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06

傷退後的思考 Klay Thompson的領悟之聲

在2019年NBA總冠軍系列賽第六戰因傷退賽後,Klay Thompson有了大把時間可以思考籃球以外的事。運用自己作為職業籃球運動員的知名度,這名金州勇士隊的得分後衛開始針對種族歧視及其他社會議題發聲...

在2019年NBA總冠軍系列賽第六戰因傷退賽後,Klay Thompson有了大把時間可以思考籃球以外的事。運用自己作為職業籃球運動員的知名度,這名金州勇士隊的得分後衛開始針對種族歧視及其他社會議題發聲。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意識到,身為NBA球員,我們的發言很有份量。」在週一的勇士隊媒體日上,Thompson如此說道:「我們可以利用這樣的話語權來做任何事。但這樣的機會得來不易,或許我們應該多關注社會上與個人、社區切身相關的大小議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些元首、領導人的曝光度、影響力甚至不如我們。能夠不只是說出自己的不滿,更為邊緣群體伸張正義,我認為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生於洛杉磯,Klay Thompson的父親是巴哈馬裔前NBA中鋒Mychal Thompson,他的母親Julie則是一位白人女性。Mychal Thompson於1978年被波特蘭拓荒者選為狀元,隨後在湖人隊拿到兩座總冠軍。在十二年的職業生涯中,這位老將一共出賽935場比賽,繳出場均13.7分、7.4籃板的數據,總收入超過五百萬美元。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Klay僅僅兩歲的時候,Thompson一家人——包括Klay的哥哥和弟弟——搬到了俄勒岡州的奧斯威戈湖(Lake Oswego)。當時,這座城市仍以白人佔多數,黑人社區非常少見。而Klay讀高中的時候,Thompson家庭又搬到加州橘郡的拉德拉牧場——同樣是以白人為主的高檔住宅區。Klay表示,自己非常幸運能夠在優勢環境下長大,同時就讀私立學校。

「作為NBA球員的兒子,我生活中的大多數時候,都和家境優渥、能讀大學並成為醫生、律師的白人相處。」Thompson說:「但當我來到NBA,我看見許多隊友和其他球隊的球員來自低收入家庭,甚至是巴西的貧民窟,而他們要非常努力才能提升生活水平。」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這非常難,有太多親朋好友想要依靠他們,不管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街坊鄰居,還是一起上學的朋友,都會讓他們陷入經濟困境,難以自保。」

然而,即便有他父親的財富和顯赫地位,Thompson在白人佔絕對多數的同儕群體之中仍感受到種族歧視。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私立學校,有色人種的孩子通常較少。」Thompson說:「你會聽到無知的言論,但我當時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受到言論影響。我當時還是個孩子,只把那些種族歧視的字眼當作耳邊風。我知道這就是無知的展現,但也只能想辦法阻止人們這麼說。直到長大成人後,我才漸漸意識到語言能造成多深的傷害。」

「這樣的創傷會一直留在記憶中。雖然在我身上不嚴重,但我在聯盟中的許多朋友都有受到歧視的經驗,有的因為膚色而被警察攔檢,有的在賣場被檢查,只因為店家不相信他們負擔得起費用。這些故事開闊了我眼界,我開始同理世世代代都在面對這些議題的人們。我想,2020年告訴了我們,這個世界需要更多的愛。我們應該傾聽故事,而不是先入為主地評斷,尤其是對於經歷了這麼多磨難的人們。」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進入聯盟至今,Thompson已經入選五次全明星賽,並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射手之一。這位三度封王的冠軍後衛在球場外一向低調寡言,僅以愛犬人士的形象示人。然而,在疫情籠罩的2020年,休戰養傷的Thompson目睹了George Floyd之死和其他警察暴力、不正義事件,於是開始積極地關注社會正義。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Floyd死亡事件發生後,勇士後衛Juan Toscano-Anderson在其家鄉奧克蘭發起一場和平抗議遊行。Thompson與其他隊友Stephan Curry、Kevon Looney和Damion Lee都在六月3日親自到場支持。Thompson並表示這場遊行深深地影響了他。

「Juan Toscano-Anderson帶領大家走在奧克蘭的街道上,是我這一年中最特別的記憶。他從小在東奧克蘭長大,這很艱難,我們都知道那一帶的風氣。我們跟著他和他的朋友,走遍當地的社區,一一唱名在警察執法下受到不公義對待的人們。」

「這或許是一整年中我最喜歡的時刻,我從中獲得很多力量,那是超乎現實的特殊感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