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9

「即使看起來狼狽,也要向前邁進」 斎藤佑樹,選手引退

2021年10月17日,斎藤佑樹正式在扎幌巨蛋1萬多名的觀眾面前引退。比起甲子園、六大學,我比較想聊的是近兩三年的斎藤,特別是在現場看到、聽到的部分。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0/17
札幌巨蛋,日本火腿vs歐力士比賽來到7局上,日本火腿1分領先。

隨著忍者亂太郎主題曲「勇氣100」的旋律響起,現場觀眾舉起了入場時球團贈送的橘色小海報,迎接今年斎藤佑樹在一軍的第一次登板。

也是最後一次。

兩週前的某個颱風天裡,斎藤正式透過球團發表自己將在本季引退的消息。

他上場後要面對的打者是歐力士的福田周平,歐力士正處在聯盟優勝衝刺的階段,打者沒辦法對斎藤做「禮遇」。

(引退賽上場的主角,對方打者大多會一路揮空,讓他取得出局數完成生涯最後一次的投球,但那是在雙方都沒有太多贏球壓力的狀況下)

雙方一路鬥到2好3壞滿球數,最後的最後,斎藤投了一個外角球。主審判定為壞球。

斎藤佑樹選手生涯的最後一人次投球,是個保送。

火腿決定更換投手,斎藤慢慢地走回休息室,與隊友擊拳。直到監督來到身旁,講了一些話後,帶著有點壓抑的表情,流下了眼淚。

後來接替上場的堀,成功守下第7局,最後火腿拿下這場比賽,用勝利來歡送斎藤。

 

在google打關鍵字斎藤佑樹、手帕王子等中文字搜尋,總能看到許多相關報導與討論,像是曾與神之子齊名、受傷、球速只剩120等等...。

或是在討論曾經在甲子園成名的職棒年輕選手,也會順便提到,像是視界的這篇

 

因為語言的關係,關注棒球的台灣朋友,對於日本為什麼花大幅度報導斎藤這件事,總是有點溫度差。即時宣布引退前的他,商品種類不是火腿最多,甚至是倒數少的,還是會像是「商品部部長」這類的綽號來稱呼他。

關於過去的斎藤,我想大家應該也讀到膩了,比較陌生的朋友,最近有位前輩寫了一篇很好讀的文章,很推薦大家去讀:

生涯僅拿15勝,卻擁有名人堂級退休儀式:齋藤佑樹的「手帕王子」傳奇究竟有多瘋狂

 

比起甲子園、六大學,我比較想聊的是近兩三年的斎藤,特別是在現場看到、聽到的部分。

 

「他真的是好選手,希望他能在一軍多點機會」

從不停下的手帕棒球人生

 

2019年,某一次火腿對樂天的練習賽中,斎藤上場投球。我因為有別的採訪案件,沒有進入攝影區拍攝,隔著鐵網看比賽,剛好和鬥士球團的廣報站在一起。

 

「他今年下盤的位移做了點新調整,看起來真的不錯。很少人能像他這樣,馬上抓到運用身體的訣竅。真的是好選手,希望他在一軍多點機會。」

 

他一邊看比賽,一邊跟我這麼說。

 

那天,斎藤投了兩局無失分。正好碰上新潟高野連宣布春季大賽要採用投球數限制規則,賽後有大批的記者想要採訪他。即使投了一場好球,記者群還是把重點放在高校投手投球數上。因為他那年在甲子園投了69局948球。

 

稍微知道斎藤的球迷可能聽過,他在大學曾為了不讓自己的髖關節傷勢惡化,透過微調自己的投球機制,持續出場比賽的故事。

 

因為他的能力與棒球腦,這樣的做法的確幫助到他,也在那四年為早大取得歷史性的好成績。受到手帕炫風的影響,那時候的六大學聯賽,只要是早大斎藤出場投球的比賽,進場人數快跟職棒沒兩樣。前陣子還有棒球youtuber貼出自己過去在六大學聯賽打球的舊照,聊起那時候的景象,說自己從沒看過,有那麼多警衛來維護球場秩序的場面。

 

扯遠了,先回到他的投球。

有資深的記者提到,斎藤其實是一個好奇心旺盛的人,對於新事物也會很積極的嘗試,但稍微比較沒有耐心。

從高中開始,斎藤就一直是背負著球隊勝敗的選手,最後一年的甲子園、六大學聯賽、甚至是進職棒的前兩年。他也一直會積極地回應這些期待。

有日本媒體前輩認為,這也許是他比較沒辦法接受手術,長時間復健的原因。

所以,這幾年總是能在季前看到「面對新賽季,斎藤調整投球機制」、「改變投球策略」這一類的報導,然後在春訓投出還不錯的內容。

每一次的調整,都能幫助他避免掉某些身體部分的傷勢,卻有可能引起其他舊傷&新傷的出現。開季看起來好像能投,但過一陣子就出現新的傷痛,然後又陷入泥沼中掙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