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0/19

「即使看起來狼狽,也要向前邁進」 斎藤佑樹,選手引退

2021年10月17日,斎藤佑樹正式在扎幌巨蛋1萬多名的觀眾面前引退。比起甲子園、六大學,我比較想聊的是近兩三年的斎藤,特別是在現場看到、聽到的部分。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就是手帕王子的職棒日常,每年都要面對傷患、期待、壓力、無奈的過程。

2020年10月,斎藤的韌帶受傷,他還是不接受手術,選擇新療法,也因此出現隔年春訓熱投200球這樣的翻譯新聞。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慘,怎麼還不退」
「這比乙組還慢」

 

台日兩邊鄉民其實都差不多,只是用語不同,畢竟球速、球威、實績這些還是職業棒球的看點。新聞下很多類似這樣的留言。

今年斎藤曾在接受採訪時提到,不管這新療法成功與否,希望自己留下的治療紀錄,能為這項研究往後的發展盡一份心力。

經過這半年多來的努力,斎藤終於在9月的二軍賽事上場投球。登板12次,投了16局,留下3勝1敗、防禦率5.51、7次三振、9次四壞保送、1次觸身球,總共被打了11支安打。每一次上場投球,他的球速、用球、控球都受到關注。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樣的球速能不能對付職棒打者?」
「他的選手生要繼續下去的話,投球策略得要怎樣怎樣...」

 

當日本體育媒體的專欄作家還在發表自己的見解時,他已經給出了答案。

 


不管多狼狽 都還是要向前邁進

 

 

除了斎藤,今年鬥士球團還有一位人物要從前線退下,那就是從2012年起擔任一軍監督的栗山英樹。栗山執教首年,一開始就做出非常驚人的決定:讓職棒二年級生斎藤擔任開幕戰先發。

那時有很多質疑的聲音,認為球團應該選擇有實績、比較穩定的武田勝,而不是斎藤。

2012年的開幕戰,斎藤面對西武,主投9局只失1分,成功為栗山體制拿下第一勝。可惜的是,同一年的11月,斎藤的右肩關節唇出現損傷,接下來的每一年,他幾乎都得跟傷病搏鬥。

 

「沒辦法講得太明確,但基本上手肘、肩膀、髖關節、腰都滿不舒服的。已經沒辦法一個個去好好治療的狀態了。」(2021年10月17日,引退賽前記者會)

 

即使如此,鬥士球團還是願意信任他,給他自己調整和嘗試的時間。因為他想要回應球迷、隊友支持的模樣,球團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栗山監督一直對我說,放棄很簡單,但不管多麼痛苦,都要往前邁進,直到最後一刻。所以我決定,不管多辛苦,一定要向前看。雖然說很多事都沒辦法達成,但對於這不斷去嘗試的過程,我沒有任何的後悔。」(10月17日,引退賽)

 

為了想要一起拿下甲子園優勝的隊友,面對擁有田中將大的駒大苫小牧,他一路投到最後。

為了擔起早大棒球部主將的責任,他總是能為球隊挺身而出,壓制對方打線。即使他的左髖關節開始出現問題。

為了想要回應球迷的期待與支持,不斷地找尋讓自己能夠更快回到投手丘上的方法。因為沒辦法達成,在引退賽演說時,第一段就得向球迷說出「很抱歉,沒有留下大家期待的成績」。

很多人會說他大學時期有點自負,週刊拍到他跟哪個知名女星出去玩的八卦。

但他也是同世代選手們的目標,是清宮決定專心打棒球的原點,當年那場平成最激烈的甲子園決勝戰,影響多少日本球兒,光是這兩週的新聞量,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斎藤曾在媒體前提到,棒球是他結識夥伴的橋樑。

他的職棒生涯裡,大多是辛苦的時間。也許就跟他的最後一球一樣,結果並不是取得出局數,而是讓人惋惜的保送。學弟解決危機回到休息室時,斎藤還得向他說拍謝。

直到最後一刻,他都還是選擇對決。

 

「手帕王子,那是什麼啊?」
那時聽到被取這個綽號時,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大學時,自己其實滿討厭這個綽號的。但在進入職棒後,感受到「原來會有這些事啊」後,想法有慢慢改變。
我想正是因為有這個綽號,才會讓大家知道我這個人的存在。現在回想起來,那位幫我取名的人,我真的很感謝他。(2021.10.12,引退賽的5天前,接受S-park採訪)

 

這就是從2006年,在日本全國捲起旋風的斎藤佑樹。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