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0

[奧運馬拉松故事13] 1912斯德哥爾摩-消失的選手、跑出人命的馬拉松

歷經前四屆許多選手,比賽過程中因規畫不當或天氣影響之慘烈狀況下,仍選擇繼續舉辦。68位選手,於北歐瑞典的仲夏午後開跑,雖然在主辦單位努力籌備下-全程交通管制,賽前清掃並灑水,避免塵土影響,許多選手也戴上白帽、手帕等防曝曬,賽道兩側還有許多加油民眾,但仍不敵長時間在炎熱潮濕高速奔跑下的負荷,一半選手未能完賽,甚至發生了奧運史上首次選手在賽場上昏倒後死亡的事件。

作者:詹阿智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12年奧運會,來到北歐瑞典的斯德哥爾摩舉辦;來自日本的金栗四三(長跑)與三島彌彥(短跑),是首兩位參加奧運的亞洲選手。

奧運馬拉松賽事,歷經前四屆許多選手,比賽過程中因規畫不當或天氣影響之慘烈狀況下,仍選擇繼續舉辦。有68位選手出賽,來自19國,在1912年7月14日於北歐瑞典的仲夏午後開跑,雖然在主辦單位努力籌備下-全程交通管制,賽前清掃並灑水,避免塵土影響,許多選手也戴上白帽、手帕等防曝曬,賽道兩側還有許多加油民眾,但仍不敵長時間在炎熱(32° C)潮濕高速奔跑下的負荷,一半選手未能完賽(僅34人完賽),甚至發生了奧運史上首次選手在賽場上昏倒後死亡的事件。

南非選手Ken McArthur與Christian Gitsham拿下金、銀牌,美國最後一刻遞補參賽的年輕好手Gaston Strobino則拿下銅牌。

這次美國組了堅強的馬拉松隊伍,派滿12位選手參賽(當時最多一個國家可派12人)。上屆倫敦奧運冠軍John Hayes因已轉職業運動員無法參賽,這次擔任助理教練;代表隊成員都是一時之選,包含1908倫敦奧運馬拉松銅牌Joe Forshaw、波士頓馬拉松1911年冠軍Clarence DeMar、1912年冠軍Mike Ryan,兩位印地安原住民跑者Lewis Tewanima、Andrew Sockalexis;最後一位入選者是年僅20歲的Gaston Strobino,他因有其他跑者放棄前往奧運而遞補。

英國則組了8人的隊伍,成員皆為近期在Polytechnic Marathon*註 表現傑出的跑者。包含1909年冠軍與1912年之3~8名。

1912年Polytechnic Marathon的前兩名分別是加拿大James Corkery與南非Chris Gitsham,他們兩位也來到斯德哥爾摩奧運馬拉松賽場上。

芬蘭長跑好手Hannes Kolehmainen剛贏得本屆奧運會5000m、10000m、越野跑三面金牌,他的哥哥Tatu Kolehmainen則參加馬拉松比賽,是賽前頗被看好的選手。

那個時代跨洲參賽選手都得長途跋涉,在長時間搭船、轉車(火車、汽車、馬車等)下,因訓練空間的限制,狀況很難維持,抵達當地又得適應氣候環境飲食;或許當時馬拉松選手間除了體能上的較勁外,勝出的關鍵更多是身心適應調整的能力。

 斯德哥爾摩奧運體育場  from wiki- by Johannes Scherman

日期:1912年7月14日 星期日 13:48 起跑

路線:奧運馬拉松首次採用去回原路折返路線。

   起終點:斯德哥爾摩奧運體育場 (鐘樓與紅磚拱門是其一大特色)

   折返點:Sollentuna鎮

距離:40.2KM

參賽選手:68人來自19國

起跑  By photographer of IOC - Official Olympic Report

起跑繞行3/4圈跑道後,由地主選手Alexis Ahlgren率先離開體育場,代表日本的金栗四三則是倒數第五位。5km左右,Tatu Kolehmainen追上Ahlgren取得領先;但最先抵達半程折返點Sollentuna的是南非Chris Gitsham(1小時12分40秒),緊跟其後是Tatu,然後是McArthur;其餘落後1分鐘內有五人,分別是英國Fred Lord、義大利Carlo Speroni、瑞典Alexis Ahlgren、瑞典Sigfrid Jacobsson、加拿大James Corkery。

跑者離開田徑場  By photographer of IOC - Official Olympic Report

25km時,Tatu追上Gitsham,兩人並肩跑了幾哩路,直到Tatu在35km時體力不支棄賽,而McArthur則在此刻追上同胞隊友。他們領先地主選手Jacobsson與賽前未受關注的美國選手Gaston Strobino超過1分鐘。

McAtrthur衝線 - By photographer of IOC - Official Olympic Report

在距離終點體育場外幾公里處的坡段,Gitsham停下來喝水,McAtrthur趁機取得領先,率先進入了體育場;他的狀況相較於上屆Pietri進入會場時要好得多,兩位南非選手也先後通過終點,拿下金銀牌。銅牌意外由美國Strobino拿下;地主選手Sigfrid Jacobsson拿到第六名。美國隊雖拿下3、4、7、8、9、10名,但相較於上屆獲得金、銅牌,這表現只能說差強人意。倒是年輕的銅牌得主Strobino,像是美國馬拉松圈之幻影流星般,奧運後就退休不再參賽,他運動生涯唯一參加的一場馬拉松就是1912斯德哥爾摩奧運馬拉松,並拿下第三名。(美國奧運資格他是以半馬成績取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