勾起這位老溜馬迷的一些回憶......

作者:31Mill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在奧本山事件之前,阿泰在球場上的過度激情,就一直是顆不定時炸彈。如同紀錄片提到,2004年東區冠軍賽第6戰,雙方第4節剩下約4分鐘時仍處於平手僵局,但阿泰在籃下要阻止Richard Hamilton跑位時,順勢將手肘朝對方臉上一架,被判惡意犯規,這也成為雙方氣勢消長的分水嶺。最終溜馬輸掉了系列賽,而阿泰在進攻端表現低迷,以及那惡意一拐,也成為球迷檢討的戰犯之一。

比起現在也被視為容易過激的Draymond Green,那時的阿泰我覺得更直接而純粹;Green某種程度是利用情緒驅動自己,但阿泰是躁鬱,讓他無時無刻帶著憤怒在打球。但如同紀錄片所述,連隊友都不清楚他面對了什麼問題,更遑論一般球迷了。

因此奧本山事件發生當下,坦白說,後續引發暴亂的活塞球迷固然有錯,但我更不能理解阿泰在勝負底定之際,為什麼要推大班?為什麼又躺在記錄台上?雖然後續有了解答,球團、隊友、球迷也願意給他機會,他卻在隔年要求交易。毀了Miller職業生涯最後的奪冠機會,又拍拍屁股走人,很長一段時間,很多溜馬迷看到他只剩失望與憤怒。

然而當阿泰2010年在湖人拿下總冠軍後,他接受媒體訪問的第一時間卻意外提及了過往,形容自己是懦夫。「我年輕時從那支偉大的印第安納球隊提前退出了,我搞砸了一切。」他還特別尋求溜馬隊友的原諒,「我那時容易衝動且自大,我辜負了隊友的希望和信任。」「現在我拿到了總冠軍戒指,但那些伙伴還在為冠軍拚命,這真是讓我羞恥。」

或許有人會認為說再多也於事無補,不過那一刻的懺悔,看得出是發自內心;至少自此之後,阿泰看起來不再那麼惹人厭。在紀錄片中,可以看到他更多的懊悔,更正視自己的懦弱,就算是極度厭惡他的溜馬迷,相信也應該放下了。

阿泰近年曾在受訪時提到:「多希望他們(溜馬)當初找的球員不是我,那就可以奪冠了。」話雖如此,沒了他,那年的溜馬還是一支冠軍熱門嗎?這問題不會有答案了;但我相信如果他沒有情緒問題,印城軍絕對能走得更遠。

回憶3:神米的最後餘暉

在紀錄片中,Miller提到奧本山事件是一個分水嶺,讓他覺得「時候到了」,因此在2002年2月、事件3個月後, 他宣布該季是他最後一個NBA賽季。不過在2004-05賽季開打前,當時年近40的Miller就曾透露可能在40歲退休,因此奧本山事件也並非直接促使他退休的主因,但可能更篤定了退休的念頭。

做為溜馬迷、Miller迷,在神米的最後一個賽季,自然是緊追每一場賽事。但前一季他場均得分已降到10分,與新秀賽季並列生涯最低。球隊年輕人幾已全面接班,而他季初又因手指傷勢缺賽,其實做為球迷,已經不敢奢想能看到偶像爆發的表現;只希望偶爾在危機關頭,能再看到「Miller Time」翻轉戰局,最後拿一枚冠軍戒光榮退役。

不過意外的奧本山,卻開啟了意外的最後之舞。在Artest、Jackson、O'Neal都面臨大量禁賽的狀況下,2004年12月重回陣中的39歲老將,又成為了球隊的進攻重心,該月平均17.7分;而Miller前一次例行賽單月場均17分以上,已經是2002年4月的事了。雖然主力陸續歸隊後,他的場均得分又下滑一些,但在2月發表退休宣言後又迎來了另一波高潮;他在例行賽最後兩個月的場均得分19.1分、17.4分,還有單場轟下39分的表現,看不出已是近40歲的待退老將。球迷、隊友、教練甚至都期待他還能再戰1、2季。

但他直言:「百分之百不會再回到球場了。」

2005年東區季後賽第二輪,溜馬6場輸給了活塞;最後一戰Miller仍攻下了27分,仍無法力挽狂瀾。當他被換下場的那一刻,我只能跟比賽現場的球迷一樣,在電視機前站起來,鼓掌、微笑歡送他。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多年之後再回憶,奧本山事件固然讓溜馬奪冠的希望火焰近乎熄滅,卻使Miller有機會在職業生涯的最後綻放餘暉,球迷也能對每場球賽抱持盼望,或許算是有失有得。

回到此刻,雖然O'Neal在紀錄片中提到,他有一部分還留在被拆除之前的奧本山宮殿球場,走不出來。但溜馬還在衝刺,球迷也會繼續跟著溜馬前行;Carlisle本季鳳還巢,也讓印城的奪冠火苗再度燃起。

至於奧本山,就這樣塵封在回憶吧!

但看完紀錄片的各方說法後,我還是很好奇,都比賽尾聲了,Jamaal Tinsley為什麼還要刺激阿泰呢?

(文章首圖翻攝自Netflix)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