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0/24

Cedric Mullins:3年後再獨自邁向中外野,我不再是誰的接班人

三年前,第一次站上金鶯球場中外野時,Cedric Mullins同樣是第一個跑上場的,然而那次是Adam Jones的安排,「接班人」這個稱號終究是太沈重,Mullins最後沒能成功接下。繞了一圈、沈寂多時再度回到大聯盟,這次他不再是誰的接班人,憑藉自己的表現站穩了這支球隊的中外野。

作者:Kumi

載入史冊的初登場

當國歌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後,就是金鶯野手拿起手套跑向場上就定位的時候,帶隊的通常是中外野手瓊斯(Adam Jones),只是那天他卻待在休息區遲遲沒有出發,因為這一天,中外野已經不是屬於他的了。

該役是瓊斯在金鶯11年生涯首度鎮守右外野,廣闊的中外野現在後繼有人、帶領大家跑出場的火炬也該交棒,他在休息區裡讓出一條路給這天迎來初登場的穆林斯(Cedric Mullins)。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聯盟初登場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在恍恍惚惚中度過的,興奮、緊張等難以言喻的情緒混雜在一塊,很多事情都來不及反應;年紀比瓊斯小9歲、矮一顆頭的穆林斯亦是如此,聽到大前輩的指令,一開始還以為對方在開玩笑,直到認清事實後,才在被隊友推了一把下,成為當天帶金鶯野手上陣的領頭羊。

相較於1局上登場守備的遲疑,穆林斯接下來在打擊區上可就沒有半分猶豫,首打席就從紅襪先發伊歐瓦迪(Nathan Eovaldi)手中敲出右外野帶打點的二壘安打,接著在瓊斯敲安後跑回本壘得分。

初試啼聲要讓人留下印象不簡單,但穆林斯辦到了,那晚他揮出3安、包括2支長打,進帳3得分、2打點,球隊雖然輸球,但他在史冊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成為金鶯搬至巴爾的摩以後,隊史首位初登場能繳出猛打賞的選手。

那時是2018年8月,瓊斯的合約在季末就要到期,離隊幾乎已是定局,從這位4屆金手套上述飽含傳承意味的舉動就可得知,金鶯未來的中外野,就是要交給穆林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人的選秀會

能看到穆林斯站上坎登公園的中外野,整個金鶯球團最欣慰的非莫拉雷斯(Rich Morales)莫屬。

莫拉雷斯在2014年接下金鶯北、南卡羅納州地區的球探,那年5月的某個清晨,他臨時起意開5個小時的車到北卡的金斯頓(Kinston)看一場社區大學的錦標賽,該役由路易斯堡(Louisburg)學院與斯帕坦堡衛理學院(Spartanburg Methodist)交手,在2局時到達的他,沒有選擇坐在本壘觀察投手,而是走到三壘側。

映入眼簾的第一個打者是位矮小的左打,他將一顆變化球猛夯出牆,「那是座標準的球場,但他很輕鬆就把球射出牆外,馬上就抓住我的注意力,」莫拉雷斯提起對穆拉斯的第一印象,「我心想『哇!我現在到底看了什麼?』兩局過後,我就確信他是這場比賽最棒的選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莫拉雷斯在打電話給球團的全國球探監督報告、自己發現一塊璞玉後,留下來把整場比賽看完,賽畢進到休息區喊了那位稍早開轟的外野手、想打聲招呼,卻忘不了接下來受到的震撼,「他抓住我的手的感覺就好像兩塊磚頭夾住,我從來沒握手被握得那麼用力過,」莫拉雷斯憶道,穆林斯的雙眼就這樣直直望著自己,「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能量,知道這個孩子是真貨。」

莫拉雷斯當天就與穆林斯的父母見了面,告訴他們兒子以後一定會在大聯盟打球,「他的父親看著我,露出很有趣的表情。」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人比博伊斯(Boyce Mullins)更了解穆林斯的天賦、以及先天上的限制了。

穆林斯3歲時曾收到一組高爾夫球具當禮物,那是老虎伍茲如日中天的時代,正當博伊斯從廚房想看兒子能把眼前的小白球推多遠時,眼前的那幕卻讓他連忙放下手邊的事衝到沃爾瑪,買了一組棒球手套。

「我看到他把高爾夫球往空中丟,然後用球桿揮擊出去。」博伊斯買回手套後馬上跟兒子傳接球,「球丟到哪他的手套就能擺在哪裡,我馬上跟太太說,『這孩子可能真有兩下子』。」

173公分的穆林斯運動能力無庸質疑,然而從小就矮人一截的身材也成為限制,「他小時候其實一壘跟中外野都守過,我跟他說將來(一壘)不會是你的選項。」高中時也打棒球、身高182公分的博伊斯憶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