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4

短文系列 ── 所以,我們看待 Ben Simmons 的方式真的正確嗎?

相信對於大部分的球迷來說,欣賞球賽是為了感受血脈噴張的激情、享受球隊勝利時的喜悅,而不是讓自己陷入憤怒、怨懟和仇恨的囹圄中。或許我們沒有能力改變體育競技殘酷的現況以及在濃厚的「結果主義」氛圍之下單單只以勝負斷定球員成敗的事實,但我們可以嘗試改變自己對待球員的態度、以鼓勵與支持取代嚴厲的苛責。

作者:Gauss

請繼續往下閱讀

Glacier1943

我不知道筆者會不會接受, 進電影院看到的是一部從頭到尾, 全部都是 NG 片段的電影? 對多數球迷來說, 認識球員的方式就是他們在球場上的一舉一動, Ben Simmons 缺的是運動家精神, 他連對籃球最基本的尊重都不願意給, 不能說全世界看 Ben Simmons 打球後 Diss 他的人視力都有問題

Gauss

我不確定「全部都是 NG 片段」的意思。
但是細數三度入選全明星賽、一次年度第三隊、兩次年度防守第一隊、一次抄截王等等成就,這些也都算是「NG 片段」嗎?

Akira Rin

那些低自省的球迷也不會真的花時間思考這些,他們上網看球要的就是發洩,而非熱愛。

反正所有的偏差生都是活該去死。這種簡單的結論才是大部分人覺得輕鬆的視角

佳偉

那請問閣下,對Ben Simmons 的看法為何呢?

Gauss

我的看法就是我們不應該有看法,因為對於事情的瞭解層面過少,不應貿然評論。

fb - 陳沐軒

所以是怎樣的資訊誤差導致大眾的看法有誤?又或者是說,有什麼樣的資訊可以更公正的看待這件事?
提出理論是很不錯,開頭與結尾也很不錯;但是中間的內容完全沒搭配實際案例的癥結點讓讀者配合理論做思考;反倒讓人感覺,理論的應用方式有點像是先射箭再畫靶。
另外體育界對於選手心理不重視的論述不適合用在這;這些領明星薪資的球員,會沒錢去心理諮商?

Gauss

怎樣的資訊誤差導致大眾的看法有誤?
我在文章中提到,我們對於 Ben Simmons 的理解很可能只有以下幾個資訊來源:他前幾個賽季在場上的表現、隊友與教練團對他的公開描述與評論、他個人社群軟體所分享的內容以及來自媒體可能被渲染的報導與可能經過剪輯的短片。

這樣的資訊來源很可能也無法得知事情的全貌。

Gauss

有什麼樣的資訊可以更公正的看待這件事?

我覺得能更公正的看待這件事的少數解方之一就是「時間」。隨著時間的過去,或許會有更多事情水落石出,因為現在的情況很複雜,會許不會把所有資訊對外公開。

Gauss

而您提到的心理諮商層面,其實運動員尤其是獲得高薪的球星絕對不會沒錢。但是是否有人告訴他們心理諮商的重要性?能否在正確的時間伸出援手?

Kevin Love 在回顧自己與恐慌症共處的經歷時提到:「這事情還挺奇怪的。NBA 裡面有各種專業的人員,教練、訓練師和營養師們已經在我生命中存在了數年,但是當我因為恐慌症感到極度不適時,這些人卻沒有一個能提供我最需要的幫助。」

王志偉

選擇當一位職業球員,獲得高額薪資和聚光燈,就要覺悟會表現好會接受讚美,但表現不好同樣獲得訕笑與謾罵。這是理所當然事情。更何況是拿錢不投球這種鳥事。球迷花錢觀賞球員打球,某一方面也是將現實不滿投注在球員身上,所以得到訕笑與謾罵是理所當然。若無法承受就不要站在舞台上。若全面釐清事實並進行客觀分析,需要更多資訊。請問哪裡可以得到正確資訊?媒體還是本人?更何況一般球迷怎麼可能有那麼多時間去收集相關資訊。若照作者所說,那麼球迷只能閉上嘴巴觀賽,若有評論就會被塞沒有釐清事實和客觀分析

Gauss

認為花錢觀賞就可以訕笑與謾罵,這絕非理所當然,更何況很多人根本沒有花錢;而且許多人的言詞都涉及人身攻擊層面,這絕對是不該被允許的。

再者,觀賞球賽可以抱持著欣賞態度,未必是要將現實不滿投注在球員身上。

BAGA615518

合約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在指定時間範圍內.資方保證支付薪水而勞方保證提供勞力.對兩造來說都是具法律效力的一種約束力.當然合約中可以留有彈性或是針對好惡的規範.但西門的合約裡並沒有這類附條.所以現在西門單方面怠工.在我看來76人球團應該是可以完全以違約告上聯盟與法庭的.之所以還沒如此的原因一方面是球團還不願與球員全面撕裂.另一方面是若球員身揹官司可能讓原本就交易不出去的狀況更加複雜.但西門方面似乎誤以為這種自己單方面的抵制是可以長久平安無事的? 現在只是球團不下重手不是沒能力下重手.如果76人球團決定認賠殺出的話.大可以藉官司而讓西門直到2025球季前都無球可打.西門方可曾做好最壞打算的準備?

