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4

重返現場的漫漫長路 - PGL Major Stockholm

在2020年2月27日,IEM Katowice站賽事宣布因為武漢肺炎的影響,將取消所有現場觀眾的入場,在宣布決定的當下,沒有人想到這條重返現場的道路會如此地漫長。

作者:santa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2月27日,由於波蘭開始出現有武漢肺炎病例,為了避免人群聚集造成進一步的病情擴散,西利西亞省長發佈了有關大型活動的禁令,而首當其衝的就是每年於Katowice吸引十萬餘名觀眾參與的IEM賽事,也因此後續進行的賽事都在無觀眾的情況下舉行,當Natus Vincere戰隊終於捧起冠軍盃的那一刻,記者們的快門聲/少數工作人員的歡呼聲完全無法填滿空曠的Spodek Arena。

禁令宣佈時,長期負責職業賽事業務的ESL副總裁Michal "Carmac" Blicharz決定親自上陣,向觀看者告知這個消息。在Katowice站賽事開始前,其實主辦方與當地政府就已經有討論關於武漢肺炎的因應對策,但局勢在短短時間內的變化太出乎所有人意料,完全打亂了主辦方的盤算。但Carmac、選手們與當時的觀眾都沒有預料到,這條重返現場之路竟是如此漫長。

 

 

 

 

在IEM Katowice站賽事結束後,原訂於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辦的Flashpoint Season 1季後賽事也因為歐洲疫情的擴散而將舉辦地改到了洛杉磯,而後又在賽事中途將比賽改成全線上形式。不過Flashpoint Season也是最後一個有現場觀眾的S-Tier等級賽事,後續的DreamHack Masters Jönköping、BLAST Premier Spring Finals、IEM XV Melbourne、ESL One Cologne等賽事甚至直接取消。

在賽事頻頻取消的初期,主辦者對於賽事的再次舉行還充滿信心,所以他們決定把這段時間變成地區積分賽階段,希望能一方面減少參賽隊伍的移動,一方面維持賽事的熱度,最後讓2020年底的里約大賽成為CSGO重返榮耀的起點。

但巴西其實正是這一波疫情受災最嚴重的國家,當總統本人Jair Messias Bolsonaro帶頭反對「封鎖」「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等措施的情形下,巴西自2020年5月起每日確診人數都突破一萬以上,2020年年底甚至有出現單日六萬九千人確診的記錄,也因此ESL中止了里約大賽的計畫。

這段時間都在線上進行的CSGO賽事也鬧出了不少新聞,有趣的如Bad News Bears的Spongey在家中連線打晉級賽,裸著上身帶點心給兒子的父親卻在不經意間成為了注目焦點。難堪的則有因為網路問題導致整場比賽只能播放主播台看主播聊天、或著是難堪的Akuma事件/CS教練作弊醜聞。

 

積分賽中誤入鏡頭的父愛

 

來自烏克蘭的Akuma在CIS區域晉級積分賽事裡,一路擊敗許多世界頂尖隊伍拿下第三名與大量的積分,這隻世界百名外的隊伍因此瞬間爆紅,可是也在賽事結束後,共同參賽的其他15隻隊伍裡有14隻隻連署要求徹查Akuma的作弊嫌疑。Natus Vincere戰隊的教練Blade認為Akuma選手進攻的時機點總是太過「巧妙」,而攝影機裡選手的視線也總是飄向螢幕範圍外的某處,讓他覺得十分詭異。

但是要求徹查的要求卻因為賽事主辦Epic Esports未全程錄音選手對話\選手單人錄影\戰隊全景錄影,使得調查難以進行,後續更被發現主辦方直播時並未保留1分鐘Delay時間,對手只要觀看直播就能完全了解場上動向;伺服器也沒有設置嚴密的防護,只要有心人士願意,所有情況幾乎是一覽無遺。

Akuma的故事在他們於後續賽事一敗塗地後暫時完結(註1),可是教練使用漏洞作弊的醜聞卻還未平息,總共有多達36位教練因為涉入漏洞問題而遭到電競協會處以數月到數年不等的與賽禁令,其中一位於醜聞風暴中自首的教練Nicolai "HUNDEN" Petersen更在禁賽結束後又發生了洩密戰隊Heroic所用戰術的事件。

HUNDEN因此事被Heroic解除職務時,他向記者透露他使用漏洞的事情隊員不僅知情,甚至有隊員協助他完成漏洞的操作,由於Heroic正巧是線上賽時期表現出色的隊伍之一,事件發生的時機點又正巧是他們參加疫情首個現場賽事 IEM XVI Cologne前,讓他們在這個賽事的表現遭到許多人的密集檢視。

 

重返現場的初次嘗試 - 沒有觀眾的現場賽事 IEM XVI Cologne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