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3

為世代而戰-Patty Mills 如何成為澳洲跨族群的溝通橋樑(三)

「光是談論我就起雞皮疙瘩,那座空蕩的球場又深又重,巨大的聲響讓我感受到整個國家。那種詭異的嗡鳴聲跟我最近一次造訪烏魯魯十一樣,我重新理解、感受、存在。」

作者:WU

請繼續往下閱讀

Photo:AAP / Scott Barbour


奧運隧道一片漆黑,澳洲掌旗手坎貝爾(Cate Campbell)轉頭望向搭檔米爾斯,開口:「你看這看台多酷阿」,米爾斯的感受卻相反。「光是談論我就起雞皮疙瘩,那座空蕩的球場又深又重,巨大的聲響讓我感受到整個國家。那種詭異的嗡鳴聲跟我最近一次造訪烏魯魯十一樣,我重新理解、感受、存在。」

米爾斯的心中,澳洲籃球國家隊(Boomers)佔有巨大地位。他坐在椅子上,翹著腳聽著原住民樂團 Yothu Yindi 的音樂,認真記住過去國家隊的球員名單,他打算在一場布里斯本的賽事中向他們致敬。名單中包含他參加兩次奧運的叔叔莫爾修(Danny Morseu),以及他的堂兄、首位踏上 NBA 賽場的澳洲原住民選手賈瓦伊(Nathan “Outback Shaq” Jawai)。

十二歲時,米爾斯看著佛里曼(Cathy Freeman)幫助國家拿下四百公尺田徑金牌,八年後他穿上夢寐以求的國家代表隊制服,加入由教練古爾建帶領的澳洲男籃隊。當他加入國家隊時,蓋茲與朗利(Luc Longley)才剛宣布從國家隊退休,十九歲的米爾斯代表了球隊後場的未來,古爾建明白的說:「當時球隊正在重建,我從沒想過十二年後再踏入奧運殿堂能走這麼遠。」
 

Photo:News Corp


以東京奧運為重心,米爾斯協助澳洲國家隊在加州紐波特海灘建立一座培訓中心,球館兩側皆掛上原住民旗幟、托雷斯海峽島旗幟和澳洲國旗,場內播放澳洲樂團冷鏨(Cold Chisel)、澳洲天后凱莉.米洛(Kylie Minogue)與傳奇金屬樂團 AC/DC 的歌曲。一天晚上,米爾斯租了台豪華巴士,邀請球隊成員到洛杉磯郊外峽谷的一棟別墅,他們在泳池狂歡,那而有餐車、樂團演奏,每個人獲得一頂阿庫布拉(澳洲鄉村的兔毛氈寬檐軟帽),以及一個裝有維吉麥(Vegemite-一種澳洲傳統食物醬,由酵母提煉物製成,味道極強烈)與美祿(Milo-澳洲國民沖泡飲)的霹靂腰包。

米爾斯為球隊設下「金牌氛圍」的座右銘,以身作則參與每一次訓練的最後一刻,且細心安排訓練流程。教練古爾建說:「我執教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但在這個團隊中,我體驗前所未見水準。佩蒂的口頭禪是『沒有驚喜』,所有的動作都精心策畫過。」。除了隊場上的用心,澳洲隊更尊重日本對於更衣室的崇敬態度,裝備經理維拉納圖萊奧(Albert “Junior” Viranatuleo)會確保所有物品清洗乾淨並整齊掛在牆上,牆上貼有標語、旗幟,置物櫃分類成刮鬍刀、毛巾、食物、音樂。井然有序的態度讓各隊經過都發出驚呼:「哇!這些傢伙是何方神聖!」,維拉納圖萊奧也在今年獲得猶他爵士隊賞識,前往籃球最高殿堂擔任裝備經理。

「跟著米爾斯的這兩週讓我體認 NBA 球員對比賽的嚴謹態度。」-維拉納圖萊奧
 

維拉納圖萊奧
Photo:Basketball Australia


這樣的職業精神付出代價,澳洲隊獲得本屆東京奧運男子籃球銅牌,這是澳洲男籃首座獎牌,米爾斯瞬間成了國民英雄。寒冬中的澳洲人民振奮的從沙發跳起,來自 Yankunytjatjara 和 Wirangu 部落的體育節目主持人華蕾(Shelley Ware)落下激動的眼淚:「整個原住民社群都感動流淚,我十四歲的兒子當晚穿著米爾斯的球衣入睡」。米爾斯賽後的訪問再度感動無數澳洲原住民族群,口中說出腦中熟記的多位澳洲男籃傳奇:從林賽.蓋茲(Lindsay Gaze)到邁克爾.阿.麥特(Michael Ah Matt)這位於 1964 年代表國家隊的第一位原住民選手。

「這是段我們經常遺忘的歷史,我們走的每一步都與這些走在前面的原住民選手們有著深厚連結,前進的每一步都要感謝他們。」-華蕾
 

Photo:Matthew Adekponya

 

--未完待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