Gauss

首先,球員是可以因為心理健康而缺席的。
其次,Ben Simmons 是否為最壞打算做好準備並非本文討論之議題。

BAGA615518

在季前兩方你來我往的時候怎麼就沒看到"心理問題"的說法?直到開始罰款後才出現?.而且說揣摩西蒙斯陣營的打算並非討論議題也是蠻奇怪的.因為這個劇場本來就是76人球團與西蒙斯陣營之間的摩擦所造成.要討論兩造間的差異當然就必須討論兩造的立場.堅持.以及可能面對的問題不是嗎?

短文系列,試圖以一千字以內的文章紀錄筆者的觀點與想法。

今天的主題是〈 所以,我們看待 Ben Simmons 的方式真的正確嗎?​ 〉,LET'S GO!!

1977 年,Lee Ross 發表了一篇標題為 The Intuitive Psychologist And His Shortcomings: Distortions in the Attribution Process 的文章,在這篇被其他學者多次引用的文章中 Ross 創造了“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這個詞彙。

 

[ 註: Lee Ross 是近代極具影響力的社會心理學家之一,在 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 (QS大學心理學排名世界前十五)取得博士學位後,在 Stanford University 從事教職與研究。不僅如此,他還是美國 William James 心理學會的研究員,更成功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

 

究竟什麼是 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 (基本歸因偏誤) 呢?

 

Ross 認為人們資訊不夠充足的情況下,往往傾向於認定他人不佳之表現或行為乃源於其本質、並輕忽情境的影響力,這種情況便稱為「基本歸因偏誤」。

作為球迷,我們對於 Ben Simmons 的理解很可能只有以下幾個資訊來源:他前幾個賽季在場上的表現、隊友與教練團對他的公開描述與評論、他個人社群軟體所分享的內容以及來自媒體可能被渲染的報導與可能經過剪輯的短片。

 

顯然的,即便我們對上述所有資訊都瞭若指掌,依舊與真正了解「Ben Simmons 這個人及其想法」有雲泥之別;如此一來,我們不僅無法設身處地從他的角度換位思考、只以片面資訊進行臆測而得到更多錯誤的結論,更可能犯了上方所提及的基本歸因偏誤。

 

雪上加霜的是,個體的認知行為無可避免地會受到來自群體壓力的影響。Bandwagon effect (從眾效應) 讓許多人不再保持理性的思考而採信主流的觀點、Backfire effect (逆火效應) 更可能讓這群人強化了自己的未必正確信念;Belief Bias (信念偏誤) 則如 the final nail in the coffin (最後的棺材釘、最後的致命一擊) ,讓相信結論者認為推理出該結論的過程完全符合邏輯。

於是乎,許多球迷對於 Ben Simmons 的想法與看法便陷入這樣的迴圈中,只要談到他便是無數的訕笑與謾罵;而這樣的情況肯定是讓人遺憾的。

 

相信對於大部分的球迷來說,欣賞球賽是為了感受血脈噴張的激情、享受球隊勝利時的喜悅,而不是讓自己陷入憤怒、怨懟和仇恨的囹圄中。

 

我在之前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體育界對於選手的心理層面問題不夠重視,而球迷對球員的惡意謾罵便是造成選手心理受創的重要因素之一。或許我們沒有能力改變體育競技殘酷的現況以及在濃厚的「結果主義」氛圍之下單單只以勝負斷定球員成敗的事實,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對待球員的態度、以鼓勵與支持取代嚴厲的苛責。

的確,在言論自由的基礎之下,你絕對有權利大放厥詞的評論那些表現不如預期的球員,但在全面釐清事實並進行客觀分析之前,妄下論斷絕非明智之舉,更遑論去大肆批評球員。

 

 

所以,我們看待 Ben Simmons 的方式真的正確嗎?

或許,這得留待讀者深思了。

~ 全文完 (971字) ~

短文系列,試圖以千字以內之文章紀錄筆者的觀點與想法。

感謝您的閱讀,我們再會!

 

短文系列前一篇: 〈灰狼隊管理層異動,努力與天賦的差距〉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