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4

為世代而戰-Patty Mills 如何成為澳洲跨族群的溝通橋樑(完)

「我一直致力打造團結這類的默契,或許對我來說,籃球是種輕柔的消除各種障礙的方式,小心翼翼的帶領我們達到所有人都期望的成果。我不知道達到目標的真正答案,只知道如何生活,如果發現方向正確,那就賦予它力量。這種生活方式是我們的文化,慶祝、享受一切,過去幾百年來證明這是有效的方式。」

作者:WU

請繼續往下閱讀

Photo:AP Photo


很好理解為什麼米爾斯如此受到聖安東尼奧球迷喜愛,近年馬刺在他的領導下仍在西區保有一絲競爭力。然而,米爾斯卻在今年選擇離開待了十年的德州,轉隊前往紐約布魯克林,加入當前最具競爭力的超級球隊。現今籃球生態,球星們有權利為自己的權益發聲,他們決定自己的去處,甚至自己選擇隊友。

明白的說,米爾斯並不是籃網隊最重要的球員,他是籃球場上的明星沒錯,但在杜蘭特(Kevin Durant)、厄文(Kyrie Irving)、哈登(James Harden)三巨頭的光芒下,他不過是圍繞在恆星旁的小行星。籃網需要米爾斯代給球隊的不只是場上貢獻,更希望他們擔任球隊的磨合器,一個能推動團隊文化、改善更衣室氣氛,運用他的「金牌氛圍」理論來提升球隊。為什麼要離開馬刺?這個問題米爾斯到現在仍無法回答,但在心中有個聲音告訴他往更遠大的目標前進。望向布魯克林甚至整個聯盟,能看到四處都有馬刺隊的足跡,現在他有機會帶著自己的馬刺經驗,幫助這支奪冠熱門登頂,協助球隊巨星們更上層樓,取得永垂不朽的歷史定位。

「這是個難得的機會,我有機會做自己適合的角色。」
 

Photo:SB Nation / NetsDaily


米爾斯本來有機會到提供更高薪的球隊,卻選擇跟上外界所謂的奪冠列車。說到三巨頭,人們知道杜蘭特駕駛雪佛蘭 Camaro SS、哈登的勞斯萊斯 Wraith 以及厄文的名車藍寶堅尼 Aventador,他們樂意在社群網站上炫耀自己的財富。那米爾斯呢?他駕駛的福斯 Golf 已有十年車齡。

不是說米爾斯十多年職業生涯沒賺到值得炫耀的薪水,他在夏威夷歐胡島北岸擁有一片度假海岸,那而種滿棕櫚樹,耗資約 190 萬美元:「人們聽到夏威夷就自動聯想到奢侈,但那而讓我與家、海、大洋洲的文化有了連結。在度假小屋我會自己拿著三叉戟下海捕魚,自己清理內臟,自己生火烤魚」。那而是米爾斯的度假天堂,也是他回到原住民生活方式的住所,他自己上樹砍香蕉葉,妻子艾莉莎用葉子包裹麵團製成麵包。當 NBA 賽程忙碌時,艾莉莎會獨自返回米爾斯家鄉托雷斯海峽,學習丈夫家族傳統文化、舞蹈、捕捉鰓棘鱸的能力,再帶回夏威夷住所實踐。

「我認為這些文化是我個人、我們兩人的一部分。一張大合約能帶來的改變除了購買下這座自由海岸,也給了我們餘裕進行慈善事業,財富能讓我們創造影響力」-艾莉莎
 

Photo:GQ Australia


莫瑞島是一片面積五平方公里的托雷斯海峽小島,要抵達那得先從凱恩斯以北搭乘九十分鐘的飛機飛越約克角荒野,接著在托雷斯海峽的霍恩島轉乘五十分鐘的小飛機飛越大堡礁。莫瑞島是三個死火山生成的島嶼之一,傳說中島嶼是由一位名叫格拉姆(Gelam)的男孩創造,男孩與他的母親被困在海峽中央的莫阿島上,受到一種叫多蓋(Dhogai)的怪物恐嚇。為了逃避多蓋,格拉姆利用荊樹創造出儒艮來離開島嶼,往東旅行到莫瑞島,在這,儒艮化身成島嶼的樣貌。莫瑞島當地居住人口不到六百人,每年八月全體居民都團聚歡迎島上最著名的住民回家,他是島嶼的兒子,更是許多澳洲原住民的榜樣。

每當回到家鄉,房間內總會堆滿來自澳洲各地的來信,許多信上都繪有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群島旗幟塗鴉,每次都讓米爾斯熱淚盈眶,他等不及見家人,迫不及待要踏上沙灘、感受海洋、跳進紅色的泥土中。他踏過類似虎鯊下顎的島嶼入口,根據傳說,跨過此大們就會受到土地神明的祝福。沒能休息太久,他就被叔叔抓去進行三小時的舞蹈訓練,因為在享用島嶼傳統美食後,米爾斯必須在長老與社群面前演出神聖的雙髻鯊魚舞。舞蹈在當地原住民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無論婚喪喜慶,每個社區活動都有不同意義的舞蹈,這代表與土地、與祖先的連結,所有島民都該學會。

「以前馬刺隊教練擔心過我回家鄉訓練量不足,但當他們看到我的舞蹈與腿部訓練後,他們就安心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