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2/17

Tommy Heinsohn 以教練身分入主名人堂(下)

▲ 轉任教練的Tommy Heinsohn 沒了Bill Russell,Tommy Heinsohn明白過去Red Auerbach那套繞著Russell的攻守戰術已經行不通,特別是自...

作者:vantora

在Robertson已經無法改變戰局下,所有的球隊都選擇包夾甚至三夾Jabbar,但Heinsohn不吃這套。他相信自己強悍的中鋒Cowens可以搞定一切,雖然Cowens比號稱的六呎九吋還要在矮上一些,但無論六呎八吋或九吋在七呎二吋的Jabbar面前都沒有太大差別。

Heinsohn的賭注一開打就奏效,在不讓其他球員發揮下,雖然讓Jabbar拿下35分,但只有兩個隊友分別拿下12分,而Robertson只拿下6分下,塞爾提克以98:83輕取地主。第二戰公鹿隊的傳奇教練Larry Costello也做出調整,就這樣,兩個教頭就像是對弈一般不斷的出招、接招,最後兩隊在前六戰裡打成了平手,進入了最後的殊死戰。

無論怎麼變招,Heinsohn唯一的堅持就是不輕易包夾Jabbar,讓Cowens像個男子漢一般的正面迎戰。雖然還是讓Jabbar拿到高分,但Cowens的進攻也不曾因為Jabbar而打折扣,雖然不能完全抵銷,但都還在塞爾提克的團隊戰力可以彌補的範圍之內。

Heinsohn與Cowens竭盡所能的降低Jabbar的殺傷力,但第六戰Jabbar槍響前的天勾還是重傷了塞爾提克,這一勾不僅讓塞爾提克在主場封王的夢碎,更讓塞爾提克第五戰辛苦踏破公鹿隊主場的努力成了泡影。

現在,塞爾提克得要飛到密爾瓦基在客場決一死戰。

***

第六戰賽後,塞爾提克的大頭們齊聚在Red Auerbach的辦公室裡,除了Heinsohn與助理教練John Killilea外,與老紅頭及Heinsohn都關係密切的Bob Cousy也參加了會議。

總冠軍賽系列裡,Cousy跟兩個同樣自紐約地區出身的退休球員Carl Braun與Richie Guerin一起在佛羅里達打著高爾夫,晚上也一起看著總冠軍賽。

「我們完全不能理解!」Cousy在會議裡對著Heinsohn說。「我們說:『為什麼不讓Cowens在前防守Jabbar?讓他沒有機會接到球!』」雖然Heinsohn解釋著曾經這麼試過,最後但Cowens陷入了犯規麻煩,而且,這是第七戰,如果損失了Cowens,塞爾提克沒有另外一場比賽可以彌補。

儘管最後沒有結論,但老學長的意見還是在Heinsohn腦海裡縈繞不去。

「John,你覺得呢?」往密爾瓦基的班機上,Heinsohn突然對助理教練Killilea說。「這也許是個很棒的點子,假若我們出其不意的用Cowens在前防守,而讓Silas繞到後面包夾呢?」

「那,誰來負責防守Cornell Warner呢?」一旁的助教對老闆面對突如其來的點子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沒有人!」Heinsohn一派輕鬆的說。「在總冠軍系列的第七戰,在密爾瓦基的全國轉播前,與其讓Jabbar一球一球砍死我們,我寧願給Warner一個機會證明自己是個偉大球員。」

最後,Jabbar拿下了26分,上場29分鐘的Warner三次出手不進只靠罰球拿下一分,塞爾提克以102:87大破了從開賽就大驚失色的公鹿隊。

這一戰,讓Tommy Heinsohn成了冠軍教練,擺脫了貼在自己頭頂上的老紅頭影武者的標籤,也在塞爾提克的功勞簿上再記上一筆,1976年的第二冠更證明了他執教的能耐。當1978年因為複雜的球隊政治因素卸下總教練工作後,Heinsohn在1981年重新回到場邊與Mike Gorman合組轉播搭檔擔任塞爾提克的電視評論員直到今日。

而在1984~1987期間,他也在的地方轉播結束後則擔任CBS的季後賽球評,這幾年正是東塞西湖鬥得最兇的年代,Heinsohn綠血充滿的播到方式也成了話題。

他的轉播風格已經成了塞爾提克球迷最熟悉的一環,場邊的不時會有球迷要Mike & Tommy去選總統,更少不了小球迷要Heinsohn給他一個「Tommy Point」,而他的口頭禪「給我一個破碎(Give me a break)」更是許多專訪愛用的雙關語。

Tommy Heinsohn,最新的名人堂教練,以自己的方式,在塞爾提克的歷史軌跡上留下各色身影。

▲ Mike & Tommy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